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区李广兰、康立军被非法关押近八个月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北京大兴区黄村镇居民康立军女士家闯进几个警察,非法抄家后,将康立军绑架;同年十一月六日,大兴区李广兰女士被绑架,据悉,均因为她们根据自己被迫害的事实,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而遭江氏余党报复所致。目前,他们俩人均被非法关押在大兴看守所,已近八个月。

目前,构陷李广兰的案卷再次被大兴区检察院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而康立军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被大兴区法院非法庭审后,至今无果。

按真、善、忍做好人

李广兰,一九九八年下半年,由亲戚介绍,开始学炼法轮功,《转法轮》这本书教导人按真、善、忍做一名好人、更好的人,凡事不与人争斗,处处事事替别人着想,这使李广兰改变了许多以往的观念,变得开朗乐观,身心健康。

康立军,也是在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是一个病秧子,经常犯的病有高血压、偏头痛,还有腿疼、膝盖长骨刺、脖子僵硬、颈椎酸胀,曾经打过牵引,也不见好转。两手关节痛,肘部疼痛,经常到医院打封闭,可依旧还疼。后来又得了心脏早搏、间歇,还有内外痔,整个人坐立不安,痛苦不已。每年得花几万元钱看病。康立军自炼了法轮功后,这些病都不知不觉的消失了,身心得到健康,人也精神了,真正感受到了法轮功的神奇与超常。

可是,因为修炼真、善、忍,李广兰和康立军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劳教等迫害。

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劳教

1.李广兰多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一年五月的一个中午,李广兰正在家做饭,忽然有人敲门,她开门,一下闯进八、九个警察,领头的是大兴区国保李学军、梁宽和枣园尚城小区物业保安。他们说李广兰参加了×教组织,接着就非法搜查、抄家,抄走了法轮功书籍、录像带、录音带、Mp5等。之后,把李广兰绑架到清源派出所,后又送到位于大兴芦城狼垡的北京武警后勤基地招待所洗脑班迫害,逼迫李广兰放弃修炼法轮功。李学军扬言,不“转化”就判刑,李广兰被限制人身自由十五天,过程中,她儿子受到很大惊吓,且无人照顾。

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李广兰因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黄村观音寺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关在派出所黑屋里一夜,不给饭吃,不让睡觉,后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将她绑架到位于大兴团河的北京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再次给李广兰及其家人造成了精神上的压力和伤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晚七点,大兴清源路派出所几个警察,再次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广兰家,以核实“控告江泽民信件”为由,将李广兰绑架,没有出示搜查证,就非法抄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在李广兰家人严词指出警察没有搜查证就抄家属违法行为后,派出所警察于第二天上午补办了搜查证并打电话叫李广兰家属签字,被家属拒绝。

2.康立军多次被非法关押并劳教迫害两年

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康立军从商场回家,发现大兴国保、610以及芦城派出所警察正等在家门口,他们问明康立军是法轮功学员后,就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抄走了光盘、法轮功书籍、录音带和Mp5等私人物品,并将康立军及其丈夫绑架至派出所,后又将康立军非法关押在大兴看守所。在看守所,康立军被强迫量血压,被强迫吃药,不吃,就被威胁说送到公安医院进行迫害。

一个月后,康立军被转入海淀驻大兴的拘留所,在看守所、拘留所,康立军被迫吃的都是白水煮萝卜、白水煮白菜,两个月,康立军瘦了二十斤,期间还被强迫照囚照、按双手掌印、多次抽血化验。最后,康立军被非法劳教两年,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被转到大兴天堂河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康立军更是受到非人的待遇,她被强迫脱光衣服检查,被强迫整日坐小板凳,双手放在膝盖上,坐直,限制上厕所,要早起晚睡,被强迫出工干农活。这次突如其来的迫害,也给康立军家人造成了很大伤害,年迈的父母精神几近崩溃,久病的丈夫无人照管,两个孩子受到严重惊吓。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因为康立军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写信控告江泽民,被大兴国保、610、芦城派出所的七、八个警察再次绑架,并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大兴黄村镇派出所警察莫名闯入康立军家中,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光盘等私人物品,并撬开卧室门又一次强行绑架了康立军,之后一直非法关押在大兴看守所至今。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