从“厌世”找到根本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有一段时间,我被一种复杂的负面情绪困扰,严重时竟有“厌世”的情绪,有时心里就象被一大团黑黑重重的东西压的喘不过气来。我一直想摆脱这种状态,背法、发正念会好一阵,之后又翻出来,感觉怎么努力都象拳头打在棉花上,使不上劲,因为我感到这种痛苦的背后有一个深深的根在源源不断供给它能量。

通过师父的多次点化,我对照大法寻找答案,反复向内找,理清了“厌世”背后执着心之间的连带,也终于发现了“厌世”的根源。

起初,我顺着“厌世”的情绪找到了消极和怨恨。让我消极和怨恨的是那些在我主观看来不精進的同修。从师父的法中我悟到,正法没有结束的主要原因,是大法弟子修炼没到位和救人数量不够。大法弟子的不精進是救人数量不够的最主要原因,因此师父不得不一再延长正法進程。从我接触的一些同修来看,确实如此。他们把名利情摆在三件事之上,甚至把过好自己的人生作为修炼的条件和救人的前提,他们一边享受着名利情丰收的喜悦,一边不懈追求物欲,加重自己的人心,并用“符合常人状态”、“不走极端”的话来搪塞对自己的提醒而不正视自己的人心重重。我对这些同修的怨,和对正法遥遥无期的无望感,导致了我的“厌世”。这种痛苦被旧势力不断放大加强,派生出了更多怨恨和消极,动摇着我精進的意志。

接着,我分别顺着消极和怨恨这两条线查找深层执着。消极是对正法遥遥无期的无望感。因为我对常人的东西几乎没有兴趣,包括事业与婚姻。修炼圆满就是我的人生追求,在人生的唯一目标迟迟不能达到的情况下,觉得人生了然无趣,就产生了对影响这个目标无法达到的人的怨恨。这是对时间、对圆满的执着。

对不精進同修的怨恨,是觉得他们拖延了正法進程,这种怨恨表面上冠冕堂皇好像是为众生着想,实质是认为他们拖延了我的时间,害我牺牲了最好的青春,却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结束。这也体现了对时间、对圆满的执着。

顺着这根线進一步剖析,我发现“认为不精進同修拖延了我的时间”又可细分为两个方面,一是觉得自己比这些同修强多了,也就是不认为拖延时间的包括自己,自认为很精進,没什么世俗的追求,自认为很不错,这种心说轻了是自以为是,高傲自大,说重了就是自心生魔,是非常危险的;另一方面也是很主要的一方面,就是觉得自己比这些同修付出的多,尤其是和我一样的青年大法弟子。

他们中很多都掉下去了,想到师父仍然在等他们,可他们还是不争气,气就不打一处来;没掉下去的或是从新走回来的很多也是人心很重,他们有着大把的才华和能力,年轻有精力,却把这些用在了追求名利情上,浪费着师父延续来的时间,有些知道抓紧的也是在名利情得到满足后,怕自己落下了为动机的。对比自己一无所有的“付出”,却还要无端承担别人不精進的后果,我感到严重的心理失衡。

那么我为什么不愿意比别人多付出呢?继续找下去,发现这种不平衡的心理是怕吃亏的心、攀比心、妒嫉心、眼睛盯着别人的向外找、对同修的不宽容、要求“绝对平均主义”的党文化,最重要的是我把大法弟子来世的本愿和唯一目地,师父赋予的、连神都羡慕而不得的无上荣耀的神圣本职,当作了常人式的“付出”。

再找下去,我有些不敢相信了,拨开看似 “为大局着想”、“为众生担忧”的华丽包装,内里竟是一颗有求之心,也就是说,原来我修炼、救人的基点是以符合自己喜好、满足自己所谓要求为前提的,只有这样我才心理平衡,愿意“付出”,不这样我就心理失衡,然后怨恨、消极,甚至厌世,这就是在讲条件,是有求而修。

为了检验这个判断,我审视自己:因为这个求,看到同修精進就高兴,反之就难过。这种高兴和难过,不是没有妒嫉心、无私无我的神圣心态,是觉得同修不精進了,即使自己一个人精進也不会那么快达到救人数量;而同修精進了,即使时间还很久,至少不是我一个人在孤军奋战。

这看似依赖心,其实是在看别人修,而不是按大法的标准修。别人精進了我才甘心精進和“付出”,好象别人精進才是自己精進的动力,别人不精進我就泄气了,体会不到修炼的乐趣和救人的紧迫了,这是“中士”的心态。

深层的想法还包括,当同修精進了,救人力度会加强,那么大法弟子整体的修炼、救人时间会缩短,于是我也有了“热血”。看到希望了才愿意付出时间、精力,是把修炼和救人会盼来的美好结果当作精進“付出”的交换条件,是有求而修炼,讲条件的修炼、救人。这与一边得到大法好处,一边在师父延续的宝贵时间中追求名利情的同修没有区别,他们追求的是常人的东西,而我追求的是修炼的果报,是修炼基点的不纯。

联想到自己的修炼,为了圆满的结果不应该是付出的动力,也不能因为觉得希望太远而不加速前行。如果无求,那就是不管别人精進与否我都不受影响,不管时间长短我都不为自己而喜悦、悲伤。既然无求,也就没有所谓“付出”的概念了,那么任何人和事都带动不了自己,动摇不了自己精進的意志。对于一心在法上精進,助师正法的真修者来说,在人间还是在天上不都是一样大自在吗!

我从小得法,因看到师父法像而决定修炼,自认为没有老年同修和大人同修的“根本执着”。然而经过系统的向内找,发现这颗心隐藏的很深,还是以“大局观”、“为众生着想”等等美丽外衣包裹。在真正的执着被以“厌世”为表象层层掩盖时,旧势力才得以不断放大我的所有这些执着,通过滋长怨恨、消极、厌世等情绪,摧毁着我精進的意志。

剖析完了再看这些不论是明显的还是深藏的执着,都是以“我”为出发点。为私为我,是这一切执着和坏思想的总源头。之前我一直在为解决这种“厌世”带来的痛苦而努力,其实也是在求——为解决痛苦而精進做好三件事,所以怎么做都只能一时奏效的解决表面,无法触及那个在根本上源源不断供给邪恶能量的根源。

结语

曾梦见师父用一块蛋糕来点化我:师父穿着橘黄色袈裟准备为我们全班同修讲课,讲课前,师父把我叫上去,端给我一块三角形蛋糕,要我分给班上每位同修,并告诉我这块蛋糕有一部份很不好,要先丢掉。我看不出哪儿坏了,还没等我动手,师父便帮我把坏掉的部份切除好,放在了我手里,我一看差不多切掉了一半。师父要我先把坏的丢掉,回来再分另一半好的。我有些疑惑,因为只够一个人吃的蛋糕被切掉了一半,怎么够分给在座的十几、二十位同修呢?

通过向内找,我悟到蛋糕可能比喻我那颗淡漠高傲的心,这颗心虽然有不执于常人物欲的好的方面,但也包含着对同修“世俗气息”的不宽容,以及有求于修炼成果的放弃执着。

我想师父是在点化我,不要因为同修的不精進而消沉,如果同修确实有不足,反而应该强大自己来帮助他们。看到同修的不足不敢指出来,不愿面对同修的强势,是“明哲保身”的党文化,是把同修往坏了想的不善,同时暗自在心里的怨恨和责怪,更是虚伪和不包容。这些都是维护自私自我而产生的心,就是要扔掉的那半“坏蛋糕”。割舍不好的自己并不难,师父已经帮我把坏的部份“切除”掉,交到我手里了,自己只是去完成“丢掉”这个动作。

刚开始,对于剩下那半很好却不够分的蛋糕,我理解不好,因为每个人也许分不到几厘米,有分的必要吗?这时母亲同修提醒了我,她说密勒日巴圆满后,留下的一块棉布和一小块糖看起来很小,可是大家遵照密勒日巴的嘱咐来切糖、割布,无论切多少次,那块糖总是切不完,无论割多少次,布也丝毫不减少。我悟到是师父要我把在大法中得到的美好带给每一位同修。不管自己的力量看似多小都不要怀疑,因为帮助同修,整体提高,展现大法美好,达到更好的救人效果,那是师父让弟子们去做的,如果站在无私的角度,站在师父正法的角度,那个能量一定是无穷尽的。

因此我应该理解、包容同修,想同修所想,发自心底的为同修提供帮助。帮助同修,不是因为自己修的有多好的炫耀,不是不愿理解的责怪,不是表里不一的敷衍,或是下结论式的强加,是因为我是大法造就的,我就应该去做一个为他的生命。

厌世、消极和怨恨的痛苦就象断了根,才明白原来师父和同修们等待着的正是自己的提高啊!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