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孙吴县姜玉竹在劳教所、监狱遭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孙吴县法轮功学员姜玉竹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在劳教所、监狱遭受了种种残忍迫害。

姜玉竹在二零零零年春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前门派出所绑架,为了让我说出户籍所在地,恶警用笤帚打我,后被送去海淀看守所,在这期间我自己的东西和四百元钱被恶警非法扣留,期间强迫照相,用各种方法从精神上迫害,后来妈妈来找她,这样被当地610带回孙吴县非法劳教两年,之后送去双合劳教所,在体检期间警察和医生嘀嘀咕咕搞小动作。

姜玉竹在劳教所过着非人的生活,吃着清水煮洗不净的土豆,不打皮,吃着黑色馒头,吃劣质的米,还被强迫劳动,两年间不停的被强制洗脑。在两年期满要回家时,对全所40多名没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和富裕县没转化的男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转化,强迫转化学员念污蔑大法和污蔑师父的文字,把姜玉竹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宿,第二天下午一帮恶警用脚踢她大腿外侧,踢成黑紫色,疼痛的都蹲不下上厕所。

一个叫孙波的恶警说:他发明一种新刑具,一个叫王国芳的被他用这种刑具转化了。恶警他们同样给姜玉竹用了这种刑具,用两个粗木棒绑在铁椅背上,姜玉竹背对铁椅子两臂从椅背正上方下去后,把两腕背铐在椅背下面,人却站不起也蹲不下,两条腿伸直,把两脚踝绑上系在暖气管上,人成L形悬空。当放下时,姜玉竹的两胳膊已经不会动了,不转化的被放到一起,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不能正常行走。

因为酷刑折磨,姜玉竹的两臂不会动了,劳教所怕曝光,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又给加刑一个月,一个月后还没恢复,又非法加刑一个月。姜玉竹的身体被迫害的急剧消瘦,姜玉竹强烈要求释放,才被放了出来。

二零零八年借奥运之名,恶警非法闯入姜玉竹的住宅,不经主人同意随便打开衣柜门找东西,多次跟踪姜玉竹。一次姜玉竹上同学家半路,被绑架到红光看守所。

姜玉竹被非法判刑一年半,被强行抽血化验,后被非法强行送去哈尔滨女子监狱,当时因身上有疮,他们用比手指粗的木棒给我上药,拿木棒打她,名义上是上药,实际上是往身上乱戳,拿木棒打,也是一种刑罚。

在那里五点到晚上十二点坐小板凳,三天三夜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不让喝水,狱警们利用包夹把姜玉竹暴打一顿,两个包夹来回踢她的头和身体,不让她睡觉,第二天上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姜玉竹不是疮不用用药,他们明知不用上药,他们还用木棒往姜玉竹身上猛戳,说是给我上药,在医院把姜玉竹渴急了,想喝口自来水,可是警察不让喝。第三天,包夹在警察指使下,把姜玉竹衣服全扒光,只留内裤,然后开窗冻,冻了很长时间,三天后把她调到别的监室,在这里,警察让她看电视洗脑。

一个月后把姜玉竹调到一楼和社会的犯人在一起,在这里天天报数,她不配合他们,他们给姜玉竹测血压想迫害,结果一看血压高200多,低压也200多,不敢再迫害了。直到姜玉竹闯出魔窟,也没在报什么数。

二零一三年,黑龙江省办了个洗脑班,县610头目田立远通知家人,说让姜玉竹和本县大法弟子王德海去洗脑班,家人母亲可以陪同。妈妈岁数大了,听到这些事吓的经常哭,非常紧张,有天晚上家人按门铃,只见母亲吓的直转圈,以为警察来了。家人上楼后做饭时,老母亲开始难受,不一会不省人事,送医院到现在已卧床三年了,注射流食,给家人和自己带来极大痛苦,这样上洗脑班的事才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