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滨遭辽宁第一监狱迫害 妻子探视权再被剥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每个月二十八日,是辽宁第一监狱规定家属会见的日子,可是四月二十八日这次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曲滨的妻子又没见到曲滨,担心曲滨又遭到非人般的折磨。会见处告诉她不让见,让她自己去找监区问。

偌大个监狱让自己去问,想用一下内部电话遭到拒绝,曲滨的妻子只好去旁边楼的狱政问,到了三楼门锁着,门上只有62836761这个号码,用自己的电话没有打通(也许把她电话设置了,在此前她常去狱政都用自己电话打这个号)。一位狱警好心帮她打通,结果说人没在,给挂掉了。

这时又来了两人,其中一位律师打通了电话。狱政的人来了,见了曲滨的妻子,也许有些不好意思,先给她打电话问了情况,告诉她监区不让见,他也没有办法,让曲滨的妻子去行政的办公大楼去找。

曲滨的妻子来到办公大楼,收发室给打了电话,电话里告诉她等等给联系,结果等了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等到了二监区一队队长韩成(警号2101721,也就是直接迫害曲滨的)。韩成告知曲滨违反了四个规定:一,不服从管理;二,不劳动改造不干活;三炼法轮功的动作;四,破坏法律实施。扔的话不让见,气势汹汹地走了。

曲滨的妻子继续在门口的收发室让他们打电话找领导,把刚才和韩成对话的情况与领导的秘书说了一下。告诉她现在是午饭时间,下午给问。就这样曲滨的妻子在门口一直等到下午1点,只好硬着头皮让收发室再给问一下,结果,等到了1点半来了两个人。

警号2101064栗大队和警号2101749两个警员,都不告诉姓名,告诉曲滨的妻子还是不让见。曲滨的妻子和他们讲她很关心曲滨的个人安危。因为在二零一六年一月份没有让见,二月份见到他时,他的头和脸是肿着的,身上不让看,他们两人极力否认。曲滨的妻子说不要紧,都有监听记录我们可以去看,他们无言以对。

曲滨的妻子强烈要求会见,他们用各种说辞来搪塞,甚至说习近平来了也不让见,他现在属于是强制“矫治”阶段,还说现在不能吃饭了,说这个人死了跟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曲滨的妻子问一个阶段几天,曲滨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哪一天结束,结果俩人说不出来。

曲滨的妻子临走前看他们的工作态度极不认真,拍张照片欲向上级反映,结果遭到了三个人拦截,抢走手机删掉了照片。警号为2101064的警员打电话给110想把她抓走。

曲滨的妻子十分疲惫地走出监狱,用了一天的时间跑遍了各个部门,并见了相关的公职人员,他们互相推诿,仍未见到曲滨。鉴于以前几次的情况和他们的工作态度,她为曲滨感到十分担忧:不知现在是否还是不让吃饭?不让吃饭身体肯定不好。

四十一岁的曲滨,不管在冤狱和社会上他都是个好人,没有危害社会的任何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七年来,他历经魔难,有十四五年是在监狱度过的,遭受了种种酷刑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曲滨第七次被非法抓捕,多次被大连市看守所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七月被大连市中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八月十七日,曲滨家属去大连姚家看守所存衣服,得知曲滨已被转走,但家属没收到二审判决书和任何通知,家属到处查找才得知曲滨被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家属去沈阳探监,但监狱不许会见,不许存衣服,不许存钱。原因是他还在绝食,家属只能失望而归。十月二十四日,家属去沈阳探监,这次见到了曲滨,曲滨被许多人围住,但也没说上几句话,监狱还是不许存衣服,不许存钱。十一月中旬,家属们去沈阳探监,但监狱借口曲滨不听从监狱的所谓管 理,不许会见,不许存衣服,不许存钱。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曲滨的妻子踏着冰雪、坐着夜车、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去沈阳第一监狱探视服冤刑的丈夫。但她失望而归,没有见到丈夫。韩队(警号:2101721)说:“他不转化就不能见”!曲滨妻子于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四十见到曲滨,看见他两眼皮有瘀血红肿,问他是如何弄的,曲滨想讲时,监听话筒传话来:“曲滨,不要给我添麻烦。”曲滨妻子说:“他在你们手里,如何给你添麻烦?如果真给你添麻烦,我来给你补偿。”监听没有了声音。

二监区处长陈东:13709836888
二监区韩队长:13840571628 (警号 2101721)
二监区办公电话:024-62836513 024-62836599 024-62836553
监狱管理局电话:024-31967101(尾号1-9都是管理局电话)
狱政:024-62836761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