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密山市孙玉山遭七年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七年的孙玉山,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回到家中。狱警指使恶犯对他的暴打,使他的双耳留下后遗症;狱中暴力“转化”尤为使他痛苦。冤狱七年,妻子和孩子因失去家中主要劳动力,生活艰难痛苦。

法轮大法 做好人

孙玉山家住密山市承紫河乡,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有很重的胃病,脾气也不好。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孙玉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胃病好了,脾气也变好了,在单位里,重活和脏活,他都抢着干。

特别是单位提干的事,要从四名经理中选一名,在职工的眼里,那一名一定是孙玉山,但领导却决定了其他人,职工都为孙玉山鸣不平,但孙玉山没有怨言。一九九八年,单位减员时,采购员二名只留一名,孙玉山就把这一名让给了他人。单位领导都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善良。孙玉山每年每季都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并且经常被评为系统先进工作者。

多次遭中共骚扰、勒索、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密山市承紫河乡派出所六一零非法机构的姜秀峰、常宇鹏、郭永坤、刘玉河、李嵩崇等十来个人来孙玉山家,抢走了他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以后就三天两头到孙玉山家骚扰。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承紫河乡派出所所长刘玉河,又以孙玉山一家人去上访为由,勒索他们六百元(孙玉山和妻子、女儿每人二百元)。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孙玉山的父亲病危,乡六一零和乡派出所警察将他绑架到密山洗脑班,当时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是姜秀峰。结果,父亲于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去世,孙玉山没能赶上为老人家送终。

牡丹江监狱被迫害七年

1.绑架、勒索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日,密山市公安局一个警察和承紫河乡六一零、派出所李嵩崇到孙玉山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就乱翻,抢走他家物品合计约七千多元钱。

密山市国保大队的李刚和高士明把孙玉山带到密山市公安局,刑讯逼供,强行让他弯着腰,把书放在他的背上驮着,不准书掉下来,持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

2. 诬判七年

密山市国保大队的李刚和高士明,又与检察院李贵德和李子忠、法院赵悦超、张莹、金强、王凯峰串通,诬判孙玉山七年,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孙玉山被送进牡丹江监狱迫害。

3. 牡丹江监狱: 猛击双耳、关小号等

二零零七年五月,牡丹江监狱与省六一零人员勾结,对孙玉山进行洗脑,孙玉山不听他们的,他们就利用两个犯人强行把孙玉山夹在中间,不许孙玉山说话,强行洗脑几个小时。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姜姓大队长和杨姓副大队长对监区大法弟子强行搜查大法书,但是没搜到。他们就利用服刑人员赵立明、张玉春,强行与孙玉山要书,孙玉山不给,他们就把孙玉山的被褥全部撕开后,把七本大法书和MP4都抢走了。

然后,赵立明对孙玉山狠狠的拳打脚踢,又双手用足力猛击孙玉山的双耳,孙玉山被打的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差一点就倒在地上。此时,有位姓姜的狱警,大喊一声让他住手,他才住手。从此,孙玉山的双耳留下后遗症,经常听不清别人的说话。

紧接着,孙玉山被关进小号里,那里冰冷刺骨而且阴暗潮湿。小号里关押了孙玉山和另一个人,每天两顿饭,每顿饭一个馒头(一个二两)两个人分,很少给水喝。每顿饭,孙玉山都把大半个馒头给那个人,小半个留给自己。

孙玉山被关押小号十五天,小号里共换了三个人。有个姓王的犯人流着泪说:“你们法轮功可真的都是好人呀。”他们都自愿退出中共恶党的组织了。

二零零九年十月,孙玉山被关押在十七监区,大队长钟贵、教导员耿磊,在他们的指使下,利用服刑人员张玉春、石刚、那彬在“转化”迫害孙玉山时,威胁孙玉山说:“有的监区把炼法轮功的人绑起来打、也有的监区把法轮功学员绑在铁门上浇水打、有的监区黑天白天不让睡觉。”三天后,孙玉山被威逼“转化”,他的心中非常痛苦。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孙玉山回到家中。在孙玉山被非法判刑的七年中,他的弟弟去世,监狱也没让孙玉山见上一面,妻子和孩子失去家庭的主要劳动力,生活上十分艰难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