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正不阿 清廉爱民(3)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荐贤举能

在西京便“遂以文章名冠天下”的欧阳修,尽管时而遭贬,却仍受到全国各地文人学士的推崇,被称为北宋时期文坛的领袖。其诗文在当时就被称为“极品”,受到广泛赞誉,登门拜访、向其写信求教的莘莘学子络绎不绝。

他爱才惜才,向朝廷推荐贤才无数。他看到苏轼的文章赞叹不已,写信给当时名望颇高的梅尧臣说:“苏轼的文章实在是好,老夫当避路,让他出一头地。可喜!可喜!”苏轼得到欧阳修等文坛名流的指点,文章越来越好,后来果然出人头地。有人对欧阳修说:“苏轼才学极富,若公识拔此人,只怕十年之后,天下人只知苏轼而不知有公。”欧阳修一笑了之,以坦荡的胸怀、由衷希望别人进步、成长、超过自己的旷达心境,提拔苏洵、苏轼、苏辙、曾巩等人,后来几人都成为“唐宋八大家”之一,使北宋文坛出现了人才辈出的繁荣景象。

吕溱考中状元,欧阳修曾上书举荐,不久吕溱遭贬谪,欧阳修致书有“世路多虞,方叹风波之恶;岁寒已甚,始知松柏之心”语,可见对其爱护、相知之深,吕溱后来任龙图阁直学士。欧阳修还向朝廷举荐包拯,建议“进擢”,说是“置之左右,必有裨补”;举荐司马光,称其“德性淳正、学术通明”,但“忠国大节,隐而未彰”,希望朝廷重用。

他的门生曾巩日后回忆说,欧公爱养人才,对于寒门子弟尤为关切,提拔鼓励,如沐春风般的教诲,自己非常感谢恩师的宽广胸怀。曾巩师承欧阳修,主张“文以明道”,后官至中书舍人。焦千之从学于欧阳修,其家境贫寒,欧阳修助以米粮;科举失利,他予以宽慰。他不仅看重焦千之的才学,更看重他的人品,写诗赞曰“焦子皎洁寒泉冰”,又称“焦生独立士,势利不可恐。谁言一身穷,自待九鼎重。”焦千之后为大理寺丞,办案公正,两袖清风,受到民众称颂。

至和年间,宋仁宗将欧阳修调到秘书省太史局与宋祁同修《新唐书》。书成后,按惯例书前只署史局内官位最高者一人的名字。当时欧阳修比宋祁的官位高,因此,御史决定《新唐书》只署欧阳修一人的姓名,但欧阳修却说:“宋公于《列传》亦功深者,为日且久,岂可掩而夺其功乎?”宋祁知道后很受感动,说:“此事从所未闻也!”欧阳修谦让、不争名贪功、能纳百川的胸怀,赢得了后人的尊敬。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