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七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个疾病缠身,生不如死被称作“药篓子”的人,严重的心脏病、肝炎、低血压、神经衰弱折磨着我,整天一把一把的吃药,活的很苦很累。那时老伴也是一身的病:股骨头坏死、心脏病、腰椎盘突出、高血压等。我们老俩口天天泡在药汤里,时时都在疾病中煎熬着、挣扎着。

一九九六年一月份,老乡到我家串门,带来一本《转法轮》,我打开书看到师父的法像,身体一震,一股热流通透全身,心里很激动,就象见了久别的亲人一样。老伴儿先看了一遍,他对我说:这本书不是一般的书,是一本天书,是修炼的书,咱们也炼法轮功吧。就这样我们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 随后我们请来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像带和师父的教功录像带,我们还把老乡、邻居、同事请家来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那些日子我家就像庆祝什么节日似的高兴快乐。

修炼后,我们老俩口都象变了一个人一样,疾病不翼而飞,我浑身是劲,走路生风,老伴原来被病痛折磨的不能走路,修炼大法后也丢掉了拐杖,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使他整天乐呵呵的,逢人便讲“法轮大法好”,人们都说他越活越年轻。我非常珍惜得法的机缘,每天如饥似渴的学法,只要一学法什么事都忘了,甚至忘了时间,我切实体会到生命溶入法中的每一刻的震撼与殊胜,每天活的快乐充实,性格也变得豁达开朗。

迫害下坚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了一场震惊世界的迫害法轮功的浩劫。大法蒙难,师父遭诽谤,大法弟子被迫害,电视媒体滚动播放造谣、诬陷、抹黑大法的邪恶宣传。我非常痛心,替师父不平,替大法不平,那时我天天都在背师父的这段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1]。我坚修大法的决心从来没有动摇过。

可是老伴起了怕心,认为鸡蛋不能碰石头,胳膊拧不过大腿,从此以后他不学法也不炼功了,见人也不敢讲大法真相了,而且还阻止我讲真相做证实大法的事。

谎言、迫害动摇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为了让人们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我就用钢笔在纸上写“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条幅,晚上出去贴到墙上、电线杆上。我还买了一些黄布,剪成长方形布条,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放到车筐里或店铺上,后来又把真相短句写在纸币上,买东西时就花出去了。

这里还有一个神奇小故事:由于我天天在纸币上写真相短句,有时候写累了就想要是有个印章,一次就能印好多,还比手写的好看。我心里老是渴望有个真相印章,一天早上在给师父上香时,突然发现床上有个纸币卷,还想谁把钱丢在这里?拿起来打开一看,两张纸币里卷着一个精美的印章,上面刻着“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我止不住的泪流满面,感恩师父的心情无法表达,我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一定听师父的话,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紧跟正法路,圆满随师还。

信师信法闯过关

老伴停止修炼后,完全陷入常人的状态中,失去了被大法救度的机缘。不久不但旧病复发,还添了新病,成天泡在药汤里,病越来越重。于二零零九年六月走完了他常人的生命历程。

我和老伴共同生活了四十多年,夫妻感情是很深的。当他检查出肺癌晚期时,我一下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了。在他病危的日子里,我整天照顾他,心里很痛苦,学法、炼功都停下了,更严重的是我也出现了病业假相——咳嗽,痰里带血,越来越重,后来大口大口的吐血,看上去比老伴还厉害。孩子们看到我也病了,都吓坏了,叫我马上住院检查,抓紧治疗。我告诉他们没有事,炼法轮功的人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可是孩子们不放心,不住的催我检查,我的心一点也不动,就象没事一样照顾老伴。我坚信: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

老伴去世后,我还是不停的咳嗽、吐血。我就抓紧时间学法、炼功,晚上睡不着觉就背师父的《论语》。可是孩子很担心,怕我病倒,非让我住院治疗。我告诉他们,我是炼功人,学学法,炼炼功,休息休息就好了,没事,我不去医院,你们放心去上班。可是谁也不肯走,都说不离开我,硬逼着我住医院。我不答应,后来儿媳妇说话了:“妈,你不愿意去住医院治疗也行,我认识一位大夫,医术高明,我让她给你检查一下,确实没有病了,我们也放心了,安心去上班,好吗?”其他孩子们都同意这个意见。我严肃的对他们说:“不要逼我,我不想去医院!”孩子们看我坚持不去,谁也不说话了。第二天早上睡醒了,病的症状不翼而飞,全身轻松,精神也好了,吃饭也香了。孩子们都赞叹大法的神奇。

老伴去世后,见我独自一人在家住,孩子们都说不放心,都争着让我到他们的家去住。我想我是修炼人,修好自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是第一位的。我就跟孩子们说:“你们的孝心我心领了,我知道你们都很孝顺,我谁家也不去。”从此以后,我就自己在家,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半夜十二点,我发完正念,和往常一样准备脱衣睡觉,突然从门那進来一股凉风,一下扑到我的身上,当时我一下倒在地上,象被定住一样动不了,全身难受的不行,昏昏沉沉的说不出话,气也喘不上来了,心脏好象被一只手拽着往下拉,感觉马上就要死了一样,但我心里还明白,就在心里喊:“师父救我!”此念一出,“唰”一下,一切假相都消失了,我又恢复了正常。我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啊,是您从死神手里把弟子夺了回来,要不弟子就没命了。

感恩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今后我会更加精進,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