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实修、用心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我是“九零后”,二零一零年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从新走回修炼中。下面把我这一年来的修炼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放下自我、修自己的那颗心

前两年刚刚开始修炼时,我在讲真相方面非常热心,因为我有讲真相的愿望,在师父的加持下确实让一些众生明真相得救了。从而觉得有些沾沾自喜,误认为自己还可以,有时候常常忽视了个人的修炼,比如学法犯困;男女情不去,过关总是拖泥带水,反反复复;学法上没有下功夫多学,只是安于现状;小事上的修炼没有重视等等。

由于个人修炼的长时间不重视,就导致遇到种种干扰而不自知,遇到问题还喜欢找各种借口来给自己的执着心掩饰,直到同修们当面指出我的问题,我才猛然惊醒。当我下决心要去掉它时,它让我感受到在人中唯一感兴趣的东西要放下时,活而无趣。而我明知道这种感受它并不是我,却很难从这消沉中摆脱。当我坚持住正念,无视那痛苦感受的时候,师父帮我把这不好的物质拿掉了,那压抑了我一年多的痛苦感受没有了。

修炼中我常常有一个顾虑就是怕自己做不好被旧势力干扰,没有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影响了救众生,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总是很紧绷很压抑,总是想人为的做点什么从而摆脱旧势力的干扰,可总是事与愿违。有时候在公司做完自己的工作后学法,这时同事让我帮忙改点东西,我马上很反感,心想又来干扰我。尽管每次也会去帮助别人,但心里总有点不情愿。干什么事情都觉得是浪费我时间,在公司里每天也说不上几句话,觉得跟常人在一起很无聊,就想抓紧时间多看书,多做做讲真相的事。因为自己有执着心在其它方面浪费了时间,所以总想人为的把时间补回来,生怕影响了救众生。

有段时间,身边的一个同修总喜欢说顺其自然,在我耳边说了一遍又一遍,我一听“顺其自然”就觉得很刺耳,心里不舒服。我就想同修说的在法上啊,那我为啥不愿意听呢,通过学法向内找,我找到了那个强烈的“自我”。一直以来,我总是在想我要做什么做什么,下一步要怎么做如何如何,一旦遇到的事情不符合我给自己安排的计划时就很不高兴,心想怎么能排除这个干扰。我完全忘了师父的教诲:“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

后来我终于稍微理解了一点师父的这句法,我不再执着于常人中遇到的事,也不再担心别人浪费我的时间,努力的放下“自我”,多为别人考虑,尽量把常人中所遇到的事都视为实修自己的好机会。我也不再惧怕旧势力的干扰了,只要心在“三件事”上,无论遇到了什么,我都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所有干扰也就烟消云散了。具体的事儿不重要,根本上是修自己的那颗心。

每一年都感受到个人修炼上更加成熟了一些,虽然自己有提高,但是跟前面的同修已经是差的太远太远,我想不管还有多远,就尽量的跑步追赶吧。

(二)体会到救人要“用心”

今年在讲真相方面最大的体会就是,用心救人。以往我就是尽量多做啊做啊,就想中国这么多人,做的越多越好,好像有些麻木了。虽然也知道要注重质量,但并没有真正的理解好师父讲的法。

因为前两年我有想开车打电话的愿望,师父就安排好了一切,大学毕业后我利用找工作的时间考了驾照,工作稳定后家里给我买了辆车。买车的那天,我感到身上的责任更加重大,开车不是让我来享受常人生活的,一定要利用好师父给我的便利条件多救人。参与到真相电话对打项目后,我体悟到了很多。

开始打电话的时候,我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每个同修说的每一句话,也许都会触及我的观念,引出我的执着心。比如嫌这个同修太急、那个同修讲的太单调、这个同修说话口气我不喜欢……每当这些想法冒出来的时候,我都及时抓住它否定它,我要给同修加正念绝不能拆台,每个能出来讲真相的同修都非常了不起。我再仔细找一找为什么自己有这些不好的想法,自己有什么心呢,看不起别人的心、自以为是的心、争斗心、沾沾自喜的心、善心不够等很多很多的心。每次它们出来,我就否定排斥它们。现在,我对同修就很少有负面想法了,很多时候都能看到同修们的优点,借鉴人家讲真相的技巧和正念,完善自己不足的地方。

记得有两次,我打了一百多个电话,前面一个退的也没有,最后一个很容易就同意退了,我想为什么两个小时只能劝退一个,因为自己修炼层次有限。过去我总想用更多时间来讲真相,现在我体悟到要好好学法。法学好了,讲真相一个小时要比以往讲几个小时效果还好。不是我有多高明、多会讲,那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法的威力才能使众生得救。当然个人状态也会影响讲真相,如果我心态受到影响或者是气馁了,也许就不能坚持打到最后那一个能得救的众生。

还有一次,一个同修一通电话劝退了好几个人。这是我们打电话以来从没有过的。本来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这么多众生得救了,然而我心里却隐隐作怪。我找找自己的心,原来是因为这个同修我觉得她平时修炼并不如我努力,我没有劝退那么多人,她却一下劝退这么多人。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妒嫉心,表面上我以为的谁比谁修的好,那是我个人的自以为是,并不是实际情况。每个人来源层次不同,所要救度的众生不同,使命不同,跟师父签的誓约可能也不同。我不应该去看结果求数量,我想到了神韵演员有领舞有配舞,如果让我一直站在最后面配舞,我愿意吗?我当然愿意。其实站在哪里并不重要,默默的配合同修圆容整体,真正让众生得救才是最重要的。在我所在层次做好我该做的,劝退一个是一个,扎扎实实的去做就好,不用去执着其它的事情。我豁然开朗,为众生得救感到发自内心的高兴。

打电话的过程中最大的体会就是配合,有的同修每天坚持打电话很了不起,我们几个司机就每周每人排几天去接她们。我想就是有时候状态再不好、再累再消沉,我也绝不能拖同修后腿,必须要坚持去。每次打电话对我来说都是珍贵的机会,更能感受到师父无时无刻的保护。其实师父给我们的远比我们小小的付出要多的多,不能用人类语言来描述。

弟子叩拜恩师!愿我们能坚持实修,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手挽手救度更多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