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致死 陕西咸阳市马洁又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几辆警车围在咸阳市沈家小区一座老旧的单元楼下,随后警察冲进了二楼老太太马洁家中,从里面拉走了十几个人,其中多数是些六七十岁的老太太,还有马洁的弟弟马明海。

原本通知家属拘留十五天后放人,五月二十六号早晨,家属去接人,遭到看守所拒绝,说是不能放人,并说这些决定和他们没有关系,是咸阳市公安局决定的。据悉,二十五号下午,马洁、马明海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偷偷转至吴家堡看守所。

六月一日,马洁八十一岁的母亲袁丽芹又到秦都公安分局找办案警察雷少伟要人,雷少伟吼一声:“你给我滚!”一边把八十一岁的袁丽芹从办公室沙发上提起来,摔在门外,袁丽芹老人挣扎地爬起来,抱住雷少伟的腿,雷少伟又将老人连拖带踢,致使老人腰部严重受伤,立坐困难。

马洁与丈夫王大伟(王大卫)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九月一日被中共恶警绑架、酷刑折磨,丈夫五天后被毒打致死;马洁当时被恶警戴上铐子吊在空中毒打。马洁还两次被非法劳教。弟弟马明海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其妻子三次被非法劳教。

马洁是咸阳醴泉人,一九五四年生。丈夫王大伟以前是西安飞机制造公司的高级工程师。马洁从小身体虚弱,经常头痛,严重失眠。一把一把的吃药,也没啥效果。后来又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引起心脏病,被病魔折磨的感觉自己好像到了痛苦的极限了,活的很苦很累。之后又因为家里出了一点变故,和爱人带着孩子漂泊在外。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一本《法轮功(修订本)》,这一看就爱不释手了,中午连饭都没有吃一气看完,心情特别激动。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她象换了个人似的,病不翼而飞,脸上光光的,白里透红,世界观都改变了。人整个充满阳光,充满活力。

她丈夫看到这功法有此奇效,也开始修炼了。丈夫以前患有心脏病、脑血栓、胆结石、泌尿结石,二个月后一切恢复正常。

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马洁把法轮大法传给了全家二十多人,其中就有马洁的弟弟马明海以及马明海的妻子陈喜歌和他们的四个孩子。马明海一九五九年生人,年轻时当兵参加过中越战争,当兵六年受过八次嘉奖,有两次立功表现;复原后在单位也是工作认真负责、踏实肯干。

遭酷刑折磨 丈夫被毒打致死

二零零二年五月,马洁一家人再次被迫流离失所,暂时安身于咸阳市租住的地方。期间西安同修杨恒清夫妇因遭户县610非法 抓捕无处安身,遂到她家中暂住几日,可户县恶警竟抓捕此同修的儿子刑讯逼供。

户县恶警八月三十一日到马洁暂住地,强行闯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将杨恒清夫妇绑架。之后一恶警杨敏亮,伙同户县610头目刘志金,张景民等人强行搜家,随后将马洁与其丈夫王大卫绑架,户县610非法抢走两台复 印机、一台打印机以及一台电脑及刻录机、复印纸、两箱光碟等;之后咸阳610头目刘志勇带领一帮恶警在王西安的家中将所有家用电器(包括电视机,微波炉,上万元的照像机等)全部抢走。

户县610将四人绑架到户县山中一废弃军工厂进行了 残酷迫害。马洁因反抗这种暴力行为,被用手铐反铐在床上,蹲不下也站不起来,就这样把人折磨一夜。第二天早 晨开始刑讯审问,先将马洁用粗大的麻绳捆绑,然后把人用绳吊在门框上,拳打脚踢并在腰部猛击,直至人面色惨白,将要昏厥时才把人放下来,不一会又把手反绑 在背后,勒令跪在一铁框架子床上,将头猛烈地往下压并把手于背后狠狠地往上提,直到她休克昏死过去,恶警未等人苏醒,便又将人吊在门上毒打。

随后将王大伟也带入刑讯室进行严刑拷打,在楼下听见刑讯室内610恶警叫骂及打人声不绝于耳,恶警杨敏亮尤为猖獗。

在山中呆到第三天的下午,610又将人悄悄转移至余下一招待所内继续进行更残酷的迫害。由于招待所比山中封闭更加严密,所以马洁在遭受迫害时再未见到丈夫本人。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下午大约两点多钟,马洁在房间突然听见外面一阵吵闹,同时听见120救护车已赶来,于是急奔到窗户前看见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一片混乱,看守马洁的两人随之赶紧拉上窗帘说,那不是你们的人。最后恶人仍畏畏缩缩不敢承认他们将王大卫严刑拷打而致人身亡遂从楼上将人扔下的事实,伪造了“跳楼自杀”的假相(当时审讯时每人都有几个人半步不离的看守着,连动一下都不允许,怎会有机会从楼梯拐弯处跳下?)。

恶人便欺骗马洁让在医院见丈夫,但之后却将人连夜偷偷转移至拉家滩一戒烟所外的一间空 房子并由七八个小伙非法监视,非法关押两天后又将人转至戒烟所内只有一张烂床板且老鼠乱跑的黑房子里,后又非法转移至户县一饭店中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来户县政法委两人告知在火葬场见人,马洁听后昏倒在地,苏醒后质问 恶警人是怎么死的,户县两政法委人员因心亏连头都未抬支吾不清,遂偷偷溜走。

当时恶警说人坠楼头先着地,可见人后发现头部并无任何伤痕,反倒腰部,腿及胳膊有被人毒打的伤痕清晰可见,且腰部尤为 严重,红肿一片。随后恶警将马洁架入火葬场外的车内,又非法转入长安县工人疗养院洗脑班进行了三个月的又 一轮伪善的迫害,因恶警怕真相暴露,在事情处理完后仍不让马洁与家人相见,随后又将其关押在西安市莲湖区看守所。期间家人多次强烈要求放人,最终于 二零零三年五月才将人放出。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王大卫的妻子马洁在向世人讲述她全家遭受的迫害时,被恶人举报,又被咸阳市610头目刘志勇、高军等恶徒绑架,劫持到西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关于王大伟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文章《西安飞机制造公司工程师被打死》

弟弟马明海一家遭受的迫害

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大法的打压中,马明海全家七人(他和妻子、母亲、四个孩子遭到了多次不同程度的非法迫害。直至今日,孩子们的户口也不能落在父亲的名下,因为父亲上了所谓的“黑名单”,上学时由于学籍关系,妈妈和奶奶多次去找西兰路派出所想将孩子的户籍放在爸爸名下,他们说上面有指示,不给修炼法轮功的人办,其他人随时来都能办。

(一)马明海诉述的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各地全面迫害法轮大法,因我当时是咸阳市的义务负责人,咸阳市委“610办公室”要挟我接受当地新闻媒体采访,多次强迫我和法轮大法决裂,因我拒绝配合,咸阳市委“610办公室”和咸阳市委妇联串通、勾结,以我有四个孩子、违犯计划生育政策为由罚款二万元,并再次要挟我在媒体上公开和法轮大法决裂,我坚守自己的信仰、坚决抵制。造成我所经营的公司方方面面受到各种非法干扰,直接经济损失达数万元, 致使公司难以维持而关闭。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为证实我们对法轮大法的坚定立场,(我和妻子、母亲及四个孩子共七人)携带“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我和妻子在天安门金水桥前的柱子上打横幅,妈妈和四个孩子在横幅前炼功,不到几分钟,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几名警察从警车上冲下来,并未对我表示身份,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将我一把摔倒在地,拳打脚踢,致使面部流血不止,并将我们全家七人野蛮的塞进了警车里,非法扣押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因不配合说出自己的姓名,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抽打孩子(四个孩子最大十五岁,最小只有八岁)面部和头,将近七十岁的母亲因看到如此残暴的场面被吓的晕倒。

紧接着更可怕的事发生了,我亲眼见到他们又带来一批法轮功学员,五、六个警察手持电警棍、手铐,连同我们一顿暴打,打完后,让我们每个人架飞机、蹲马步、用面部撞击墙壁。我被关进一间小房子恐吓、拍照,最后进来一名警察假装说他姐姐也是法轮功学员,骗走了我身上四千多元现金。这些警察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呢?因为他们都是受江泽民的指使而干出这些助纣为虐的事,我们都是好人,我们只是以和平请愿的方式告诉人们我们全家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受益,告诉那些警察“法轮大法好”,中国宪法里规定了公民有信仰自由,那么为什么他们要这样暴力的对待这些好人呢?我们全家修炼了大法后,我妻子所患的精神病、胃病、颈椎增生、气管炎、妇科病、还有一种奇怪的病(发病后手脚发麻、休克),曾到多家医院求名医,也无法治愈。妈妈曾患有颈椎增生、十二指肠胃溃疡等各种疾病,修炼后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我被非法关押进北京东城区看守所长达三十天,对我进行非法审讯。天下着大雪,我被脱光衣服,用冷水冲身折磨等等。二零零零年元月三十日,我被当地公安从北京东城区看守所押回陕西咸阳看守所,在咸阳市秦都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由于坚守信仰自由,抗议劳教所残酷迫害,受到非人的折磨,被关单人禁闭一年零四个月,不让见阳光,室内大小便,不让家人接见。三年到期后,因坚修法轮大法,被延期半年。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五日,我们无处申冤,通过互联网揭露全家因修炼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姐夫王大卫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妻子、姐姐、哥哥被非法劳教,弟弟、嫂子、妈妈被非法关押, 四个孩子不能正常上学。我们全家族都受到残酷的迫害事实。被当地国安刘志勇等七名警察,用铁棍强行敲开防盗铁门,将我架上警车,我连鞋都没有穿。妻子见此情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被几名警察拖出室外,妻子向周围围观的人哭着诉说我们一家人因修炼法轮功而受益,身体得到康复的事实。我们炼功做好人却被打压。当时围观的人很多,一名正义的人(附近书店老板)看到警察这种野蛮行为很气愤,说他犯了什么罪,你们不让人穿鞋把人铐走,就因为这位正义之士说了这句话,连他也被关押了几天。就这样,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三年六月份,陕西省政法委在汉中汉台区铺镇乡皂树村的一所废弃小学里设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主要针对的目标是陕西各地坚定法轮大法修炼人员。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我刚下班回家,咸阳市秦都区沈家小区居委会主任朱华受秦都区“610”办主任何美霞指使,打电话将我骗到居委会谈话,随后被早隐藏在楼下的秦都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杨某及秦都区“610”高飞等四、五名警察绑架到警车上,直接挟持到汉中市洗脑班迫害。我和被非法关押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共同抵制非法迫害,直至九月五日洗脑班解散。

(二)妻子陈喜歌诉述的迫害事实

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我和妈妈连同四个孩子被陕西咸阳驻京办带到北京一个四合院里,我一直被手铐铐着坐在水泥地上,妈妈和四个孩子也被一起挤坐在地上,警察把我们一个一个带到厕所搜身检查,妈妈身上一千多元和我身上的五百多元全部被抢走。随后被咸阳公安局国安警察:姚少群、司光、高军等人从北京押回咸阳市秦都区公安分局,非法审讯后将我关押在咸阳秦都看守所,第十三天,我被非法劳教二年,妈妈被暂时关在当地派出所。随后警察非法闯入我家,把大法书籍、碟机、录像机、录音机全部抢走,孩子看到一个警察把家里保险柜里的钱(一千八百元)也拿走了。四个孩子被留在家里,无人照看,家里一片狼藉,孩子只能相拥而泣。

在西安女子劳教所迫害期间,以所长张卓清为首的警察,采取各种恶毒的手段逼迫我放弃信仰,长期超时干劳工,并且加大劳动量,不让睡觉,甚至连续几天几夜不让休息做奴工,我坚信法轮大法,警察李珍命令七名吸毒犯将我按倒在地、强灌东西差点窒息而死。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九日,我因向当地咸阳渭阳西路派出所以书面材料揭露劳教所对我的酷刑折磨。二天后,三名警察无任何法律程序强行闯入家中将家里的衣柜、书柜乱翻一通,什么也没搜到后气愤的将我抬上警车,被再次送入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半年多。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和姐姐二人在陕西第二印染厂附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门卫举报、以国安副处长刘志勇、秦都公安分局高军为首,到场后先拳打脚踢,拧耳朵,五名警察将我两人戴上手铐,分别带入陕西第二印染厂招待所隔离审讯,并将二人身上的钥匙强行搜走,再次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录音带、真相资料,非法关押在咸阳吴家堡看守所十五天后,二人被非法在陕西女子劳教所迫害二年。

在西安女子劳教所把我非法关押到南楼二楼单间封闭管理,强制转化。在所长张卓青、纪检委书记赵晓阳、教育队指导员李珍为首的警察旨意下,利用从马三家教养所学的邪恶方式,残酷的迫害我和全省各地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强迫干活为主,从早上七时半,干到半夜两三点,以强制劳动延长时间才能完成任务为主要折磨手段。为了达到让我放弃法轮大法的目地,警察李珍为首对我施加了各种酷刑、威逼、拷打,也有伪善和欺骗。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坚决抵制一切对我的非法迫害,被关过小号折磨四个月,绝食二十多天抵制反迫害。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不是为了自己

可能有人想说:马家姐弟觉得法轮功好,自己在家里炼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在一起聚会,还要给别人宣传?法轮功学员冒着危险出来讲真相,不是为了自己,正是为了那些还不了解法轮功的人。法轮功学员从切身经历中知道法轮功能让身体健康、道德回升,但没炼功的人不知道。假如法轮功学员不站出来讲真相,人们会被谎言宣传欺骗毒害,跟着共产党对法轮佛法产生敌对仇视心理。这样他们不仅失去了像法轮功学员那样的修炼受益机会,而且很可能会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作出助纣为虐的事情,影响生命前途。

中国人说:“头上三尺有神灵。”窦娥一个人的冤屈就会使天地动容,六月飞雪。您想,信仰“真善忍”的人很多啊,都是非常善良的人,却被劳教、判刑、毒打、奸淫、杀害,甚至活摘器官,这样不计后果的迫害,会给中国社会带来什么样的灾难!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国大陆天灾人祸接连不断,这是不是上苍在警示人呢?其实这十多年中,已有不少迫害法轮功的凶手和协同他们犯罪的人遭到了这样那样的恶报。

正因为不忍心再看到更多的人因不知道真相而做错事,被历史淘汰,法轮功学员才要挺身而出,告诉大家真相,在自己遭受迫害、危险重重的情况下,想到的是救人,这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慈悲。

从2015 年5 月底到2016 年5 月27 日,已经有208426 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控告、起诉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并提交相关法律文书和证据。这些控告来自中国大陆各省与自治区,以及天津、重庆、北京、上海4 个直辖市;同时也有因迫害导致流亡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等海外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提起控告的大陆法轮功学员来自各行各业,包括法官、政府官员、军人、警察、大学教授、讲师、艺术家、工程师、医生、公司职员、工人、农民等等。

前面说的五月十号的事,就是马家姐弟二人与几个朋友一起在马洁家中读《转法轮》时发生的。当时一共有十一人同时被绑架,其中大多数是些老太太。如今,其余的人已经陆陆续续放出来了,但马洁和马明海依然被非法关在秦都区看守所里面。

天气一天天热起来了,而马洁和马明海两位好心人还在监房里受苦,希望好心的民众看到这条消息后,能够把他们的遭遇转告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大家都来制止迫害,让这场人间悲剧早日结束。


当局相关电话:
西兰路派出所 029 33215168 38110006
咸阳市秦都区看守所 0910-3238475 6853831 029 33567643
看守所女狱警 1366910755
看守所女狱警 13669107558
秦都区公安分局 办公室 (029)33880500 33880501 33880173
秦都区公安分局总机 0910-3323523办公室 0910-3329310
宗 ××公安局610负责人(原秦都区司法局副局长)1399205506
秦都区六一零电话:029-33229188 029-33226550
咸阳市六一零电话:029-33210207 029-33210970 029-33193369
咸阳市公安局局长,韩渭云:住宅电话 029-33365151 手机:13609216548
咸阳市公安局副局长、交警队支队长,张维护:办公电话 029-33880136 手机
13609219136
咸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刑警队支队长,张新宽:办公电话 029-33880699 手机
13325308999
张进(610主要负责人)电话号码:
手机:13809141731 13609218631 办公室 029-33880709
张进妻子:黄颖娟,渭城区检察院综合科工作电话:029-33731209
邱战文 政委 咸阳市公安局  029-33229767 029-33551606
邢俊强 副局长  咸阳市公安局 029-33276838 029-33546677
季德理 副局长 咸阳市公安局 029-33276836 029-33552862
李士俊 副局长 咸阳市公安局 029-33251010 029-33549968
张聚臣 副局长 咸阳市公安局 029-33287721
王水军 纪委书记 咸阳市公安局 029-33262332 029-33363906
张梳平 政治部主任 咸阳市公安局 029-33210703 029-33760760
雷裕人 指挥部主任 咸阳市公安局 029-33210721 029-33573869
029-33239278(公安局传真)
咸阳市公安局 总机 0910-3214721 3214723
刘志勇 公安局610负责人 手机13609218639 13909103600
电话0910-3272936 3268016
郭忠秋局长 13909100839
何局长 13609218869 3228669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