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综合报道)太原市,古称并州,是一座具有四千七百多年历史的古都,三面环山,有汾河自北向南流经。上一世纪九十年代,法轮大法开始弘传。李洪志师父受太原矿山机械厂工会的邀请,于一九九二年十月专程来太原举办法轮大法传授班。自此,法轮大法的恩泽象甘露遍洒历尽沧桑的古太原城,法轮功的炼功音乐响遍各个公园广场、大街小巷。党政机关人员、学校师生、工矿企业职工、乡村农民口耳相传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妙。法轮大法使人快速身心健康,沉疴得愈。法轮大法的博大法理教化太原市的市民自觉道德回升,重德向善。自己收入并不丰厚的青年学员王志刚,在一九九八年中国大陆南方遭受特大洪灾,一次性向灾区捐款一万五千元,当时《太原晚报》曾给予报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在这场旷日持久的邪恶迫害中,太原市的大法学员同全国其它地方的大法学员一样,承受了严重的磨难,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红色恐怖。截止到二零一五年底,据不完全统计,太原市大法弟子被绑架拘留五百一十多人次,非法判刑八十多人次,非法劳教八十多人次,送洗脑班迫害一百几十人次。被迫害致死三十二人,迫害致残五人,迫害致疯四人。

太原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案例

在太原市迫害致死的三十二名大法弟子中,其中有二十二名大法弟子是太原本地人,其他十名是本省外市或外省来太原大法弟子,但他们都是被太原公安在太原绑架抓捕或在太原非法判刑、在太原迫害致死。十名外地大法弟子中,有四名是山西省朔州市人,有一名是山西省长治市人、一名是山西省阳泉市人,一名是北京市人,有三名是河北省石家庄市人。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一种是被邪党人员在拘留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以野蛮灌食、注射毒针、暴力殴打、精神虐待等方式迫害致死,一种是因邪党人员长期骚扰迫害、粗暴剥夺正常炼功学法环境、高压恐怖威胁等方式造成身体健康恶化不幸离世。以下是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的具体案例: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崔媛媛,女,四十二岁,太原五交化公司职工,家住太钢宿舍。二零零零年二月,警察闯入家中抄家,将夫妻二人同时抓走,家中只剩下十五岁的孩子。后虽被放回,但其爱人被拘留十五天。放回当天在公安人员在场的情况下,崔媛媛从自己家四楼坠楼,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一同修想调查此事,被刑事拘留。崔媛媛的爱人释放后被严密控制,不允许与任何人见面。

杨庆敏,男,三十一岁,太原西山矿务局官地矿综采二队采煤工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杨庆敏在上班时被官地矿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即被残暴虐杀。之后凶手用小车将遗体拉至官地矿区二号楼后的高坝上抛下,并欺骗当地百姓说是杨庆敏自己掉下去的,送到医院时早已死亡。火化时家人看到他后脑勺上有一血窟窿,七窍流血。警方害怕承担责任,与官地矿党委副书记魏占军密谋以“工伤死亡”处理。责任人:张立山(官地派出所所长)、张世平( 官地派出所指导员)、魏占军( 官地矿党委副书记,主管政法工作)。

高丽俊,女,四十二岁,太原轴承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与丈夫王建荣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绑架,关押在太原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警方通知王建荣去医院接人,此时高丽俊已是生命垂危,大小便失禁。后经家人精心照料稍有好转,警方就将王建荣又押看守所,三天后高丽俊在家里去世,留下一十六岁的女儿无人照管。

冯培志,女,六十岁左右,山西省长治人。因证实大法被警方绑架至看守所,到看守所后冯培志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五月份被邪党法院冤判送到山西女子监狱迫害。六月份又送到太原市山西省公安医院,在医院被迫害致死。

宋玉英,女,六十余岁,太原古交市大法弟子。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去北京证实大法,后被公安绑架回太原市南上庄拘留所非法关押。因坚修大法不屈服,于二零零一年五月又被送入在太原市镇城劳教所举办的所谓“法制教育学习班”。在洗脑班宋玉英抵制邪恶的一切要求,坚持学法、炼功。她在洗脑班因此被罚站,长期关禁闭,被打得鼻青眼肿,不许睡觉强迫走到天亮,被放狼狗咬伤。邪恶之徒强制大法学员在教室里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她就在教室的最后面墙角里背经文、学法。邪恶之徒发现后,就成天辱骂,并要求她坐到第一排看电视。宋玉英坚决抵制邪恶的命令与指使,使邪恶之徒无可奈何。洗脑班的迫害使宋玉英的身体极度虚弱。一天半夜,同室的功友在睡觉中被她的呻吟声惊醒,发现她半个身子已从床上滚落到地下,人处于极度痛苦中,就马上通知了工作人员,把她抬上床,管教并没有及时联系抢救,宋玉英很快就处于昏迷,后导致死亡,死时她还躺在洗脑班的床上。宋玉英进入洗脑班一个月时间即被迫害致死。

杨艳英,女,五十岁;张爱花,女,三十五岁;李美兰,女,四十三岁;邢引弟,女,四十五岁,均为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鹅毛口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四位大法弟子到太原市省政府张贴真相资料,上午九点被抓;下午四点杨艳英、张爱花、李美兰、邢引弟四人即被公安恶警用电棍等刑具虐杀。四名原本身体健康的农村妇女,不到半天时间就被迫害致死,究竟遭受了怎样非人的折磨?目前尚不得而知。四人中其中两人的尸体一人被强迫家属花一万元买回,一人被强迫花八千元买回。杀人罪犯是太原杏花岭公安局警察还是朔州市怀仁县公安警察?罪犯和杀人过程待查。

丁立红,男,三十六岁,石家庄铁路机务段火车司机,家住石家庄市建明小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在山西省榆次县被山西公安绑架并秘密关押,后被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恶警酷刑逼供,绝食绝水抗议十五天,被绑到死人床上强行灌食输液。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中旬被迫害致死,死于太原市山西省公安医院。一个多月后丁立红的父母被通知到山西认领尸体,随后强制就地在山西火化。邪恶之徒对丁的父母恐吓、欺骗兼施,并施加巨大压力,使痛失爱子的两位老人雪上加霜。

李会文,男,三十二岁,山西省阳泉矿务局医生,家住山西省阳泉市观象台十五楼二单元八号。李会文于九六年在太原得法,一直坚修大法。刚结婚五十天,就被阳泉市公安局、610骗到“洗脑班”进行迫害。李会文不放弃修炼,备受酷刑折磨,后被劫持到太原新店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李会文二零零三年农历新年前后一直被关在该所集训队,为抵制迫害进行四十余日的绝食,其间,同监室的劳教犯曾将李会文两手吊绑在两个上铺床沿上进行折磨,其它更多迫害不得而知。李会文最终于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被太原新店劳教所野蛮灌食致死。劳教所集训队队长恶警宫俊升是害死李会文的主凶。

王志明,男,三十九岁,北京市朝阳区团结湖炼功点学员,中国服装集团公司进出口部翻译。九九年7.20后因去信访办上访、上天安门、在户外炼功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七月为抵制迫害,离开北京回到山西老家,在山西一直参与制作真相资料的工作,曾多次被山西恶警关押,又正念闯出,其中一次牵涉到一万多张真相光盘,他凭着强大的正念绝食闯出。最后这次被关押时,山西恶警在法庭非法审判王志明时,扬言要对他判刑五年,王志明在法庭坚决抵制邪恶,一言不发,后审判草草收场。当时,王志明在太原市万柏林看守所已连续绝食六十多天,再加上万柏林看守所副所长贾俊峰、马医生等恶警的摧残,身体极度虚弱。恶警怕承担责任,将王志明送到医院。据医生讲,因送医院太迟,当时王志明大脑已萎缩。王志明最终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含冤去世。恶警怕承担责任,一直监视到王志明的遗体被火化后才离开。

毛延平,男,河北石家庄人,三十四岁。因被河北省石家庄市当地公安警察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到太原市。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毛延平在做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太原市万柏林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绑架。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太原市万柏林区公安分局刑警队李静峰将毛延平毒打致死。

许万香,女,五十五岁,太原市万柏林区西铭乡西铭村法轮功学员。许万香在妹妹引导下修炼大法后,原先的癌症、各种疾病好转,生活得以自理。九九年7.20以后,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西铭派出所警察经常去她家里,多次逼写保证,不许炼功。二零零三年因向世人诉说自己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西铭派出所要送她劳教,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份,妹妹许春香被骗交九百元后又被非法劳教,妹妹、妹夫都被关押,妹妹的孩子们没人照管。许万香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病倒了,可是西铭派出所警员们仍在骚扰她。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七日,西铭派出所所长带着警员闯进许万香家,抢走了她的大法书。后来她拼命夺回了自己的炼功磁带。但终因承受不住严重的精神打击和迫害,许万香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五日离开了人世。

郗兆麟,女,六十六岁,太原市西山煤电总公司退休干部。一九九八年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原来的病都好了。在九九年7.20对法轮功进行非法打压迫害后,街道、社区、派出所、单位不断派人对她进行干扰、恐吓、威逼,强制她放弃修炼,单位威胁她如果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将停发退休金,并逼迫她写了不修炼的“保证”。在种种骚扰、迫害的压力下,郗兆麟身心遭受严重摧残,出现气鼓病的症状,极度痛苦虚弱,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九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张守仁,男,六十六岁,太原市万柏林区人,曾在太原市重型机器厂工作。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宿疾全消。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自带干粮白开水,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被北京公安局天安门派出所绑架。十月十九日遣送回太原市和平北路派出所,被劫持到太原市万柏林看守所。在看守所先被搜身,后被拳打脚踢、骂不住口。恶警手提电棒、胶皮棒,动手先打耳光,打得张守仁头晕眼冒火花(过了两天眼里充满了红红的淤血,左脸也肿的比鼻子还高)接着就是胶皮棒子,使劲遍打,打累了休息一会儿再打。当打到第二轮时,张守仁被打的头晕目眩,浑身发抖,站也站不住就蹲下,发抖的连话也说不上来,恶心的就想吐,直流口水。最后两条腿发抖,抽抽的连蹲也蹲不住就坐地下,好几天两腿发软走路没劲。在家人多次要人的情况下,恶警向家人勒索了一千元钱后,才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将人放出,但此时张守仁身体非常虚弱,走路吃力,坐那儿动也不想动,饭也不想吃,脸色苍白。回家后的张守仁身体状况一天天下降,再也没有恢复往日的健康,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武云岱,男,太原钢铁厂原副总经理。二零零五年,中共山西省委下文针对太钢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新的迫害,要求太钢党委及保卫处(太原公安城北分局)在各下属单位展开大排查,特别是对列出的十七名重点人员所在的单位,要求建立所谓的帮教转化档案及包保负责人,并实施监控和搜查。太钢610成员、太钢原党委书记宋书信、太钢时任党委书记吴晓程、董事长陈川平、城北分局局长刘福海等,从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配合邪恶政治流氓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指使太钢电视台、太钢日报社编造了大量诬蔑法轮大法的电视节目、报纸及书籍。在当时这种极其邪恶的形势和压力下,武云岱旧病复发被迫害致死。

梁翠爱,女,七十岁,太原市杏花岭区敦化坊地区卧虎山公园炼功点学员,曾被当地公安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邪恶恐怖形势下,正常炼功学法受到干扰。二零零三年身体健康恶化,被医院诊断为白血病,二零零五年四月中旬不幸去世。

魏自仲,男,八十岁,太原市电建三公司退休工人。一九九七年五月得法后,每天到炼功点炼功,参加集体学法,心性提高很快,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红光满面,精神饱满。九九年7.20后,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使原有的修炼环境被破坏,对他打击很大。二零零一年三月,儿子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又在工作单位被公安绑架,家被抄,大法书被抄走。高龄老人不堪连续迫害和惊吓,身体状况急剧下降,魏自仲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不幸去世。

刘铭忠,男,六十八岁,太原市万柏林区人,太原市西山煤电集团公司杜儿坪矿职工。于二零零零年底上北京说明大法真相、证实大法,被当地公安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劫持到太原新店劳教所迫害。劳教所恶人把他衣服扒光,用冷水从头灌到脚;强迫他睡在地板上挨冻,不允许起身;用扫厕所的扫帚往他身上刷水。遭受折磨了几天后,刘铭忠已经奄奄一息了,才被保外就医。回家后仍经常被恶警骚扰,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含冤去世。

王云霞,女,六十多岁,太原市杏花岭区卧虎山晋安化工厂炼功点学员。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前门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山西驻京办事处不法人员劫持,太原市杏花岭区敦化坊派出所恶警高峰带领警察将其从北京劫持回太原市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同时派人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四月份,又被从看守所直接劫持到设于太原男子劳教所的洗脑班中,直到六月份才回家。回家后恶警高峰依然经常去其家中骚扰、威胁,致使身体出现严重病状,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不幸去世。

殷桂珍,女,四十九岁,太原市迎新街人。一九九六年三月幸得大法。得法炼功之后,百病自消,精神焕发。大法的神奇使她更加信师信法,不断精進实修。九九年7.20之后,她坚信大法,在强大压力面前,用自己亲身感受向亲戚朋友和世人证实大法。二零零一年九月一日,去北固碾村张贴真相资料时,不慎被恶人举报,被公安绑架到太原市女子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的三个多月里,她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痛苦,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但她坚信大法,毫不动摇。后被太原市尖草坪公安分局及610非法判两年劳教,准备劫持到太原市新店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因她当时血压高达二百四十,劳教所拒收没有得逞。但尖草坪分局仍不放人,每天用车拉她去各大医院检查,并强迫吃降压药物,几天来血压丝毫未降。由于怕出现生命危险只好同意保外就医,并非法罚款五千元。一个月后,尖草坪分局又以谈认识为名,把同是大法学员的丈夫骗至分局,劫持到太原市尖草坪柴村看守所迫害。丈夫从看守所出来后,被罚款一万五千元。殷桂珍经受不住一个接一个的邪恶打击,精神几乎达到了崩溃的边缘。血压升高,身体已经远不如以前。通过炼功身体有所好转,但经不住不法警察一次又一次的上门骚扰,每一次的骚扰都使她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二零零五年二月九日下午,殷桂珍突发脑出血。送往太原中心医院后抢救无效,于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四日不幸离世。

张斌,男,三十八岁,太原市西山煤电集团公司职工。西山煤电集团公司骚扰、迫害致死大法学员郗兆麟后,继续以种种手段威胁、逼迫公司其他大法学员放弃大法修炼。二零零五年底,公司机关党委书记高荣等人以扣发单位(绩效)工资等手段,威逼张斌所在公司通信处负责人对张斌施加压力。该负责人以“单位同事都恨你”等等为由,逼迫张斌放弃大法修炼,给张斌带造成巨大精神压力。致使张斌在极度痛苦中,于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含冤去世。

康治国,男,五十五岁,长治市长子县人,山西省焦煤集团公司官地矿工人。九九年7.20后因证实大法,多次被绑架关押、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被官地派出所所长张子山、教导员张世平、副所长马保银、王志亮逼写“转化书”,康治国抵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康治国在太原市兴华南小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遭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初,被劫持到山西晋中监狱五分监区迫害。二零零四年初,晋中监狱集中迫害监狱中的大法弟子,所有大法弟子齐心协力,整体正念抵制,挫败了邪恶的阴谋。同时大法弟子也付出了许多,康治国被包夹的重刑犯段帅折磨、“面壁”、殴打中半面身体失去知觉,直到监狱恶警怕承担责任停止摧残,多日后才慢慢恢复知觉。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邪党司法部下达了“百日转化攻坚任务”,晋中监狱三监区五分监区指导员赵卫忠,为捞取政治资本,指使重刑犯体罚大法弟子,实行酷刑转化。重刑犯侯森彪,连续用脚猛踢康治国的胸部,还把康治国强行带到另一无人的单间用木棒连续猛击康治国的全身。当时康治国被残暴殴打的惨叫、呻吟声传遍了整个楼道,值班恶警李卫平听到后不但不加以制止,反而不耐烦的嚎叫:“喊什么?喊什么?”。二零零五年五月中旬,又一轮的酷刑迫害开始后,康治国突然出现全身衰弱。监狱恶警既不及时通知家属,也不允许其他大法弟子看望,又不及时送入医院救治。五月二十一日传出消息:康治国已经离开了人世。家里留下了孀妻和尚未成人的子女。致死康治国的主凶为五分监区恶警教导员孔祥晶,五分监区恶警指导员赵卫忠。监狱不仅不追究责任,还对赵卫忠、孔祥晶的迫害行为大加嘉奖。直接打人凶手:犯人段帅、侯森彪、王敬东、胡文学。此四人由于迫害大法弟子有功,每人减两年徒刑。但恶徒侯森彪在康治国死后不久被查出肝炎,住进医院,当时遭报。

史宝齐,男,四十岁,家住太原市西山矿务局宿舍。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被太原市公安局协同万柏林分局、西铭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太原市看守所,在绑架时有人看到史宝齐身上有血迹。十一月十四日,恶警闯入史宝齐家中,将家里的大法资料抢走。据悉,史宝齐遭受了残忍的折磨。十一月三十日左右,据恶人称因“肺结核”、“胸膜炎”,把史宝齐送太原市山西省公安医院。在输完不明药液后不久,史宝齐突然大汗淋漓,被送入监号,随即突然离世。当事恶警妄图以五万元掩盖迫害真相,被家属拒绝。医院参与“治疗”的医生是李雅琴(女)、主治医师刘××(女)。

栾福生,男,五十六岁,河北石家庄人,河北省政府办公厅房产科职工。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很大,原来患的很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都不治而愈。一九九九年十月,栾福生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遭到石家庄市桥西区兴华街派出所恶警魏明的毒打,被铐在二楼平台的栏杆上刑讯逼供,又被关进北焦拘留所三十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栾福生再次依法进京上访被抓后,不配合迫害,拒报姓名地址,被折磨几天后放出。后栾福生去外地朋友家时被抓回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一看守所六十多天,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因血压过高监外执行,被兴华派出所勒索一千元。二零零一年,因兴华街派出所预谋再次非法劳教,栾福生被迫流离失所,辗转到了山西。二零零二年十月,栾福生因打印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局绑架,并遭刑讯逼供。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太原市万柏林区法院对栾福生非法判刑十一年,栾福生认为自己没有罪,上诉到太原市中级法院。太原市中级法院二零零三年十月非法驳回上诉。后于当年十一月初被送到山西省晋中监狱十三监区非法关押。监狱残酷的肉体和精神迫害以及恶劣的生活环境,使得栾福生从二零零五年开始身体每况愈下,身体出现了多种疾病,苦不堪言。二零零五年底,栾福生糖尿病症状又一次急性发作,血压高,非常虚弱,整个人骨瘦如柴,走路靠别人背,说话气短、倒气,太原市山西省公安医院第一次下了病危通知。二零零六年二月,栾福生的身体状况又出现危急,除严重的糖尿病综合症外,还同时患有高血压、胸膜炎等病症。整个人骨瘦如柴,两腿却浮肿的很厉害,虚弱得几句话说不完就气喘的上不来气儿。被送进太原市山西省公安医院急救,医院第二次下了病危通知。家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监狱声称“法轮功学员不允许保外就医”,百般阻挠、拒不放人。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家属前去监狱探望时,看到栾福生是被犯人背着出来的,身体非常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生命垂危。家属再次要求保外就医,监狱干警推托说,已给上边打了报告。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栾福生再次被送山西省公安医院急救,诊断为糖尿病后期综合并发症,胸部结核。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医院第三次下病危通知。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栾福生几乎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中共当局为了逃脱杀人凶手的恶名,才将几乎已是死亡状态的栾福生送出医院。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监狱答应用一二零救护车将栾福生送回石家庄家中。但山西晋中监狱派出四名警察“押送”,直接将栾福生送到片区维明街派出所就不管了,派出所警察看到栾福生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惨状很吃惊,并表示同情,让直接送回家。在回家十九天后,栾福生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八日夜含冤离开了这个世界。

杨长江,男,七十多岁,太原市西山建材厂退休职工。甄莲花,女,六十五岁,杨长江老伴。因病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开始后,太原市六一零、万柏林分局、杜儿坪派出所、西铭派出所多次骚扰、绑架杨长江老人。二零零二年十月,太原市万柏林分局六一零专案组将老人绑架酷刑折磨,并送往万柏林看守所迫害,至身体极度衰弱后非法判三年缓五年刑期。回家后老人坚持修炼身体康复。恶党人员一直视老人为重点看管人员,一到敏感日,恶党人员便上门骚扰,杨长江老人因精神压力过大,常有精神恍惚的现象出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二位老人双双含冤离世。

陈锦苹,女,五十岁,太原市杏花岭区大法弟子。原山西省纺织品进出口公司职工。曾因坚修大法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九年,开车去山西省长治市沁县发放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将汽车牌号拍照后举报。后被太原市杏花岭公安局劫持到看守所迫害。迫害期间原本因炼功而恢复健康的身体不断恶化,医院检查出现乳腺癌症状。最后因不堪迫害、病情恶化而离世。

李继华,女,六十多岁,太原山纺大法弟子。在邪党开十六大期间,被迫害的有家不能回,一直在外流离失所,在承受极度的压力下,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中旬不幸离世。

贺文隽,女,五十岁,家住太原市学府街防辐射研究院宿舍。曾在山西省机械施工公司工作。一九九五年开始修大法。二零零九年九月初,有位太原防辐射研究院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出差时,被北京恶警绑架,同时牵连到太原市包括贺文隽在内的四位法轮功学员。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北京警察与太原警察联合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贺文隽抵制迫害,坚持修炼大法,被恶警强行在胳膊注射不明药剂,随后胳膊和乳房出现疼痛和肿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贺文隽又被劫持到太原新店劳教所继续迫害,因胳膊和乳房出现疼痛和肿胀,劳教所拒收。回家后,丈夫送她去医院。经医院对贺文隽多次检查、诊断,除外表浮肿外,检查不出任何病症,最后按癌症治疗。经过一年非人的痛苦折磨,贺文隽于二零一零年十月撇下年迈的双亲、丈夫和孩子痛苦离世。

张晋生,男,六十二岁,太原市万柏林区发改委公务员。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张晋生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五日左右被尖草坪分局恶警绑架。据他家周围人说,四月十三日尖草坪区公安叫了他家邻居到他家非法抄家(本人不在家,公安是拿他的钥匙开的门),后来张晋生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夜十一点,张晋生妹妹张月琴,被太原市迎泽公安分局、桥东派出所、城管派出所的近二十名恶警绑架、非法抄家。五月六日下午六时左右,张月琴被城管派出所劫持到太原市看守所。五月十六日,张晋生去太原市公安局迎泽分局城管派出所,找所长张连荣、指导员赵双平讲真相,并强烈要求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妹妹。张晋生走出城管派出所后被跟踪、绑架。张晋生被太原市迎泽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在晋中监狱。妹妹张月琴也被非法判刑。二零一零年,张晋生在监狱被迫害致出现胃癌,家人要求保外就医,但是由于所在社区太原市万柏林区千峰派出所拒绝接收未果。于是,张晋生被送往山西省公安医院就治。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因病危被送回家中,半个月后,于十一月十八日晚21:25分离世。

太原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残致疯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太原大法弟子至少有五人被迫害致残。下面是有关案例。

崔中江,男,三十多岁,西山官地矿电气通讯工程师,大法弟子。孟峰伟,男,一九七六年三月出生,山西省五台县东冶镇南大兴村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毫无人性的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局恶警郑永生在非法抓捕过程中,居然对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连开数枪,大法弟子崔中江、孟峰伟被当场击中腿部,鲜血直流,车辆、财物均被非法掠夺、没收。连开数枪,将两人两腿均被射穿致残。崔中江被非法判刑十年,被投入晋中监狱第十六监区非法关押继续迫害。孟峰伟被非法判刑九年。

王志刚,四十六岁。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随后被万柏林分局、长风派出所非法抄家,在长风派出所遭恶人殴打,后又被万柏林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王志刚被非法关押在晋中监狱三监区,监区长是王秀武,当时教导员是郭跃平,指导员赵卫忠等。王志刚无端被警察利用黑社会恶犯、杀人犯、暴力犯于涛、张晓军、权永军毒打,长时间罚站,采用暴力手段强迫“转化”(即放弃信仰),写背叛信仰的所谓悔过书、揭批书等“三书”。

又一次接见时,家属看见王志刚脸、嘴肿胀的情况,问他是否被打,他点头示意。警察心虚怕曝光,回到号房,王志刚又被恶人拉到食品库房小屋毒打,怕别人知道。

在以后的日子里,王志刚被强迫奴役劳动。恶人经常无事生非找麻烦,并进行精神恐吓、污辱、谩骂他。长期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中无端的被摧残、迫害,王志刚身心受到巨大的创伤。有一次,他被强迫奴役劳动中,在缝垫子时,因恶犯自己心不顺找茬,将他拉到小屋,恶犯于涛、张晓军都是一米八的大块头,甩开双臂抡圆了暴打王志刚的脸,他的眼睛受伤。在三监区工房后边小屋,由于王志刚不配合恶犯的指使,恶犯凶相毕露,暴打他脸部,使他的眼睛再受摧残。

二零一零年一月,因王志刚不承认犯罪,再次被恶犯于涛、权永军、宁新纯毒打脸部。由于惨无人道的迫害,王志刚双眼视力急剧下降,看物模糊。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月、五月几次去医院检查,在祁县人民医院、太原市的爱尔医院、山西省公安医院,一开始都诊断为因外伤致使玻璃体积血。但在鉴定书上,改写成是近视眼,而这时王志刚右眼已经失明,左眼模糊不清。到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左眼睛突然视力急剧下降,几乎失明,生活不能自理。

陈芳:北京大法弟子,女,五十四岁,在首都机场工作。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被转移到山西省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不到二十天就被迫害的双目失明。

另外,据不完全统计,在太原市至少有侯秋果、钱小英、李宏、张卫红(张增梅)等四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侯秋果:二零零三年一月,长治市法轮功学员侯秋果被绑架到太原市女子劳教所三中队迫害。恶警和犹大立即围攻迫害,每天轮流值班进行洗脑、谩骂、毒打,被恶警用二百二十伏电压过电,并恶毒攻击大法,在恶警和犹大的逼迫下,侯秋果入所不到十天就被逼疯,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直至二零零三年三月劳教所才让家属将她接走。

钱小英:太原法轮功学员钱小英因为在太原市五一广场炼功,于二零零一年初被关进太原市看守所。因坚持信仰,被同号恶徒多次殴打并致头部受伤,不久被枉判劳教,送到山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劳教期间,时常无故遭恶人毒打,她感到承受不了,日常行为逐渐神志不清,可劳教所恶警造谣说她装疯,以此为由将她关进禁闭室加重迫害,直到她被逼疯,送入精神病院。参加殴打的恶徒有张海萍,杨改霞和几个恶警。

张卫红(张增梅):太原市九一小学六十五岁退休教师张卫红,又名张增梅,该法轮功学员曾两次被劫持太原新店劳教所迫害,被非法服用不明药物,导致精神错乱。二零一二年底,又被恶警劫持到太原洗脑班迫害,刚回来不久,又被绑架。

李红: 四十七岁左右,太原纺织厂下岗职工。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六日被非法抓进山西省女子劳教所。一到劳教所就被非法关押在严管组强制隔离,由三名吸毒人员包夹看管,长期不让睡觉。后来,又强迫李宏吃破坏神经性药物。二零零九年五月二日晚,三大队教导员刘忠梅指使三名吸毒人员暴力殴打李红,脸部,胸部,下身等遭到拳打脚踢。李红因这样的迫害导致精神失常。当天值班的狱警是:王达丽、石坚。殴打者是:郭珍、敖惠敏、陈洁。

相关责任人
历任中共山西省委书记:

田成平:1999,06-2005,07
张宝顺:2005,06-2010,05
袁纯清:2010,05-2014,08
王儒林:2014,08-

中共太原市委书记:

纪馨芳:1997,12-2000,1
侯伍杰:2000,1-2001,9(被开除公职,判刑)
云公民:2001,10-2006,01
申维辰:2006,01-2010,09(被开除公职,仍关押审查)
陈川平:2010,11-2014,08(被开除公职,关押审查)
吴政隆:2014,09-

历任中共山西省政法委书记:

纪馨芳:2000,01-2000,12
杜玉林:2001,10-2011,01
金道铭:2011,03-2011,11(已被查办,仍在关押)
王建明:2011,11-

中共山西省610(防范办)主任

马景龙,2000(1999?)-2006,03
刘传旺,2006,04-2006,08
王铁选,2006,09,-2012,05
冯建平,2012,10-2013,02
冯征,2013,03-
王林,省610副主任。(被停职查处)
武俊平,省610副主任,省公安厅反邪教总队总队长

山西省公安厅厅长:

1999,07-2003,02
杨安和:2003,02-2006,11
杜玉林:2006,11-2010,01
杨司:2010,05-2012,07
刘杰:2012,07-
其他:李玉生,省公安厅副厅长
李柏,省公安厅国保总队队长(2014年任,原任长治公安局长、阳泉公安局长)
李通顺,曾任省公安厅610办副主任,省公安厅反邪教总队副总队长,现任长治市公安局长

山西省司法厅、监狱管理局、劳教局

司法厅长:

孙秉晨:1998——2003,02(已被开除查办,失踪。)
张高宏:2003,02——2008,04
王水成:2008,04——2013,04

监狱管理局长:

冯征:2003,06月~2011,05
劳教局长:

周培斌:

周培斌来到晋中监狱,见到法轮功学员都不“转化”,他对着大法学员大声吼道:“即使打了你们也是讲得过去的!”就他这一句话,晋中监狱对各中队的大法学员就开始了公然殴打,采取的手段更加残忍。此后,多名大法弟子被毒打迫害致死。重伤者不计其数。

晋中监狱:

杨惠荣:监狱长,2004年春天上任。
张峰,第十三中队(集训队)恶警指导员
韩晓亮,五大队八分监区行凶恶人。
恶警刘鸿滨,七分监区指导员。
恶警王文洲,七、八两个监区教导员。
孙文斌,x监区教导员
边永安,十一分监指导员

山西省女子监狱:

李天俊:监狱长,对下级狱警极力施压,要求想尽一切办法转化法轮功学员,是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卖力者。狱警还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立功,授奖,升职,为追求所谓“转化率”不择手段。

雷润香:女,监狱五队指导员,为“立功”对法轮功学员极力迫害,威胁逼迫,造谣欺骗,搞“转化”不择手段。雷润香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被上级“授奖”。

赵毓瑞:女,五队队长,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不择手段,费尽心机,经常关学员禁闭。

韩榆清:女,三队指导员,极力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转化,威逼利诱,软硬兼施。

何蓓忠:男,三队队长,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极力逼迫,全无同情之心,为达到“转化”立功升职而不择手段。

卫豫:女,原三队副队长,心狠手辣,为转化学员想尽办法,白天黑夜不让学员睡觉,在学员极度疲倦,神志不清时,用欺骗手段逼迫学员写“保证书”,因迫害有功被提升为7队指导员。

焦慧卿,女,十队指导员。用尽各种残酷手段迫害太原大法弟子康淑琴。

许书堂:男,狱政科科长,对法轮功学员极力主张逼迫转化,并亲自动手毒打女学员,极尽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之能事。

山西省劳教所:

山西省男子劳教所所长齐宝山(对严重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新店男所负主要责任)、集训队及三队中队长宫俊升(宫俊升极其邪恶凶狠歹毒,是杀害阳泉大法弟子李会文的主凶)。首恶恶警是李树国、范力战、王卫东(小),以上恶警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不遗余力,参与迫害的恶警还有姚宏。

山西省新店男子劳教所政委刘永星(邪恶凶狠,不让学员睡觉,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不择手段,费尽心机)身高1.75米左右,2002年初从永济县虞乡劳教所调到新店男子劳教所,永济县口音。

山西省女子劳教所:

山西省新店女子劳教所政委路平(应对严重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女所负主要责任),首恶恶警刘忠梅(刘狂妄的对大法弟子叫嚣:“我们的任务就是整死你们。”)、雷红珍、孟颢、陈春香,以上恶警人性全无,极其恶毒凶狠。

历任中共太原市政法委书记:

李东复:1996,03-2006,04
柳遂记:2006,04-2014,08(被开除公职,关押审查)
:2014,08-

中共太原市610办公室主任:

陈河才,2001年任太原市610办主任
汪志宏,太原市610办副主任

太原市公安局局长:

杨晓桥:?-2001,03
燕和平:2001,03-2007,02
苏浩:2007,02-2011,11(被关押审查)
李亚力:2011,11-2012,12(被留察和撤职处分)
柳遂记:2012,12-2014,08(被关押审查)

汪凡:2014,08-

韩迷中: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长,610头目。之前曾任清徐县公安局长、迎泽区公安局长、小店区公安局长(个人手机:13903435368)

杏花岭公安分局副局长尚华、国保大队长王新刚、法制科长熊颜红、三桥派出所教导员岳玉忠、恶警吴平,他们是2006年11月疯狂非法绑架大法弟子的主凶之一(也是迫害李燕的恶警)。另一参与2006年11月绑架迫害的主凶是万柏林公安分局相关恶警。

万柏林公安分局首恶之徒:

白国宝,2002年10月的迫害中任万柏林公安分局长,身高1.67米左右)。

主管迫害大法的副政委高返怀,以卑鄙手段诱大法学员给他提供用来迫害的情报,未能得逞。

杨梅喜,1969年生,1988年8月,杨梅喜从山西省警察学校毕业后分配至万柏林公安分局建矿派出所。2002年7月,杨梅喜任万柏林公安分局副局长,2005年5月任尖草坪公安分局局长。现任忻州市公安局局长。2002年7月,杨梅喜任万柏林公安分局副局长时,分管国保、内保、户政、外管等工作。负责所谓公安部督办的101专案。10月20日,通过三个多月的布控,疯狂绑架大法弟子64名,并严刑拷打致死多名大法弟子。杨梅喜带的专案组被邪恶的公安部记所谓“集体一等功”,他本人作为主要负责人受到了元凶李岚清、罗干、周永康等“接见”。

郑永生,男,四十岁左右,身高1.75米左右,普通话口音。万柏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后改任万柏林公安局禁毒大队教导员、东社派出所所长。以卑鄙手段诱骗法轮功学员给他们提供用来迫害的情报;使用高压电棍、酷刑等手段极为凶残的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是枪击法轮功学员崔中江和孟峰伟腿部使之致残的凶手。

“610办公室”头目包宏斌(前政保科长),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之一,被邪恶记所谓“二等功”。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二年,罪大恶极,经他手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几十人,掠夺法轮功学员钱财几十万。手机:13834201581

孙云刚:分局恶警,跟随恶党作恶之徒13753184939

万柏林公安分局使用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恶警有张建刚、秦峰、常明礼(音)、梁志强、李静峰(杀人凶手)等。这几个恶警手段极为凶残歹毒,双手沾满大法弟子的鲜血。

李静峰,男,四十多岁,身高1.72米左右,体胖,山西省娄烦县口音,一脸横肉,家住太原市和平北路。有一女名李眯(音),约十七、八岁,妻子是警察,是将法轮功学员毛延平毒打致死的凶手。

梁志强,男,三十多岁,身高1.78米左右,略瘦,有一女,家住太原市后王村附近。太原市口音,有一哥,父亲曾为后王村村长。

张建刚,男,三十多岁,身高1.78米左右,说话略带卷舌,太原市口音,绰号“本拉登”。秦峰,男,三十岁左右,有时戴眼镜,身高1.70米左右,瓜子脸,身材略瘦,普通话口音。

常明理(音),男,四十三岁左右,身高1.72米左右,普通话口音。

“101专案组”恶警吴长安、王健。

太原西铭派出所曾将一大法学员塞进一个大方凳的四条腿之间,身体根本动不了,双手背铐,极其痛苦,并使用电棍、木棒毒打,该大法学员被打昏,使劲掐人中才醒,人中被掐破,数十日才褪掉结痂。

张志山,官地派出所所长;张世平,官地派出所指导员。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太原市西山煤电公司官地矿法轮功学员杨庆敏被绑架虐杀的主要责任人。

张起福,万柏林公安分局西铭派出所领队恶警,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绑架法轮功学员史宝琪、张妍等五人。为了不留外伤,将史宝琪身上捆上报纸毒打。绑架张妍时连家里的酒、钟表、缝纫机都抄走。

秦俊明,西铭派出所副所长。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得病遭报死亡。

赵志勇,男,大虎沟派出所所长。二零零四年调到万柏林当了刑警副大队长。多次绑架殴打迫害法轮功学员。先是平地上走路跌倒,一只胳膊摔断。后突发脑出血死亡,留下了十六岁的女儿。

牛春凯,杜儿坪派出所恶警。多次绑架郑瑞叶等法轮功学员。

温保山:原太原小店公安分局局长,现退休,70岁左右,正邪不分13613515078

太原市看守所的首恶之徒:贾俊峰、马医生等。其他恶警姓名待查。该所目前迫害大法弟子严重,一层为万柏林区看守所(电话0351-6075974),二、三层分别为太原市看守所男监、女监。得知,大法弟子在里面被强制背监规,否则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