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近三年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据明慧网信息统计,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富拉尔基区、碾子山区等七个市区和龙江县、富裕县、依安县、克山县等九个县,2013年1月至2016年6月期间有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2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212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绑架,113名法轮功学员因实名控告江泽民被绑架,9人被骚扰,被勒索现金23000元。

本文的统计数字是根据明慧网的报道时间来统计的。由于中共封锁网络、掩盖罪责,本文的数字为不完全统计。

一、年度迫害概述

1、二零一三年,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50名学员被绑架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谢立、谢伟,被分别非法判刑七年和九年;刚凤清被诬判四年;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区法轮功学员张化彬被诬判三年半。

齐齐哈尔市政法委、“610”在龙沙区劳动桥附近的晴隆旅店不定期举办洗脑班,主要针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他们采取高压、恐吓、肉体和精神折磨等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听看诽谤大法的录音、录像,强制学员写“三书”。其中非法关押的有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区九里村法轮功学员姜风雨、建华区法轮功学员张剑等。洗脑班自知违法,从来诡秘不告人、不让家属会见。

2、二零一四年,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8名学员被非法判刑,33位学员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朱金瑞二零一三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北安监狱出监大队,于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晚被北安监狱迫害致死。

齐齐哈尔龙沙区法轮功学员毛淑珍被非法判刑五年,王金英被非法判刑三年;富拉尔基区法轮功学员孙海珠被非法判刑三年;石玉霞、吴桂静、李德荣被非法判刑四年;张小光被非法判刑三年;刘辉被非法判刑三年。

齐齐哈尔龙江县詹淑芬、景桂香、王爱民、匡维华,被非法批捕。

3、二零一五年,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4名学员被非法判刑,113名学员被绑架

郝智梅,女,六十一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逸夫小学退休教师,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六日晚,郝智梅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刑警大队的恶警绑架,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十八日晚上郝智梅被非法提审,恶警认为郝智梅是齐市的负责人,对她上了几十种酷刑迫害,最邪恶的是用四把牙刷插其阴部。八天后的二十四日,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新江路派出所通知其家属,称:郝智梅因“心肌梗塞”死亡。 恶警警告其家人,给郝智梅换衣服及出殡时,所有人员不准携带照相机、手机等物品。

2015年1月23日,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刘辉被非法判刑三年;2015年9月28日,齐齐哈尔市富裕县法院非法判王爱民五年;景桂香三年半;匡维华三年缓四年;

2015年齐齐哈尔市赵恒兰被非法庭审;2015年3月19日法轮功学员周群被齐齐哈尔农垦法院非法庭审。

4、二零一六年,1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7位学员被非法判刑,16位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讷河市教师刘凤玲在迫害中离世。

2016年6月8日,龙江县法轮功学员詹淑芬、李爱英被非法判刑四年;2016年5月5日,富拉尔基区法轮功学员杨淑君被判刑三年半;2016年6月,齐齐哈尔四位七旬老太太赵秀芝(78岁)、李挂芝(76岁)、李凤琴(72岁)、彭淑荣(70岁),被非法判刑三年到三年半。

2016年2月24日,依安县法轮功学员刘玉梅面临被非法庭审;2016年6月14日,九三农垦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张春艳和丈夫周生勇。

法轮功学员杨淑君女士,大学毕业,黑龙江玻璃厂工程师,是位才女,她在一九八零年从黑龙江省泰来县农村,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哈尔滨医科大学,因为个子矮和相貌原 因,面试时未被录取,后来被齐齐哈尔轻工学院硅酸盐专业录取,一九八四年毕业,分配到富拉尔基区黑龙江玻璃厂技术科工作。当时单位是作为人才引进,分给杨 淑君一套两室一厨的楼房。

杨淑君女士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她曾在二零零四年之前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遭受迫 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富区刑警大队李瑞新等众多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齐市第一看守所。在长达一年半之久的残酷迫害下,原本非常健康、精力充沛年仅四十余 岁的杨淑君就已经满头白发,几乎认不出了。

二零零六年四月杨淑君被非法判十二年重刑,同时被非法判刑的还有另外十五名法轮功学员。杨淑君绝 食抗议迫害,被中共恶徒在食物中加入不明药物强制灌食,导致突然精神失常,失去一切记忆,生活不能自理,其惨状不忍目睹。即使杨淑君已被迫害到这种程度, 在二零零六年六月仍被送到臭名昭著的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杨淑君女士二零一四年五月出狱回家,在家只住一年多时间,再次遭受迫害。

二、迫害详实事例

1、家人被国保队长诱骗 陈宏被重判

2013年9月27日,建华公安分局、建设路派出所六、七个警察,突然闯入建华区法轮功学员陈宏女士的家里。他们手拿所谓“邪教组织”等材料,诬陷陈宏女士参加邪教组织,并将其绑架。当天下午,建设路派出所副所长马玉良带领李卓等一群警察,两次对陈宏女士抄家。他们抢走电脑主机、两个笔记本电脑,及其它一些个人物品,甚至连洗衣盆都抢走。市局“610”头目贺锡祥对陈宏实施暴力,左右开弓,煽陈宏耳光。当天就把陈宏关进齐市第一看守所。

第二天,陈宏从非法提审的派出所走脱,从而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陈宏
陈宏

一年后,建华区公安分局指使建设路派出所副所长李卓把陈宏的丈夫和儿子一起骗到建华公安分局杨中华局长的办公室。当着孙副局长、国保大队长徐义新的面、威胁陈宏家人说,如果不把陈宏交出来,就让陈宏儿子丢掉工作,陈宏的家人也别想过安稳的日子。杨中华还继续威胁说,如果不把陈宏送回公安局,凡是跟陈宏接触过的人都一起收拾。他还谎骗说,把人送回来只拘留几天、办完手续就放人,并保证绝对不判刑。陈宏儿子当场把这些谈话用手机做了录音,来作为佐证。

陈宏的丈夫相信了他们的话,当天就去找陈宏,并以离婚来逼迫陈宏去公安局。当陈宏和家人到公安局后,局长立即反悔,凶相毕露,电话上报到市公安局。市公安局国保队长说:陈宏的案子不是建华分局局长说了算的,他们没权力放人。陈宏当即被非法关押、在场警察强行夺走陈宏儿子的手机,折断TF卡,销毁了许诺的证据。最后,陈宏被非法重判五年。

2、警察威逼 从三楼跳下 田勇多处骨折

2014年4月1日,法轮功学员田勇和龚海鸥去内蒙古牙克石市催化款,4月3日在旅店被建华分局警察和文化路派出所还有内蒙古红旗派出所警察、国安以及齐齐哈尔市国安、610警察绑架。这伙人竟把俩人身上带的物品和钱、手机、手提包等全部抢走。田勇拒绝绑架,从三楼窗户跳下,由于摔伤意识丧失,建华公安惧怕担责任,将他送入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抢救,家属探望时看到田勇浑身上下都是被踢的脚印子,头部流了很多血,缝了十多针,左手手筋被玻璃割断了,肋骨、胸椎、左脚等多处骨折。

过了三天,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贺锡祥等警察拿着田勇家的钥匙去他家开门,没开开,后来谎称有火灾、动用消防车,搭云梯闯进家中,抢走他两部电脑,几部手机,并把田勇妻子绑架到建华公安分局,次日才放回。

现年四十岁的田勇,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被劳教迫害近两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迫害,几度生命垂危。二零一五年七月,田勇控告元凶江泽民,请求最高检察院立案侦查被控告人江泽民在对法轮功修炼群体迫害中所犯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非法剥 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侮辱罪、诽谤罪等多项共同犯罪,并依据《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追究被控告人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公布事实真 相,依法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拘禁的法轮功修炼者。

田勇说:“当我出狱后看到那厚厚的家里给我邮寄的存款单据,邮包票据,和去富裕劳教所,泰来监狱看我时的火车票据——哇,好多,好厚啊!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3、审判长咆哮公堂 无理驱赶辩护律师

2015年5月1日,富区法轮功学员于桂敏在富区“大家庭”超市附近,赠送给行人一个国际互联网上网软件的卡片,被富区红岸派出所非法绑架,于桂敏家人为其聘请了全国知名律师王磊。王磊律师依照现行法律,从不同角度为于桂敏做无罪辩护,令现场旁听人员不时地点头称赞。

审判长刘庆华却恼羞成怒,粗暴打断、阻止王律师辩护。王律师又以《宪法》和《刑事诉讼法》为依据,论证迫害法轮功才是真正的违法。刘庆华听后却更加野蛮的咆哮公堂,厉声制止王律师“不准提《宪法》”、“不准提《刑事诉讼法》”。王律师问:“习主席要‘依法治国’、‘以宪治国’。怎能不提呢?”谁知刘庆华不但不收敛,反而剥夺了王律师的辩护权,喝令法警将其逐出法庭。

于桂敏(遭受酷刑双腕伤痕外露至深)
于桂敏(遭受酷刑双腕伤痕外露至深)

王磊律师到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控告刘庆华的违法行为,中级法院刑庭庭长金曙让提交本案辩护词,王律师随后把于桂敏的审案辩护词寄给了她,半月后,金曙却矢口否认已经收到的辩护词。并在通话中改口说:“即使收到了,你也被解除二审辩护权了。”很显然,她是有意诬陷王律师扰乱法庭秩序,其做法不但不尊重事实,还故意混淆一审和二审的关系,进而协同刘庆华剥夺律师辩护权。王律师感到非常气愤,他说:“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与富拉尔基区法院真就是沆瀣一气,他们视法律为无物,简直无耻透顶了!”。

事后,王律师又将金曙违法一事告到黑龙江省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金曙为了报复王律师,电话给看守所施压,后又传纸条告诉看守所不许王律师接见于桂敏。致使王磊律师两次千里迢迢从河南赶来都无法成功会见当事人于桂敏。后王律师又找到看守所驻检维权办人员,几经周折,在执行正义控告和不断的协商下,最后才与另外一名律师得以会见到当事人于桂敏。

4、半夜入室绑架民妇、非法判刑四年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建华刑警大队警察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半夜入室,以所谓“在逃”名义绑架善良妇女李爱英;龙沙区检察院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五日以所谓 “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提起公诉,同日,法院立案受理,并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秘密开庭,非法判李爱英四年刑。

李爱英
李爱英

当家人质问审判长梁凤凤为何不通知家属偷偷开庭时,梁竟一派胡言:“李爱英已成年人,无需通知家属。”还口口声声污蔑法轮功。家人多次到龙沙法院找梁凤凤,其竟戴假发否认自己是梁本人,丢弃自己的车不开坐同事的车逃脱。

齐市检察院检察员王斌也根本未到看守所见李爱英调查核实此案,便以莫须有的“破坏法律实施罪” 向龙沙法院提起公诉;而龙沙法院梁凤凤、审判员侯伟、陪审员涂冬云、书记员田小雪,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

李爱英学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原则做个真正的好人,随着心性的升华、做人境界的提高,身体好了,脾气好了,就象换了一个新人一样。在中共江泽民团伙 迫害法轮功后,曾经二次被非法劳教,遭关小号,上绳、反铐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五年七月,丈夫和孩子到劳教所接她回家时,见满头白发、精神恍惚、苍老、憔悴不堪的她,竟不敢相认:“这哪是我的媳妇呀?!”

5、个体老板遭毒打 财产被洗劫一空

2016年2月2日,法轮功学员、个体饭店老板董道顺驾车路过齐齐哈尔看守所,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分局国保支队和文化路派出所绑架,两个警察对他拳打脚踢、鞋底扇耳光、掐喉咙,打得董道顺的脸紫,无法吃饭、喝水,说不出话。

当天晚上十点多钟,建华分局于海涛等人到董道顺的家,用欺骗手段谎称是道董顺的朋友骗取孩子把门打开,四个便衣警察闯进去非法抄家,抢劫走人民币500元、大法书籍五、六本、台式电脑主机箱一台。轿车、手机、银行卡已被办案单位非法扣押,董家饭店已面临关闭,他妻子去国保找,国保队长贺锡祥说等着判刑吧。

三、齐齐哈尔市警察践踏法律 绑架诉江民众

2015年5月~12月份,齐齐哈尔市113名法轮功学员实名控告江泽民被绑架,9人被骚扰,被勒索现金23000元。

2015年5月—12月份,因依法起诉江泽民被绑架法轮功学员人数分布图(按月份)
2015年5月~12月份,因依法起诉江泽民被绑架法轮功学员人数分布图(按月份)
5月份---12月份被警察抄家抢劫现金及物品统计表

受害人姓名区/县抢劫钱财(元)抢劫物品
田刚富裕县
1000
梁姓学员


一台电脑
刘艳欣拜泉县

电脑,打印机
张桂芝

7000
刘俐

5000常人藏书二十余本
张剑

10000两个MP4
王桂荣


手机一部



共计:23000

1、优秀教师依法起诉江泽民遭绑架 迫害的无法行走

2015年12月3日晚8时,齐齐哈尔北大街派出所警察带领开锁人员,经过2个多小时砸门手撬锁,闯入张剑家中,抢走其个人的两个MP4和神韵光盘及1万多元的现金。警察将张剑双手反扣扔到车上绑架到派出所后,要求其承认参与诉江一事,并对其进行毒打。其间把他关在厕所踩住双手、双脚让其曾经伤的后背着地并用打火机烧他的身体。因张剑呼喊“师父他们打我了!”等,警察害怕用袜子堵住他的嘴。毒 打张剑最卖力的警察叫毕磊、于佳。张剑面对邪恶让承认诉江的要求一概拒绝、零口供。

12月4日晚,警察将张剑送回家中,除了一万多元现金带回外,其它私人物品两个MP4和神韵光盘被警察霸占。

张剑原是教师,多次被绑架、酷刑迫害,2001年2月至2009年2月被关押在哈尔滨监狱和大庆监狱,经过近十年的迫害,造成脊柱严重损伤,到出狱时已经无法行走,由家人背回家,至今仍无法和正常人一样自由行走和工作。

2、两遭劳教 肝脏被打坏 何淑荣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何淑荣女士于2015年7月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遭受严重迫害,要求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何淑荣女士曾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上大挂、抻刑等酷刑折磨,肝脏被损坏。以下是何淑荣女士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0多年来未进过一次医院,未吃过一粒药,修炼法轮功使我的身体得到健康,思想也得到升华。

在1999年7月22日下午,我和多位法轮功学员为向政府领导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却在市政府门前被全副武装的武警强行拽上车拉到警犬基地在烈日下站在广场上高音喇叭反复播放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歪理邪说,我们被暴晒一下午,晚6点左右被 拉到江岸派出所,所长杨晓东、警察丁世国逼我写放弃修炼,不写不让回家,又逼着我丈夫交出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这才让回家监视居住。

8月16日早5点,我正在家炼功,副所长林田和一个警察闯到我家,把录音带和坐垫抢走,还说抓个现行。警察丁世国又到我班上骚扰,找我做笔录。车队长吴树森、书记龙福友强迫我白天在单位洗脑,晚上在派出所洗脑。

9月下旬至10月期间,公司经理钟志静,书记蒋林、张静怕担责任,又在公司办洗脑班,不让回家,4、5个职员轮换着使用车轮战术逼我放弃信仰,从精神上折磨 我,我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一直迫害半个多月。我爸妈担心上火,丈夫倒班,孩子上学没人照顾。江泽民发出了对法轮功进行暴力镇压的违法指令,给每个法轮功修炼者的家人带来巨大伤害,使我家人至今还生活在被江泽民散布的镇压恐怖之中。

1999年12月末,我去北京上访,在齐市火车站被铁路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逼迫我丈夫交出500元钱,没有任何手续。江岸派出所警察王绍伟将我带回派出所,吊到铁管子上一天一夜,脚尖踩地,警察让家属劝我写保证,逼 我丈夫跪在地上求我,我丈夫哭得昏过去。因为我不放弃信仰,被劳教一年。在双合劳教所,我被迫奴役每天十多个小时。当时劳教队长是张志杰、刘淑荣。

2001年11月初一天晚上5点左右,我正做晚饭,安顺路派出所3个警察闯入家中把我绑架走,当时我还穿着拖鞋。在安顺路派出所,警察把我强行反铐到铁椅子上,用塑料袋把我的头套住,塑料袋和嘴及鼻子紧紧的贴合在一起,一会我就不能呼吸了。我手被反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他们强行抄家也没有任何手续,给家庭带来 很大损失,丈夫下岗,孩子被惊吓得病了,无法上学,我妈跟着上火得病了。这次他们将我非法劳教两年,再次劫持到双合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我被逼做奴工,穿方便筷子、灌农药,每天强迫劳动十个小时左右,农药把我呛得恶心。每次都洗凉水澡。有一天早晨,我站一边炼功,队长张志捷抬手便打,副队长 刘淑荣接班后,对我进行罚站长达一天。狱警符成娟给我做转化,让我到其它监室,我不同意,4至5个做转化的人强把我拽过去。再次逼我放弃信仰,我不配合,被5人拖进小号,郭丽把我反扣在铁椅子上,手被刮出血,现在还留有伤疤。

2003年出狱后,我找单位领导要求上班,单位不接收,从此我失去了工作,没有经济来源。

2013 年3月12日上午8点左右,我在家门口被大民派出所所长赵世民等5个警察绑架,他们把我手反铐上,俩个人按住我,还威胁我老爸,把我家翻的乱七八糟,抢走 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电脑1台、打印机4台、刻录机2台及其它个人物品。他们拉到派出所用我的围巾把监控挡住,对我进行审讯,不说就上大挂。我不签字就又上大挂,他们把我的手拧 向身后戴上头盔上大挂、把我抻的撕心裂肺疼痛难忍,全身抽搐、呕吐、近于昏迷什么也不知道了,两天一宿,晚上两名警察轮番审问不让睡觉,第二天送到看守所检查时,肝脏损坏拒收,胡学民他们4个又将我送去铁路第三附属医院照片子。两次检查是一样。

当天晚上警察胡学民给我丈夫打电话说拿三千元钱把何淑荣接回去,我丈夫拿了3000元钱交给赵世民,至今未还。

附件:2013年1月—2016年6月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非法判刑、绑架人员统计表下载(17KB)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