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岁老太修炼大法 能量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二十年前,我由于更年期后遗症,彻夜失眠,导致精神崩溃,总是生气,家人没人惹我,我也生气。觉得活着没意思,就想死。一次自己在家正准备自杀,老伴突然回来了。儿子没考上大学,我无理智的拿刀背,从后边抹他的后脖颈子,孩子吓的一动不敢动。

现在一想起来,真是愧疚,多亏孩子没和我一般见识,如果他因此想不开出了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不但如此,我还有其它十几种病,胆囊炎、颈椎病、头痛、心脏病、冠心病、胳膊发麻、出汗等等。活得真艰难呀。

一九九六年,我六十一岁。法轮大法传到了我市,我的老领导给我一张听师父讲法录像的票,几元钱,是租场地钱。七天内听完师父讲法,心情那个快乐呀,再也不生气了。同时,病都不知不觉的没了。那真的是重生呀!

可是后来的学法难度很大,我小时候上了三年学,多年不用,字认得很少。我所在的单位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当时得法的人很多,在一起读法时,人家都读的都很顺畅,我还有很多字不认识。当时面子心很重,非常不好意思。更多的是着急。我请师父帮我,跟师父说:我一定要学好法。要时刻脑子装着法,心里想着法。

在师尊的加持下,一段时间后,我能读法了。师父点化我抄法,我就认认真真的抄。我学法从来不走神儿,字字句句入心,无论什么情况下学法都不会困,特别爱学,心情特别好。二十年来,每天学一至两讲,有时学三讲。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整天就是学法、炼功、实修。

一九九七年,师父每天给我灌顶,连续两个多月,晚上躺在床上,从头到脚涌动热流,酥酥的,舒服极了。有一天开顶,头感觉像地雷一样炸开了,四、五分钟后,一切正常。

在法中熔炼,心性在快速升华,与原来的我判若两人,心里时刻装着法,心情祥和快乐、宽容大度,仅举一例:

一次,儿子、媳妇闹别扭,过大年,不来我这吃年饭,我去请两次也不来。回来,我又叫上老伴一起去请,终于请来了。吃完饭,就打麻将,气也消了。如果我不修炼,我怎么也做不到三请媳妇的事。

由于我身心的脱胎换骨,在哪里都做好人,首先受益的是我的家庭,我的家由阴暗变的充满阳光,我快乐,他们也都快乐了。作为家庭主妇,我不但承担所有的家务,已经成家的儿女及孙辈经常来家吃饭,节假日便是会餐日。至今八十岁的我买菜两手各拎十来斤上三楼,也不觉得累。这个大家庭红红火火,快快乐乐,好不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很多人不敢炼了,集体修炼的环境没有了,感觉像没娘的孩子一样,一个多月吃不下饭。最后我发了一念,哪怕最后剩我一个人,我也要坚持。

九九年十月,去了北京天安门,呆了四天,天天去天安门广场,目睹许多同修被警察打的很惨。当时不知如何做才好。四天后回家,家里也闹翻了,当我回家進门,丈夫、儿子直直的站在厅里。丈夫说:“你要是不回来,我就跟你离婚!”

社区来人让我交出大法书,否则就去洗脑班。我离家出走,不到一个月回家,丈夫害怕,把大法书交给了社区,这让我痛苦万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精進的同修一起大量的发资料、贴不干胶,劝三退,(本单位的人,我给一百多人做了三退)打语音手机。过程中,曾摔了五次跤,在师父的保护下,均无大碍,有时是腿肿的老粗,穿上衬裤,不让家人看出来,该干什么干什么。一次出现了中风的假相,戴上大口罩,该干什么干什么。十多天好了。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一三年,某个所谓“敏感日”,我往车上放光盘,被带红胳膊箍的人拽到派出所,我和他们讲真相,他们明白,叫我给家打电话,把东西(大法书籍资料等)收起来,然后他们去家里“搜查”,什么也没有,就放了我。我为他们明真相保护大法弟子的举动,深感欣慰。

去年诉江大潮到来,我也及时写好邮寄了诉状,并获签收,过些天派出所来找我,我给他们讲真相,下楼到外面,我还嘱咐他们,可千万别做坏事呀。他们再没来。

在这二十年的风风雨雨中,最重要的就是我从来没有忽视学法,从来没有学不進法的时候,见法就亲,我自觉修的还很不够,但就因为法大,师父的无量威德,小小的我——八十岁的老太太也有很大的能量,使不相信大法的家人不得不服气,认同大法得救度。也许就是师父用这样的方式在挽救他们。

一次,我儿子下楼要上班,突然腿疼的厉害,回屋了,正疼着,我给他打了个电话,叫他中午到我这来吃饭。他接完我的电话,腿好了,赶紧上班了。这件事让他非常震惊,他告诉了媳妇,媳妇告诉了她妈。她见到我,很感慨的说:“你的能量可真大呀!”然后她跟我说了这件事。

我老伴今年八十六岁,曾是邪党书记,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他支持我修大法,“七二零”之后,由于害怕邪党迫害,他反对我修炼。即使这样,他也一直在大法中受益,正象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

我未修炼前,他身体也不好,我修炼后,他也好了。几年前,他得了膀胱癌,手术那天,家人都去了。但我没去,我想:“我去又能帮什么忙呢?还不如在家学法。”于是我就学法,学法的状态从未有过的好,身体被能量包围着,入静似到神界,脑子里只有法。也许师父看我心在法上,没有执着亲情,因而鼓励我,手术做的非常成功。至今六、七年过去了,老伴身体状况很好,单位检查身体,全都是正常,只是耳聋。八十六岁的人让医生及同事感到不可思议。

前一段的一天,我从外边回来,他弯腰站在厅里一动不敢动,已经站了很长时间了,他说腰疼。我见此状,一点也没动心,只说了一句,“没事!”就到厨房做饭去了。等我做好饭,他还在那不动。我说:“你活动活动,没事!”他试着动,果真没事,就正常了。他为了证实自己是否真好了,下楼去倒垃圾,感觉真好了,回来亲切的拍拍我说:“谢谢你,我真好了!”他高兴的不得了。通过此事,他不得不佩服大法,也更依赖我了。是师尊慈悲苦度,给他得救的机会。

由此我想:“能做大法弟子的亲朋好友,是多么幸运、多么值得万分珍惜的瞬间呀!这是你能够得救的珍贵机缘啊!机不可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