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而上的清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在当今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社会环境中侵蚀,若能做到道德高尚的好人,那可着实要有超强的“免疫力”才能行。在法轮大法修炼者中,这样的好人比比皆是、数不胜数。这群修炼人如同不随波逐流、不同流合污的清流,逆流而上。

这股清流的动力来自哪里?这个群体的人们身体内和思想中的超强“免疫力”和升华的动力是怎样炼就的呢?以下介绍一些我十七年的转变,以一叶看一树再看一森林,这或许对你寻找以上答案会有些借鉴、参考。

我是一九八九年入党并上中共中央党校的,在这之前连续几年都是青年突击手,在这之后是连续多年的先進个人,但是我心里知道:自己只是表面上工作较好、为人随和;内在的道德修养和综合素质充其量算中等,因为我内心经常冒出私心、贪欲、争斗、邪念等多种坏想法,在言行上很少表现出来,所以不太为外人所知。

我过去受儒家学说影响较大,也想按照君子之道做个能够“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德才兼备之士。所以自我感觉道德标准和自律能力比多数人要高。可是面对现代社会多种变异观念的灌输和形形色色学说的冲刷,我的头脑里似乎什么都懂一点,又什么都不太信。有时能认真努力的干好工作,有时利用工作便利占点公家便宜或捞点回扣提成。有时文质彬彬、真诚善良,有时粗俗下流、虚伪狡诈,加上官场风气的迅速败坏,“三公消费”(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旅游)习以为常了,“吃、拿、卡、要”见怪不怪了,为了名利色气去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都觉得理所应当。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对我不好我也对谁不好。不知不觉间私心、贪欲急剧膨胀而不自知。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父亲开始修炼法轮功,才一周,即轻松戒掉了约四十年历史的抽烟、酗酒这两个顽固陋习,体质健康了、心情愉快了,每天都过的充实、快乐。我母亲在父亲带动下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折磨母亲多年的颈椎病、高血压、咽炎、鼻炎、肩周炎很快不治而愈。

我受父母影响于一九九八年底走入修炼,变得更加真诚善良、宽容忍让,更加身心强健、愉快充实。在职业道德、社会公德、家庭美德等方面都明显提高。例如:过敏性鼻炎和肩周炎不治而愈、很快戒掉了喝酒、说脏话、发脾气、占公家便宜、患得患失、怨天尤人等毛病。

由于前妻早逝(一九九五年突发脑血瘤病故,年仅二十八岁),对我精神打击很大,经常有悲观、消沉、抑郁、烦躁等不良心理,明知不对却无力挣脱。当我看了《转法轮》等李洪志师父著作时,不由自主的感叹:“真好!真对!”过去多年苦苦寻找、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终于找到了答案。关于人类、生命、时空、宇宙的各种特性和规律,修炼的真法、科学的本质、各种危机的解决方法等等。

明白了各种苦难的深层原因和人生的目地、意义,我的各种不良心理很快消散了。工作、生活、待人接物等都积极乐观;与人交往先考虑他人、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尽量按照法轮大法中“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做更好的人。

随着我学法、修炼时,多次的茅塞顿开、震撼、惊喜,我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很快发生转变,真觉得做好人并不难、也不苦,而且还很轻松、很快乐!美妙又幸福的感觉常常使我有事没事常乐呵呵的。

前几年,我正处经济比较困难时期,却捡到过三次钱、物(四万五千元现金和两部高级手机),周围没有一人知道。我想起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1]当时我就找到失主,归还了钱、物。在我修炼之前,不仅做不到拾金不昧,还总瞅机会想多捞外财呢。

师父说:“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1]

对照师父的法,我随即又发现:做好人不难,可是要做比好人更好的人太难了,因为这就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到不被常人心带动,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要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江泽民嫉妒、变态之心癫狂至极,发动整个国家机器,用尽各种邪恶手段对利国利民的法轮大法造谣诽谤,对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红色恐怖笼罩全国,弥天大谎传遍世界。无数善良民众在谎言欺骗下被洗了脑,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大法弟子们不怕强权、暴政,和平理性的反迫害、讲真相,要唤醒民众,不给即将灭亡的中共做陪葬。

十六年风雨魔难中,我为了坚持修炼、并讲真相,被非法拘留、抄家、罚款,被非法判刑九年,我都无怨无悔、以苦为乐,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谨记师父教导:“难行能行;难忍能忍。”[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