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向内找的力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这里我就把最近经历的一次闯关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希望对过病业关的同修有所帮助。

今年单位安排体检,同在单位工作的我丈夫非得要我去体检不可,我想也不必太逆他的意,就如期去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一测血压,高压200多,低压130多,心跳120,第二天丈夫去查到此结果,回家立刻为我量血压,结果也是如此。

我知道这是旧势力来势汹汹对我的迫害,是想利用我丈夫强制我去医院打针、吃药、降血压,把我好端端的身体给弄垮,用心非常险恶。

我丈夫是从事实证科学的专家、学者,受无神论、唯物论的毒害非常深,他把中医都视为迷信,对修炼的概念无法理解,只能认识我炼功是锻炼身体。我一般修炼中身体出现消业状态都不让他知道,他若察觉会强制我去医院的。而此次我身体的确出现类似感冒的消业状态,消业这样的概念目前他无法理解,我只好用他能接受的常人认识说:“你知道,以前你给我测过血压从来不高的,这次因为天气忽冷忽热,我有点感冒症状,心跳快,血压自然就高些,过几天就没事了。”

我表面这样说,内心却在想:师父啊,我一定是有大漏被邪恶钻空子了,我要好好向内找,请师父加持弟子,不容许邪恶作恶。

问题出在哪里呢?就这事本身来看,我第一念是怕邪恶利用我丈夫迫害我,顺着这一思路,我首先发现了我有一颗怕被迫害的心。我一下想到这些年我退休住在数千里之外儿子工作的城市并溶入当地的正法修炼环境中,咋一回内地,得知这里近期各社区搞网格化管理,把靠领政府低保收入的老、弱、病、残者都赶上街当监视人员,看见谁站一块儿说话都要蹭过来听听、看看,心里不由得生出了好不容易这两年才摆脱了邪恶的重点监视,可不要又落入迫害了的心。我一下看到旧势力指着我说:好哇,你不是怕被邪党迫害,回来只想捡较安全的救人项目做吗?那就利用你身边的人来迫害你身体,甚至可以很轻易的要你的命。

本来当天体检的人都被告之七天后来拿体检报告,我心里还松了口气,想到五天后我就回儿子那里去了,那时丈夫知道血压高我也不怕了,谁知他第二天就去查结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丈夫让我娘家的人都知道了我血压高的事,我的一个妹妹是二零零零年以后走入大法修炼的,我本想通过她让娘家的人不要助长我丈夫的不安情绪,谁知她在电话里大声呵斥我:“你就是怕你丈夫,这事就是针对你怕他的心来的!我不会帮你做什么,这事与任何人的关系都没有……”

放下电话,我心里翻腾的厉害,埋怨妹妹:你明明知道这些年我在加大力度修去对丈夫的怕心,我在深挖对丈夫的怕心时,你还曾说过:“姐姐,其实你是不怕你丈夫的,二零零零年邪恶疯狂打压法轮功时,你走向了天安门,得知你被抓,我们一大家族的人都惊呆了,都知道你从小就胆小怕人,结婚后对强势的丈夫百依百顺,却敢违抗他的意志,独自跑到北京上访,回来后,在他和各方面的压力下不屈不挠、不写保证、不认错,你坚修大法,后来又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抓,完全不顾他的名利地位(当时他是单位的上层领导,在专业上又是国内外有名的专家、学者, 承担着国家重点科研项目) ,你想你怕他你会做出这一切吗?”正是因为妹妹的这番话,使我分清楚了我的真我是不怕丈夫的,是我的后天观念在怕他那套实证科学、无神论强词夺理的歪理邪说,认为常人都认可他那套而不认可我,从而在他的说辞下,我会气短,堂堂正正不起来。找出根源后我开始重视归正自己,从思想中把大法高于一切的位置摆正,在这一实修的过程中他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下能理解、支持我修大法了。

而这次妹妹在电话中的呵斥使我难以接受,但冷静下来一想,修炼人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心里翻腾正是触动到你最怕的那颗心了,那么就好好想想她说的话吧。这一想不打紧,你怕丈夫强制送你去医院,这不是明摆着怕他吗?妹妹说的没错呀!自结婚以来,时间和思想都陷入丈夫的全部掌管之中,那时每天会面临他各种意想不到的疑问:“今天买菜为什么多用了十分钟?你到哪里去了?”“饭桌上为什么有支笔?你在写什么?”“你手背上有道抓痕,谁给你弄的?”“你在想啥?魂不守舍的?”等等,在别人眼里很正常的事,在他的疑问与追问下往往就演变成了天大的问题。结婚初期,他常常因为这些“问题”而情绪失控惊扰四邻,谁劝他都劝不住,他自身也被这些问题伤害得很严重,他会胃痛、抽搐,严重时还曾身体痉挛,痛苦的不行。渐渐的为求得安宁,我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一切,没有了任何社会交往和私人空间,就是这样还得每天揣摩着他的心思度日应对他突如其来的疑问,做任何事都在想他会怎么问,要怎么回答才合他的心思,不会造成麻烦……已形成现在心理学上说的强迫症了。想想结婚几十年,这些东西在骨子里已经形成一种习惯了,尽管修炼中在加大力度修去对丈夫的怕心,可还有漏掉的习惯性思维自己一直在认可它而不自觉,多险哪!

我立刻给妹妹发了个短信:谢谢你!一会儿妹妹就打了个电话来,这次口气完全变了,她说:“姐,相信你一定能做好!”

这句话给了我莫大的力量,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谢谢,谢谢妹妹!在魔难中,是多么需要同修的理解、鼓励和支持呀!那一刻我对突破魔难充满信心,因为我在向内找,不断的在发现自己存在的问题,一切魔难不都是为了暴露你隐藏很深的执着吗?尽管旧势力是想往下拖你,但当你走正修炼的路,正视自己存在的问题并揪出来修掉它时,谁要加害你师父都不容许。

我静下心来清理并归正自己,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法轮大法徒,是助师正法,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我只走我师父安排的路,不允许其它任何生命以任何借口来管我,更不允许常人特别是我丈夫来管我,常人是没有能力的,只有我管他,我要管住他及这件事中涉及的一切人包括医生,都不做对大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的事,绝不能因为我自身修炼有漏而害了众生,我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请师父替弟子作主!我加大力度发正念清理空间场中的邪恶因素、虫子、卑微的烂东西。

此后几天,我丈夫真的被我的正念抑制住了,向来做事较真、遇到问题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的他,天天定时给我测血压,面对他仔细记录下来那堆高的离谱的数据,他破天荒的不去纠结,而是按照我传递给他的思路:待感冒周期过了就好的想法,关心我感冒是第几天了。

来自另外空间的邪恶力量也不是善罢甘休的,就在我临走的前一天,我丈夫突然提出让我到医院去确诊,听取医生的意见。丈夫把我带到一位女医生诊室里,那女医生给我一量血压,吓了一跳说:“这么高的血压呀?”当即严肃的对丈夫说必须马上住院检查、治疗。得知我第二天要乘飞机走,她说:“这么高的血压乘飞机有生命危险,绝对不行,必须把机票退了。”从诊室出来丈夫的心被揪紧了,说:“明天不走了,应该听专业医生的话诊治。”我宽慰他说:“儿子那边不是有一个著名的大医院吗?那边的水平高,明天我一定要走的。”

由于去医院之前我专门针对此事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过程中不断解体、灭尽压向我的层层黑色物质,想必在另外空间场中这是一场正邪大战,最后由于时间不够,没能完全清除干净,但整个空间场已大体清亮了,我相信邪恶的迫害不会得逞的。

晚饭时,丈夫说:“你离开医院后,我又去找了个男医生看你的体检报告。”直觉告诉我,这个男医生对女医生的说法会嗤之以鼻,男医生会赞同感冒期间心跳快,血压自然会高些的说法,果不其然,我丈夫说:“我感冒血压也会比平时高。”我丈夫是高血压患者,他平时天天都在量血压。

我按原计划顺利乘飞机到儿子工作的南方城市,晚上丈夫打电话问我测血压的数据,临行前他给我买了两个电子血压计,一个腕式的,一个臂式的。我如实告诉他:“这里艳阳高照,身体很舒服,测出高压149,低压96,心跳89。”他听了大大松口气。

第二天我乘公交车,车上冷气开的很足,我心里开始打鼓:这么冷,会不会受凉加重消业,使血压又升高呀?马上我发现这一念不正,抓住这一念深挖,我一下发现了这一次魔难中我还有最大的一漏没揪出来,就是我怕冷的问题。

二十岁时我因为治疗痛经误吃了大量破气破血的中药,导致血流不止,身体完全垮掉,自此畏寒畏冷,夏天不敢喝凉开水,一吹风就感冒,一咳嗽三、五个月都好不了。单薄的身体一年四季全靠中药中大量的附片来强撑。修大法后这些状况都不存在了,但比别人还是穿的多,怕冷一些。每受凉,时不时就会出现常人认为的感冒症状,作为修炼人我把它当作消业,不管它,自然就好了。这种状况一年比一年少,也不影响我做三件事,我就理所当然的把这当作是分在各个层次中,为提高心性而设的关、难,是自己的业力,就随其自然存在了。

可此时我一下惊觉我滋养了多么大的一个人心呀,我从来没有去否定过它、清除过它,以至它这次暴露了出来,一下让你血压超高、心跳超快,幸喜在这种情况下,我没象家人提醒的那样去感受头晕、去休息等等,我每天照常学法、炼功、外出救人、买菜、做饭,走路生风。在不断向内找、修自己中师父也呵护我,使邪魔无法钻空子加重迫害。

我不能纵容自己怕冷这一念了!在公交车冷气的侵袭下,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是光焰无际的金刚中的金刚,令一切寒魔烂鬼化为灰烬!我反复诵念,直至下车。晚上再测血压,高压127,低压83,心跳78,完全正常了。

丈夫在电话中告诉我:“你娘家的人说你是不是在骗人,没说实话,但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我感慨的对丈夫说:“这事还真的谢谢你,你没听信医生的话强制我住院打针、吃药、降血压,我本来不是高血压患者,那样一弄,没病都被整出病来,好好的身体反而整垮了。还要谢谢你的是,你说我一回内地就怕这里的阴冷潮湿,说我有怕冷的心理问题,我从来都不承认。这次我真的深刻的认识到我就是有这个问题,正是怕冷的心理问题导致了这次这么严重的表现,我一定要重视改变自己,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都细心的关心、照顾我,真的太感谢了。”电话那头,丈夫的心被突如其来的感动冲击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几十年来没听见你说过这样的话,这样诚心的说。”

是呀,向来我都反感他把我管的喘不过气,他说我什么我都认为他在向我施加压力,这次我改变了习惯性的思维方式,试着站在他的角度去理解他,体会到了他那颗非常在意我、关心我的心,由此而真诚的向他表达感谢,我这一善意的表达直击他的内心,我一下体会到了师父说的:“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1],明白为什么修出大善之心才能更好的救人了。

过不去病业关的同修,也许察觉不出在骨子里已经形成的种种思维习惯,导致发现不了自己的问题,此时,一定要抓住那些撞击得自己心里不舒服的思思念念,那就是自己的问题所在,向内找,深挖背后的原因,就会揪出存在的问题。

个人层次所见,有所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