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头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二零一二年开始修炼大法的新学员。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摔摔打打,逐渐的领悟了一些法理,心性有了一些提高。但我知道自己离老学员还差得很远,离师父的要求就更远,但我的修炼之心、向善之心却异常坚定。我在这个特殊历史时期得法了,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不会改变我的信仰。下面就自己几年来的修炼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得法

我是湖北某市人,今年四十七岁,于二零一二年七、八月间,来到本市下辖的某县城做渔具生意。约在十月间,我意外得到一张“神韵”光碟。大幕拉开,神奇的中华五千年文化展现在我的眼前,从来没有如此的绚丽、扣人心弦。

我看歌舞演出很少流泪的,但“神韵”不知触动了我的哪一根心弦,观赏整场演出几乎流泪不断,电脑旁的一筒卷纸被用掉了大半。以后观看“神韵”时常常如此。至今还清楚的记得我非常喜欢的舞蹈《苗乡秀》、《蒙族碟舞》、《为神欢歌》,特别是关于法轮功受迫害的舞蹈《挡不住神的路》等。

因为那时我还是个常人,对法轮功为什么遭受迫害以及法轮功学员的死而复生等等不能理解,但舞蹈的内容仍感动的我热泪盈眶。由于受中共无神论的影响,以及中共对传统文化的破坏,大多数人已不知有如此文化传承的演出。

看完神韵后,我产生了强烈的冲动,想要了解神韵的幕后故事。于是打听到了一位发神韵光盘的人。他是离我不远的一家手机维修店的老板。我和老板聊了起来,这才知道了法轮功,法轮功是干什么的。他还帮我做了“三退”。记得当时他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你跟大法有缘,以后肯定会走入修炼。”我当时不以为然,心想修大法有什么好,就没往心里去。

一来二去,我对他越来越了解。他给我看了各种光碟,有《明慧十方》、《我们告诉未来》等等,虽然有一些细节我看不太懂,但里面的许多故事仍感动的我泪水涟涟。接着,他给了我一本《转法轮》,要我珍惜、用心看。

我看了前几页,将书还给了他,说我自己上网用电脑看更方便。回想起来,能在这时得法真不容易,干扰很大很大。比如我喜欢钓鱼,有事无事都爱去钓鱼,闲暇之时,就在我的渔具店与钓友们打牌,哪有时间看书啊。

后来,某种机缘使我沉下心来,终于读完了《转法轮》。这本书我用了二、三个月才看完了第一遍。看完书后,想要修炼的心油然而生,于是找到该大法弟子开始学炼法轮功。

二、消业

入大法修炼的第一关就够我受的了:要半夜三点半起床,到该同修家,同他们全家人一起炼五套功法。炼抱轮时,就感觉两手抱着一座无比沉重的大山,而且感到时间特别漫长,一分一秒都那么难捱,咬着牙将半个小时的抱轮做完,早已是汗流浃背。最难的是第五套功法打坐,可能我以前做过的坏事太多,业力特重,只要我一坐下来,两腿连散盘都盘不上,就那样叉着,过一、两分钟都疼得受不了,只好放下腿来。

从这一天起,我身体的消业状态也出现了,腿、脚奇痒难忍,挠破了就流血、流水。脚肿得老高,象两个大馒头,连拖鞋都很难穿上。同修对我说:这是好事,是师父在帮你净化身体呢。但那些钓友们见此情形,劝我赶快去医院,要不后果如何如何等等,我也不往心里去,就是对生活有一些影响罢了。到了九、十月间,天气凉爽后,该症状才慢慢的消失。

得法后,知道了钓鱼是杀生,这个营生不能再做了,于是转让了渔具店,于二零一二年的八月回到家里。回家还得继续修啊,也只能在网上学法。师父的三十多篇经文我都是在电脑上看完的。但是还是很苦闷,因为没有同修交流的环境。我只好骑着摩托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同修处交流、学习,很不方便。

记得刚学法,什么都不懂,对法轮功为何遭受迫害不可理解,同修说:“你学法吧,顺着师父的经文学到《导航》时,就明白了。”我对《导航》就很是期待。当我学到《导航》这一篇时,几乎是流着泪看完的,当时就给县城的同修打电话,哽咽着讲述自己的体会,同修叫我不要在电话里讲,到他家里去。

我去了他家,放声痛哭,他也受了感染,跟着泪眼婆娑。另一位同修对我说:“师父真是慈悲啊,你要好好修啊,你真是有福气,能在这时得法,当初你到县城来,不是为做生意的,是来得法的。”确实,有时想到自己能在这正法时期的最后末期得法,真是何等幸运!泪水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当他们了解了我没有同修交流、切磋的环境后,帮我联系了我们本地的同修,使我溶入了集体学法的大家庭。

三年来,每到夏天,身体都要遭受莫名的病业干扰,就是脚、小腿奇痒难忍,抓破了才好一点。两条小腿因此都结满了痂,我自己看着都厌恶。到了晚上就更难熬了,有时患处疼的我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精神都到了崩溃的边缘。疼痛最难受时,我是流着泪跪着求师父减轻我的痛苦,师父的法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时不时的打入我的脑海,使我又能坚定振作起来。

就在这时候,另一种魔难接踵而来——父母、兄妹都逼着我到医院去诊治,为这事几乎与他们翻脸。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2]。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闯过了一关又一关。约在去年九月初,天气渐渐凉爽,我的腿、脚的病业慢慢已有消下去的迹象,父母硬逼着我去医院,我说:“过一个月要是不好,我就依你们。”不到一个月,我的病业几乎全消了。


三、过色欲关

修炼前,我的色欲心非常重。师父说:“我们从常人开始修炼,走的第一步就是这么一关,人人都会遇的到。”[1]我由常人慢慢到修炼人的转变过程中,色欲这一关对我的干扰非常大。结婚以前,女朋友前后交往了十多个,这也助长了我的色欲心。即使结婚后,行为也很不检点。那时做生意,手头比较宽裕,动不动就和三、五个朋友到外面找小姐,花天酒地。离婚后,更经常到色情场所寻找慰藉。甚至隔三差五的跑到十多公里外的地方去解决我的色欲问题。那时我经常浏览黄色网站,就是走入修炼一段时间后,还时不时去看一下。自己也知道不对,但就是管不住自己。师父说:“你的念头一动,可能就泄掉,就成为事实。大家想一想,我们炼功,精血之气是用来修命的,你不能老这样泄呀。同时你的色欲这一关没有过去,那哪行啊?”[1]每想到此,我真恨不得打自己两嘴巴,同时又懊悔不已。

回家后不久,有一天我多次上了黄色网站。晚上睡觉,迷迷糊糊睡着后,来到一个莫名的空间,四周漆黑一片,突然发现周围的地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蛇,正当它们要向我发起攻击时,突然间光芒四射,只见师父穿着黄袈裟,单手立掌于胸前悬于半空,瞬间这些蛇就烟消云散,不见了踪影。我被惊醒了。慢慢的又迷糊了过去,睡梦中又出现了一条大蛇,这条蛇与众不同,它的头顶上戴着一个皇冠,就好象是蛇中之王,它昂着头,吐着芯子,照着我狠狠咬来,这时,我的脚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只貂,只见它蹦起来在半空中对着蛇头一口咬下去,我又被惊醒了,浑身惊出了冷汗,吓得睡意全无。

从这以后,我的色欲心淡了许多,也许是被吓怕了。真象师父讲的:“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这以后,即使有了不好的想法、念头,也没有原来那么强烈了,忍忍就过去了。

后来到某县城与同修交流这件事情,他说这是师父救了我,帮我去色欲心呢。我真要感谢师父,没有师父的慈悲苦度,把我拉出地狱,我还是现在的我吗?每每听到《得度》那优美的旋律,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潸然泪下,因为我也得度了,师父的浩荡佛恩,弟子用尽人间的语言也难以言表。

四、讲真相

我溶入本市的学法小组后,由于长期受身体病业的干扰,使我学习、生活各方面都不顺利。这时,同修就提醒我:三件事是不是都做到了?我说讲真相几乎是我的空白,同修们就鼓励我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于是我跟着一位老同修去讲真相。

老同修七十多岁了,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当时因为身患多种疾病而走入大法修炼,修大法后病患全无,对大法极坚定,即使是大法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时候也没动摇过。我能跟上这样的老同修真是幸运。我们每天早上八点沿着比较繁华的路段走,遇到有缘人就讲真相,劝退。她几乎每天都能劝退十多人,多时达到二十多人。开始我只是帮她发正念、取名字,慢慢的我也能开口讲了,我想我每天就是劝退一个人也是進步。这里,说两个讲真相的小故事:

一次,老同修与一男子讲大法好,该男子恶狠狠的说:“再讲我就报警,叫‘六一零’的人来抓你。”老同修接口说道:“‘六一零’的最大头目李东生都被抓了,下面的人谁还愿意管这事?”该男子马上就蔫了。

另一次,在一公交车站台,老同修与一位约四十岁的男子讲真相,该男子不接受,并说他老丈人就炼法轮功,也没怎么好等等,言语极其不善。以前我们多次遇到过类似状况,忍忍也就过去了。可这次我实在忍不住了,接上话说:“人家为你们好,要你们明白真相,将来能度过劫难,再说做真、善、忍的好人有什么不好?”该男子口气马上缓和下来,说了一些法轮功的好话来圆场。从这件事中,我切身体会到了师父讲的“念一正 恶就垮”[3]的法理。

五、去执着

修炼前,我几乎是吃、喝、嫖、赌样样沾,几年前输的钱至今还未还完。赌博这种恶习对常人来说是极难戒的。我从小打牌,赌了几十年了,没有大法的威力,想要戒赌谈何容易!

再说一下我是如何在与家人相处中去执着的。我们这一代人的父母的老观念都比较重,把孩子看成是自己的私有财产,生活、学习、工作、婚姻事无巨细,样样都要管。我的婚姻很不幸,我认为这是父母干涉造成的;我的工作也不顺,到后来连饭碗都丢了,这我也认为是父母干涉造成的。一遇到什么事不顺心,我的一腔怨气就全发泄到他们身上,家庭经常充满火药味,关系搞得也比较僵。

学大法后,我知道了什么事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不是无缘无故的,况且大法也讲忍,所以,到后来即使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也尽量不对他们恶语相向,要求自己忍下来,虽没做到修炼人之忍,但家庭关系也和睦多了。我以前争斗心较重,现在为还债,与人合伙做点小生意,我的合作伙伴是那种能说会道、十分要强、遇事无理也要讲出三分理来的人,有时会为一些事与她产生分歧,吵得不可开交,事后又十分后悔,“唉,又没守住心性!”经过多次这样的魔难后,我不知不觉中忍的能力提高了不少。师父说:“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的时候,那个心是最难把握的。”[1]我真是有了切身体会。

一次,我们对某事意见不统一,两人产生了矛盾,正好县城的那位同修来本市,我与他交流此事的看法,他说:“不论谁对谁错,你一个修炼人,与常人发生矛盾,就是你的不对,要赶快向人家道歉。”我回到店里赶紧向她道歉,她当时两眼一红,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其实作为常人,就事论事,对一件事情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观点,再正常不过了,也用不着谁跟谁道歉啊。可是修炼人有修炼人的标准,怎能和常人一样?

此事过后不久,店里缺人手,我妹夫(也是她二伯哥)来打杂,她说就和以前一样,一个月给他六百元吧,我说不行,最少也得一千。这事到她那儿全颠倒了,她回家讨好她丈夫说,某某(指我)只认给六百,而她自己提出了给一千。这事是事后通过我妹妹讲给我的。我当时听了只是笑笑,只能说对她又多了一层了解。

约在二、三个月之前,我们店里发生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营业额上升了约10%,而纯利润却下降了30%,我妈、妹妹都说这其中有鬼。但我心里明白其中的法理,如果她真的做了手脚,只能给我更多的德,何乐而不为呢?但这样讲给她们听,她们可能不会理解,于是我换了一个方式说:“你们有证据再说,这样无凭无据怀疑人家不好。”我妹妹说:“这还要什么证据,营业额上升,而纯利润下降这么多,这就是证据。”我只能一笑了之。我想,这可能是师父安排这么一位现世的“人精”要去我的诸多执着心啊,不然哪有我修炼提高的环境呢?

感谢学法小组的各位同修的关心、鼓励和支持。我知道自己修得不够好,执着心一大堆,三件事也做得拖拖拉拉,连大法弟子最起码的要求盘腿这一关都还没有过,真是汗颜,不足的地方留待以后提高吧。

最后祝各位大法弟子日日精進!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