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17岁被迫害致死 母亲三次被非法劳教

黑龙江佳木斯陈秀玲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在明慧网上“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名单中,第一例就是佳木斯市的女高中生陈英,时年仅十七岁。

陈英的母亲、现年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陈秀玲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陈秀玲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女儿被迫害致死的经历以及自己遭迫害的事实:

陈英生前和母亲陈秀玲的合影
陈英生前和母亲陈秀玲的合影

一、品学兼优的好女孩十七岁被迫害致死

陈英于一九八二年七月一日出生,父母在她五个月时离异。陈英是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高一二班副班长、地理科代表。

一九九六年五月,陈英与母亲陈秀玲、姥姥纪廷华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功,祖孙三人均在大法中受益,她们不但身体健康,道德升华,陈英也学习优秀,一家人其乐融融。

陈英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人,诚实、认真,助人为乐,是一个品学兼优的阳光女孩;她喜欢各种文体活动,尤其爱好书法,曾多次获书法荣誉证书。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学校还给她颁发了“三好学生”证书。校里校外,人们都很喜欢她。在家中,她更是妈妈、姥姥心中的好孩子。

一九九六年,中共喉舌《光明日报》刊出别有用心者的文章诬蔑法轮功。十四岁的陈英,立即给《光明日报》写信,谈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受益的体会;一九九九年七月,《科技之光》再次刊出诬蔑大法的文章,陈英和功友联名给《科技之光》发了五封电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两天后的七月二十二日,刚满十七岁的陈英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七月二十九日,家人曾在天安门广场找到陈英,当日中午带她回佳木斯。但陈英因为没有完成心愿,趁火车停靠秦皇岛时,又返回北京。之后她三次被北京警察绑架,两次都机灵走脱。

八月十五日,陈英第三次被警察绑架、关押到佳木斯驻京办。佳木斯驻京办设有专门抓法轮功的警察,一个月换一批人,当时是佳木斯公安局“六一零”的政委李纯友等人。李纯友当天用手铐把陈英等铐在铁管子上,不给吃喝,也不通知她的学校、家人。

据悉,李纯友八月十六日亲自带人将陈英押回佳木斯。途中,这些警察对陈英进行殴打、恐吓、侮辱,将她用手铐铐在车架上,上厕所时只给打开手铐,不准关门,警察就站在门前看着。十七岁的陈英受到极大的侮辱,她在上完厕所后快速关上门,然后从厕所的小窗口跳车……

据悉,在当日下午二点三十四分,有扳道工人看见有人在京秦线二百八十公里处跳车,跳车人二次试图站起,没成功,倒下了。火车行驶二十多里才停下来,李纯友和第二包车组的列车长等人将陈英送到丰润医院。当晚六点多钟,李纯友说:“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气!”目的是不让家属看到还有活气儿,当晚又直接送到丰润火葬场冷冻。

八月十七日晚,陈英的母亲、舅舅、班主任蔡老师被佳木斯市公安局局长孔某带到“丰润宾馆”。李纯友给他们讲了所谓的事情经过,称他抓陈英抓了三次都没抓住,所以要亲自把陈英从北京带回去将功补过。李纯友还亲口向陈英家人承认:“你孩子我打了。”

当晚,中共喉舌殃视指使天津电视台记者采访陈英的母亲陈秀玲,威胁她放弃修炼,否则就见不到女儿。陈秀玲当时悲痛欲绝,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在短短的二十六天就与她天人永诀,她太想见女儿最后一面了,就违心的说了假话。第二天早上和警察一起去了火葬场,但警察也只让她看了一眼女儿的遗体,又让陈英的家人交了八百多元的火化费,就强行驱逐了陈英的家人,而家人至今也没有看到陈英的骨灰。

第二天,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九日,中共喉舌殃视播出假新闻,称陈英因精神恍惚,多次想自杀,趁家人不备跳车身亡。《三江晚报》也如法炮制,对陈英进行谎言中伤。

陈英的非正常死亡是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造成的。事后,肇事者又竭力掩盖真相,欺骗不明真相的百姓。二零零零年五月,陈秀玲曾写文章上网揭露谎言,让世人知道真相。

陈英,这样一个阳光、乖巧、懂事的好孩子,只为上北京讲一句真话,只为了做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就被不明不白的害死了。

陈英的姥姥纪廷华在外孙女死后整整一百天时,带着对外孙女的思念悲哀离开人世,时年七十八岁。

二、母亲陈秀玲遭七次绑架、三次劳教

陈英的母亲陈秀玲,原佳木斯市客运站运通公司市场保洁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陈秀玲曾七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到殴打、电击、野蛮灌食、长期大背铐、五天五夜不让睡觉等折磨。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九日晚,陈秀玲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途中被绑架,被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三月十三日,佳木斯国保大队警察陈万友和张洪宇在看守所提审陈秀玲,强拉她的手在他们编造的陈英死亡材料上按手印。三月二十日,这两人又提审陈秀玲,问了是哪个亲属接的陈英后,又闯到亲属家里对其进行恐吓而取得伪证,后拿到日内瓦人权会上否认陈英被迫害致死的事实。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日,陈秀玲因为在外面炼法轮功,被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九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六日,陈秀玲再次进京上访,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当晚在警察把所有法轮功学员拉到昌平南口派出所时,陈秀玲没配合报名,机智走脱。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七日,陈秀玲被警察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高压迫害下,她被迫写了所谓的悔过书,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释放。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陈秀玲在家中被佳东分局警察绑架,在看守所被关押二十二天后,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二日被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早十点左右,佳木斯市佳东派出所的孙雷和四、五个警察绑架了陈秀玲,把家中翻的一片狼藉,并抢劫一空,其中包括新买的电视机、DVD影碟机、一千多元现金、户口本、身份证、工资卡、存折,甚至连自行车钥匙等全部洗劫。陈秀玲又被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这是她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陈秀玲等法轮功学员被转押到位于哈尔滨市的黑龙江省女子戒毒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下午,陈秀玲、李桂芳于在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奋斗派出所警察绑架。陈秀玲被非法关押八十八天后,被勒索两千六百元之后才得以回家。

这么多年陈秀玲所遭受的迫害仅是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江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