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遭迫害 哈尔滨市崔凤兰又被绑架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动力区法轮功学员崔凤兰女士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被通乡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今年五十八岁的崔凤兰,原本是黑龙江省武警哈尔滨指挥学校图书馆图书管理员,在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被单位非法开除,遭劳教迫害,被警察用板凳砸面部,现在还留有疤痕。

崔凤兰说:“迫害法轮功十七年来,我被迫害流离失所,忐忑不安地生活在邪恶恐怖里,丈夫被迫与我离了婚,我没有房住、没有生活来源、没有身份证,经常遭到派出所查租房户,问是否是炼法轮功的骚扰,精神上遭受到巨大的压力,这些痛苦是用语言无法说明的。我本人、家人、亲属在思想和精神上也都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和伤害。”

崔凤兰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炼功一段时间后,身心发生了奇迹般变化:多年神经衰弱病好了!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咽喉炎、乳腺炎、胃炎、妇科病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第一次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轻松的承担全部家务。她丈夫高兴的逢人就讲这法轮功真好,还告诉他亲属炼功。崔凤兰从一九九五年至今没去公费医院开一次药,没吃过一粒药,给国家节省了不少医药费。她用健康的身体在工作岗位尽职尽责,按“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思想境界迅速提升,工作上更加兢兢业业,早来晚走,认真负责,做更好的人,更更好的人。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在江泽民“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指令下,崔凤兰仅仅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按照法轮功“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就遭到残酷迫害。

下面是崔凤兰自述被迫害的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有一天单位政治处干事周忠伟找我谈话,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是否看了电视?问我是否有《转法轮》,要求交上来,他还说了很多不该说的难听的话。单位从此给我思想和精神造成很大的压力,同事们都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我心里不知是啥滋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让炼了呢?

二零零零年四月,有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同事刘利平叫我到训练处办公室去,这一去就被非法关押在单位空教室二十多天,不让回家,叫来亲朋好友说服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深知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法轮大法真好,我不放弃,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八日就被单位开除工作,开始了没有任何生活经济来源,居无定所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六月,我决定去北京上访,用我亲身修炼的经历说明法轮大法好:对社会对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希望政府对法轮功有个正面了解和说法。我就和另外俩位同修步行踏上了进京的路,天亮就在高速公路步行走着,天黑就睡在公路边,鞋穿坏了,脚磨出大泡,疼痛难忍。当走到吉林省吉林市七家子时,我们被七家子派出所转送到哈尔滨道里区安和派出所。

我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迫害二十多天,因卫生条件恶劣,我的头发都生了虱子。更折磨人的是,在夏天天气特别热的情况下,不给水喝,不背监规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如果上厕所,就得罚站或用一种姿式罚蹲几个小时。时常整天一个姿势坐着,不让动。当时非法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特别多,监室都睡不开。

二零零一年七月,为了维持生活,我在哈尔滨南岗区公司街邮币卡市场做点小生意,南岗区松花江派出所向所长派四、五个警察把我带到派出所,说有人举报我是炼法轮功的,说我宣传讲法轮功真相了,当晚十一点多钟,非法送往哈市看守所关押。在哈市看守所里,我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他们就强迫给我灌食迫害我。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到非人的折磨和迫害长达一年。万家劳教所非常邪恶,当时迫害死好几位同修。警察最常用的迫害就是先找一大帮犯人跟你“谈”,白天晚上轮着谈,恐吓你,威胁你,必须得签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东西。最后你还不签,他们就开始动恶的,找犯人殴打,体罚,罚蹲等,强迫看那些污蔑法轮功的材料,都是捏造的各种法轮功如何不好的谎言,有时看录像,有时听录音,放特别大的声音,强迫灌输。看完听完后逼迫写感想,其实都是捏造的,都是欺骗。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我们不背,狱警找犯人殴打我们,当时打的我头昏眼花,头部打出好几个鸭蛋那么大的包,嘴被不干胶带封住,不让说话,怕别人知道打人了。警察王敏用板凳向我头部砸来,当时我面部就流血不止,嘴左上角被砸出大口子约一点五厘米长,吃饭都往出流,现在还留有疤痕。

二零零七年五月,我在香坊区一百零三公共汽车站终点附近租房住,香坊区新城派出所伙同什么人员,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在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情况下,破锁入室,把家中法轮功书籍四十多本、师父照片、微波炉等私人生活用品偷走,价值大约四千多元,至今尚未归还。

哈尔滨道里区安和派出所不给我办身份证,多次去找管片民警施萌,也不给办,还让我把户口迁出。到现在,我没有身份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