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肇东市黄丽华等面临非法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黑龙江肇东市四名法轮功学员在农村讲真相被绑架。现在黄丽华、高景云、杨淑君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外地,高景云、杨淑君被关押在黑龙江绥化市看守所,黄丽华被关押在黑龙江安达市看守所。王清被打坏,现流离失所在外。

黄丽华等现在被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特务组织上报道法院量刑三至七年,约在六月末开庭。

肇东610头子马春生、赵仁武伪造证据,马春生把王清身上带的一百多分资料平均分到其他三名学员身上,其中黄丽华一份没带、高景云一份没带、杨淑君带约十份左右。

当然,法轮功学员无论制作、携带多少真相资料,都是在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不仅无罪,而且应该受到法律保护。而610特务组织是一个非法组织,居然胁迫法院给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判刑。

赵仁武在法轮功学员零口供的情况下自问自答,编造假口供上报判刑。

马春生在王清被打坏释放时,骗来王清亲人签字,王清亲人不识字,要求马春生念一下再签字,马春生拒绝念。

后马春生把四名法轮功学员报到检察院判刑,检察院由于王清流离失所在外找不到,就找来保人,王清亲人表示当时马春生并没有说让她担保的话,只是说让她签字放人,并且她有病。检察院以担保人在不知情情况下、担保人没交保金、是癌症病人、有精神病证书为理由把案卷退回610,马春生又第二次上报检察院,检察院上报法院,现在案卷已到法院。

王清自诉迫害经过;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我们几位法轮功学员到尚家镇向当地居民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信耶稣的人举报,当时电话打到尚家派出所,尚家派出所又把电话打到肇东市非法机构610。之后尚家派出所的警察和肇东市610人员大约在下午一~二点钟左右把我们四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又在当地找来一辆白色捷达车,接着就车速飞快地往肇东市里开去。

路上我们给警察讲法轮功真相,其中有一位青年的小伙子让我们把真相小册子赶快扔掉,我们告诉他这小册子是能让老百姓受益的小册子,里面的内容说的是修炼法轮功的人是全世界最好的人、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最好和全球起诉江泽民,我们发送小册子是不违法的。

大约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开到肇东市公安局院内,从大厅里走出十几位局里的人,把我们四位同修拉进610办公室,当时我们上厕所都被女警跟着。

过了一会儿,他们进行所谓的问话,问我们为什么到这里的,我们回答不知道,我们没有违法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

然后他们叫来一个警察清点我们的小册子,一共四种,有一百多份,他们说太多了,放到门口,多次照相。之后问我们叫什么,家住哪里等等,我们不回答他们的问话,期间一直在讲真相,后来我们四位同修被他们带到一个屋中看管。

几个610的人说我们现在不想管你们了,看见法轮功我们都绕开走,这次是没有办法,有举报的就得出警,一会儿研究研究放你们回家,期间我们一直在讲真相,当时看见赵仁武在弄所谓的材料。

大约在晚上八点钟左右,一个穿着警服的人让我们四位按手印,我们同时回绝,之后他们把我们强行带到拘留所。在那里我们什么都不配合他们,我们不吃犯人的饭菜,不穿号服,不守他们的一切监规,这时所长与我们谈话,问我们的要求,我们说要求见局长,他说局长上北京开会了,大概在星期一、星期二回来,让我们等。

干警找我们谈话,问我们为什么不吃饭,我们说要见局长解决问题,然后回家。第二次干警找我们谈话时公开说我们违法,这时我们开始平和地喊口号“法轮大法好”,过一段时间所长出现了,把我们放出来,带进了门卫,这时公安局的人出现了,大约十几个人,手里拿着手铐,不由分说地上前铐我们,并把手铐勒到极限,非常疼痛,同时女警打倒我们,男警往车上抬拽我们,我们同时高喊口号抗议。然后警车以飞快的速度驶向哈尔滨。

我们在车上讲真相,不配合他们的一切要求。期间我的眼睛突然睁不开,大约有很长时间看不见什么了。到哈尔滨之后,在三零一医院做器官检查,警察用担架抬着我做了血、肝、脾、胃等检查,大约半小时左右,我们四位同修都被强行检查了身体所有各个部位。

后来警察又把我们抬上了警车,开到了安达(肇东市附近的一个县城),把我和黄立华强行带到了安达看守所,之后把杨树君和高景云送到绥化什么地方就不太清楚了。

酷刑演示:殴打
酷刑演示:殴打

安达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让我们签字,我们不签,他们说过一会看怎么打我俩。我说我们都四天没吃没喝了,他们说这些办案的没有说,肇东公安局的人走后,当时记不清有几个干警上来,有男的,有女的,同时动手打我,有用脚踢的、用手打的、有骂人的、还有用电棍电的。

之后他们打累了,一个男警察说把她扔到门外的水泥地上冻,他们就把我抬到了外面冻,这时我已经被折磨得浑身疼痛全身动不了,嘴张得老大呼吸困难。过了很长时间他们看我不认罪,就想出来往我身上浇凉水的招,一个男子端来两盆凉水从我的头开始往身下浇,浇下的水灌到我张大的嘴里,我当时就被水呛得昏死过去,干警见我昏死就又用水泼我,把我泼醒。我又冷又痛。

之后警察又把我抬回屋里关小号,上老虎凳,继续折磨迫害,我全身冷痛发抖,全身上下湿透往下淌水。后来他们找来了干衣服给我穿上,每五分钟给我量一次血压,他们说只要我点头就可以不打了,我什么表情都没有,坦然放下一切,眼睛都不想睁开。他们又架着我穿号服,照相,问问题等等,整个过程持续多长时间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后来他们把我抬进女间,放到床上,过一会儿我想起来我不能穿号服,我慢慢地把号服裤子脱下,扔到了地上,又把上衣脱下扔到了地上,然后一点点地坐起来,靠住墙。监狱里管事的犯人不许临床的犯人与我说话,有一个杀人的女犯与我说一句话,她让所有人打她。这时我用最微弱的声音制止她们。

在这一夜里,我躺一会儿,就起来了。八点钟左右,来了三名干警,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给我量血压,女医生说你在家有高血压的症状吗?我说这个不知道,她说高压一百七十,之后走了。

中午十二点钟过后,狱警喊我名字,叫我带上所有东西走,我什么也没有,他们叫我把扔到床底下的号服拿上走,一边走,一边说给我灌食,把我扔到马葫芦里去,然后又让我配合他们一件事,我说什么事,她们说你血压高压一百七十,我们上报说是一百八十,让你装迷糊一点行不行,我看你比较清醒,怕办案单位不要。肇东拘留所不要,安达看守所也不要了。最后办案单位要家属接人。610要我签个名回家,说是必须的。

在打我时警察在另一房间也同时在打黄立华,我就听到噼啪响声和喊叫声,具体什么情况我不清楚。黄立华家小孩才五岁。生活困难。高景云、杨淑君没有丈夫,生活艰难。

肇东检察院主办此案人;王海洋,办公电话;0455---7796675
肇东法院主办此案人;范学忠,办公电话;0455----6616065
黑龙江省绥化地区肇东市公安局大局长;李国峰,男,手机,15845551666. 肇东市公安局610电话0455-----7796858
参与绑架肇东尚家镇派出所;
黑龙江省肇东市尚家镇派出所电话0455----7762110
尚家派出所所长,阚立权,男,手机;13936085999
尚家派出所片警王力,男,手机;18845635966
尚家派出所协警佟海洋,男,手机;1369455752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7/黑龙江肇东市黄丽华等面临非法开庭-330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