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冤狱 受酷刑 妻子被迫害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王继斌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王继斌和妻子付桂春,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在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失去作为自由人的权利,遭到监控、绑架、非法劳教、判刑,惨遭酷刑折磨,妻子付桂春更遭强制堕胎、八年冤狱,最后被迫害含冤离世。

现年五十岁的王继斌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王继斌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夫妻俩遭迫害的事实:

王继斌:遭劳教、判刑 、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们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去上访,我和我的妻子在天安门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警察被绑架到派出所,后又被驻京办事处劫持回伊春市,在金山屯在看守所,我们遭毒打、罚站、逼干奴工活。一个半月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转关到伊春看守所,在那里我遭受的折磨有:各种体罚,殴打,用塑料袋套头往头上扣,把脖子扎起来,一会塑料袋就贴在五官上了,喘不过气来,犯人叫扣塑料大棚。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晚六点多钟,我在家中被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和片警王守民等四人绑架,被劫持到预审科,闵长春、王守民、张传臣、预审科长叶岩等对我进行殴打,用手指往我的眼眶里捅,我的脸、头都被打肿,一直打到后半夜,又给我上大架子,把两手两脚都铐起来。两天后,刑警队的队长赵晰成带着五个警察开始打我,用皮鞋踩我手指,用酷刑“上绳”折磨我,上绳时警察说死刑犯也挺不过三绳。

后我被非法判刑五年半,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为了达到所谓“转化”指标,狱警用电棍电我,怂恿犯人殴打我,将我的一根肋骨打折。我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00多,狱警也不告诉我。

妻子付桂春:遭强行堕胎 冤狱八年  被迫害致死

我的妻子付桂春原先有妇科病,颈椎病风湿病,关节炎,修炼一个星期后,不疼了。我说最近你怎么不让我按脖子了。以前付桂春脾气不好,在饭店里做饭时经常和我吵架,通过学法,付桂春知道要提高心性。我八十多岁的母亲亲眼看到我们修大法的变化后也走入大法修炼中,八十多岁象六十多岁。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后,付桂春被关押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零年因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付桂春再次被刑警绑架,被关押到乌伊岭看守所。当时付桂春已怀孕,二零零二年七月份被金山屯公安局、丰茂林场等不法之徒强迫打胎。两个月后,付桂春被非法判刑八年,九月二十一日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付桂春在狱中遭到洗脑迫害,遭到蹲刑、不让睡觉等折磨。二零零三年十月,付桂春又拒绝奴工,被关进大笼子里禁闭一个月零三天。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八,付桂春因制止狱警诬蔑法轮大法,被关禁闭半个月。

二零零五年夏天,监狱各个监区吊铐折磨法轮功学员。警察把付桂春双手后背铐,吊铐在床上一个小时零五分钟,吊昏过去了,吊时好象心脏都出来了,那种痛苦无法形容。放下后再吊起来,再次昏过去了,脸色苍白,手铐进肉里了,狱警往脸上喷水后抬到监区里。

一次,付桂春因拒绝穿犯服,被狱警施吊刑。还一次,狱警把付桂春吊到死角的地方,第二天又吊到水房站一天一宿。二零零七年,付桂春被迫害出糖尿病状态,

二零零九年五月,付桂春出狱。之后的三年里,付桂春的身体一直都没有恢复过来,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凌晨含冤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