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老人没有底线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网上几乎每天都有关于修炼法轮功的老人,或法轮功学员的老年家属遭受迫害的事件,读来令人心痛。我们列举二零一六年六月底连续五天的报道中所涉及到的对老人的凌辱,看看有多残酷。

一、六月二十六日的相关报道

从半夜电到天亮

吉林省长春市七十岁的王秀阁,曾被绑架到劳教所三次。她这样自述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遭到的摧残:“半夜王丽梅就用电棍疯狂地电我,一边电一边说,咱们劳教所没打死过人,今天打死你就算第一个。她把我挤到一个角落里,一边说一边电:不是你要决裂,是我们打的你不叫你炼。她用电棍电我的头、肚子、手,电的电棍没电了,她说我回去充电,回来再电,她充完电回来又电我。就这样用电棍电我到了天亮,电的我全身都是伤,就连包夹我的人都哭了。”

七十五岁老人被枉判五年

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七十五岁的老人张心鉴,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被绑架到宜宾大益看守所。同年五月十四日被所谓“逮捕”。同年十二月八日,宜宾市翠屏区法院第一次对张心鉴进行非法庭审,律师做无罪辯护。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宜宾市翠屏区法院第二次对张心鉴进行非法庭审,当天枉判五年。

害死好人的幕后黑手

辽宁省大连市金石滩长江湾社区书记李华玉,是个迫害法轮功的幕后黑手。二零一三年七月六日李华玉得知中共要迫害法轮功,长江湾社区有两个名额,就勾结金石滩公安局绑架法轮功学员张桂荣和张桂莲姐妹俩,送到大连看守所进行迫害。张桂荣因血压太高被放回家。张桂莲,已六十九岁了,被绑架时身体非常好,可是却在短短二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扔下一个半身不遂的老伴。

二零一四年法轮功学员王喜英到长江湾社区讲真相,被李华玉举报给金石滩公安局后,他又亲自领公安人员抄王喜英家,将七十多岁的王喜英绑架到大连看守所迫害三个月。

女儿受刑逼母看,骗母喂食为哪般

山东省烟台市现年七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延琴与女儿毕建红,曾同被绑架到济南女子监狱遭受残酷的迫害。毕建红被数次野蛮灌食,而且在灌食的同时还对她施以残酷的刑罚。她自述:“为了逼迫我放弃信仰,逼我母亲去目睹我所遭受的暴虐,摧残、折磨一颗母亲的心。年迈的母亲一次次听着他们折磨我时发出的残忍的声音和我的呻吟声,听着毒打我时发出的“砰砰”声,看着原本健康的女儿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象个人体标本而又多少次不省人事……这一切都如一把把钢刀无时无刻不在剜着母亲的心,致使我母亲精神几度崩溃。还有一次,在我内脏衰竭,已经无法继续灌食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监狱找来我妈妈,哄骗我妈妈喂我吃饭,而他们却在旁边录像,以此作为他们日后推卸责任的凭据。”

母女同在一所监狱已让人不堪,再让母亲去观看女儿受刑的过程,这该是多么的残忍而卑鄙!这还不算,在女儿命在旦夕时,哄骗老人喂女儿吃饭以推卸他们杀人的罪责,世上还有比这更阴险和无耻的事情吗?

二、六月二十七日的相关报道

七、八十岁的老人被迫害已成常态

六月二十七日的报道中提到,二零一六年五月份中国大陆有十名八十多岁的老人被绑架骚扰。被迫害致死的有河南省禹州市七十多岁的王秀云,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七十一岁的杨瑞芹;禹州市法轮功学员王雪霞被绑架走的第二天,其八十来岁的老母亲在惊吓和担心中去世。

退休教授面临起诉

天津中医药大学退休教授、现年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戴锡珍女士,目前在看守所正面临检察院的非法起诉。

恶警一声吼:“你给我滚!”

家住陕西省咸阳市沈家小区的马洁与弟弟马明海被绑架。六月一日,马洁八十一岁的母亲袁丽芹到秦都公安分局找办案警察雷少伟要人。雷少伟吼一声:“你给我滚!”边骂边把老人从办公室沙发上提起来,摔在门外。袁丽芹老人挣扎着爬起来,抱住雷少伟的腿,雷少伟又将老人连拖带踢,致使老人腰部严重受伤,站坐都很困难。

三、六月二十八日的相关报道

副团级参谋办不来身份证

原总装备部副团级参谋、陕西省西安法轮功学员六十岁的常平女士。她与丈夫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复员。可西安市却在户口和档案问题上刁难他们。与她同岁的丈夫庞福坤,原是部队后勤部勤务站站长,就因为他是法轮功学员,单位不给正团级转业干部应享有的待遇,四十七岁就被内退。在十几年的迫害中,庞福坤长期心情郁闷,于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一日因心肌梗塞去世。由于常平女士办不来身份证,至今无法领取丈夫的住房公积金。

阻止辩护

河北易县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吴桂敏,去年九月六日到本地北东村大集赶集,给人讲真相,被尾随的易县国保大队警察抄家绑架。今年三月三十日,中共对吴桂敏非法庭审时,却将辩护律师拖出法庭,法官还千方百计的阻止吴桂敏为自己辩护。五月十六日对吴桂敏又进行了第二次非法庭审。

强行抽血

四川大邑县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余仕华,六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从街上买菜回家时,被警察强行拉到警车上,到她家后就强行抄家。后被绑架到晋原镇派出所。她自述在这里被抽血的经过:“隔会儿他又来了,趁我不注意猛然按着我右胳膊,另一个警察按着左胳膊,又来几个按着我的腿,另一个警察换下唐所长,这样唐所长就用针强行抽我的血。”

“对你们法轮功我们可以随便打”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现年六十六岁的女会计师李桂贤,讲述了她十年前遭到的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晚上九点多,正阳派出所五、六个警察闯入我家,……我在正阳派出所被迫害了八天八宿,直接指挥和参与迫害我的就是所长田春力,另外还有俩个不知姓名。他们给我上了十多次大挂,就是把两只手背到身后,用手铐铐上,在手铐上再拴上绳子,把绳子的另一端挂在屋上边的暖气管上,然后一拽绳子,人就悬空起来了,两脚离地有一米多高,全身的重量都在两只倒背在身后的胳膊上,人不止在那吊着,警察还拿胶皮棒往腿上打着。另一个五十多岁的警察说:往骨头上打。还往我嘴里、鼻孔里抹芥末油,我说:你们迫害一个老太太算什么本事。警察田春力说:‘八十岁也照样打,对刑事犯我们不敢打,对你们法轮功我们可以随便打,打死算自杀。’……他们还给我用了一种叫坐飞机的酷刑,就是把人在腰上系上绳子,绳子再绑在棚上边钉的一个木杠上,头上戴上头盔,人就横着悬在半空中,然后警察来回使劲推你,人就来回往两边的墙上撞,撞的头晕目眩,脑袋好象有多大,都麻木了。……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回家时,我的体重从一百二十多斤掉到九十四斤,腰也直不起来,弯着腰,满头的白发,当时五十六岁的我象个七、八十岁的老人。”

四、六月二十九日的相关报道

这一天的相关报道,都涉及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控监或要回自己亲人的艰难经历。

殴打老人兽性狂

广东省电白县二轻农机厂职工五十三岁的林燕梅,二零零五年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妇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她自述:“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上午,父亲拖着年老多病的身体,再次到电白县六一零办公室上访,请求六一零主任肖雄在一份家庭困难申请书上加意见签名,让三水劳教所放我回家照看家庭。肖雄听后,竟然愤怒的离开办公室,留下父亲独自坐在办公室内。一个多小时无人过问,只好失望而离去,正巧在电梯前遇到唐木荣。当时父亲心平气和的问唐木荣:为什么你说我上访殴打值班人员?唐木荣听后兽性大发,破口大骂,并扬言‘打死你这个无仔老人也不怕’。接着大打出手,把我的父亲打倒在电梯口外的地板上,父亲一只手臂被打致紫黑,另一手臂流血不止。

奔波千里谁怜老,近在咫尺恶警拦

五月十三日,河北三河市看守所所长王朝河告诉法轮功学员王占青的母亲王莲双,说王占青将被送到承德上板城监狱。王莲双夫妇都是七十岁的老人了,为了见儿子,凌晨四点坐车,来到三百多里外的上板城监狱。到了那里等了大半天才得知,儿子不在这。再给王朝河打电话,王朝河说:是先送的承德,上板城不收,又送唐山冀东监狱了。这两个监狱距离五、六百里,老俩口一下惊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回到家,都没敢停留,二十三日早上五点多,老俩口打车到唐山,然后坐出租车到狱政科时,已经中午十二点半了,警卫说下班了。等到下午上班,狱政科的人员反复告诉不让接见,说什么得儿子申请才能接见。折腾一阵后,老俩口在四点多才赶到入监教育监狱,门卫说:“都下班了,明天再来吧。”

第二天早晨六点半出发,八点到入监教育监狱。可是到了那,这里的警察还是不让见。老俩口被折腾了几天,也没见着儿子,你说那是啥心情!

十载奔波家难全

原辽宁省盘锦市林产工业公司经理李尚诗的妻子郭玉芹,今年六十九岁了。一九九九年十月,她二十五岁的女儿李鸿舒被绑架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二零零零年四月,她丈夫被绑架到沈阳市大东区大北监狱第二监狱。她自述:“从那时起我开始了十几年漫长的探监之路。每月从马三家教养院看完女儿,再到沈阳市大东区第二监狱看望丈夫,有时一个不转化不让见就打发我走了。我投告无门,万分焦虑!不知女儿丈夫的安危,因遭受这样的痛苦折磨,那时才五十出头的我牙都掉了,头发白了,精神也不好,整宿睡不着,心律失常,血压也高,人一下老了十岁。”

再后来,二零零三年四月八日,被枉判十年的女儿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一年之后,丈夫又被枉判十四年,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到抚顺二监狱(青台子监狱)。

她自述:“江泽民发动迫害这十几年我辗转在沈阳第二监狱——马三家教养院——沈阳监狱城女子监狱——抚顺青台子监狱——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看望被迫害的家人,其中的痛苦辛酸只有苍天知道。二零零四年我的左眼恶化失明再也看不见了,过度劳累精神压抑,又患上了糖尿病、冠心病、神经衰弱,半夜时想女儿闹心睡不着就到大街上走。这些年仅靠我一个人的退休工资和仅有的积蓄省吃俭用勉强支撑着家,生活异常艰难。儿子直到二零零八年才结了婚。婚礼上没有亲爱的爸爸和姐姐,给我敬酒时儿子抱着我痛哭!

“二零一零年六月丈夫在沈阳第一监狱又被停止接见,这一停就二年多。后来传出信才知道丈夫坚持法轮功信仰被恶警用电刑迫害后,长期关小号体罚、饿饭,精神和身体受到很大摧残。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女儿回来想见父亲一面,打电话询问,才得知已被转到高戒备严管监区,正进行强制逼迫放弃信仰。二零一三年六月女儿终于见到了父亲,获知丈夫得肺结核在医院监区隔离,当时全家就盼望丈夫平安回来在一起团圆。不料悲剧还是降临!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凌晨丈夫李尚诗在严管九监区因长期迫害导致胃部大出血含冤离世!”

黑发夭折白发送,几多父母泪眼空

家住黑龙江省勃利县永恒乡团结村的张金库,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呼兰监狱。张金库在狱中被迫害严重,吐血,一度说不出话,生命垂危。三年来,张金库的妻子李亚丽为了能见到丈夫,为了能把丈夫营救出来,从家乡到呼兰监狱的一千里路程,不知往返了多少次,仅知道的从二零一三年十月到二零一四年一月,她就去了十一次。为了营救丈夫出狱,她数次去呼兰监狱,同时也去往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黑龙江省司法厅等多个部门揭露丈夫所遭受的迫害,讲述法轮功真相,为丈夫喊冤。就在她不幸离世的前十天,她还去了呼兰监狱看望丈夫,没想到这一次却是跟丈夫的最后诀别。李亚丽于五月十四日凌晨五时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邻村的法轮功学员刘凤成是和张金库一同被绑架的,也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刘凤成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听到李亚丽去世的消息,来到灵前,不禁老泪纵横的说:“我老伴想儿子去年没了,没想到今年她又走了……”老人难过的说不下去了。

每每读到这句话都让人掉泪。报道中没有提及张金库的父母是什么情况。我们不难推测,他父母的心情肯定也是痛苦不堪。

五、六月三十日的相关报道

历经迫害,再被绑架

四川泸州市江阳区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梁文德女士,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一大早在家门口被绑架。江阳区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罗水珍女士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下午被绑架。梁文德与罗水珍都曾遭到严重迫害:梁文德在劳教所与监狱遭到饥饿、殴打、罚站、蹲、跪、铐、捆绑、灌凉水,不准大小便等酷刑;罗水珍在监狱里被恶警扇耳光。恶警还指使七、八个犯人对她暴力殴打,被足踢、踩脸,靠墙独脚站立,被剥夺睡眠,往眼里灌风油精,不准上厕所,通宵达旦做苦役等等。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她俩的家属分别为她们聘请了律师。

外孙遭劫归无期,女儿四人又陷狱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白音诺尔镇小学教师贾雪冬,六月十三日被绑架到看守所。六月二十七日贾雪冬的母亲赵春霞及众亲友去巴林左旗公安局要人。贾雪冬的姥爷赵玉八十多岁,姥姥张桂枝七十多岁,也跟着去了。国保大队长黄建故意躲着不见。过了一阵儿,黄健从大厅里出来要坐车走时,赵玉、张桂枝两位老人上前拽住黄健。黄健凶相毕露,叫来特警把两位老人拽回大厅。下午二点三十分左右,赵玉、张桂枝从大厅里出来。当着老人的面,赵春霞、赵桂荣、赵福霞、赵春华姐妹四人被特警四个人抬一个,塞进车里拉走了。

四位七旬老妪被枉判

黑龙江齐齐哈尔的赵秀芝(78岁)、李桂芝(76岁)、李凤琴(72岁)、彭淑容(70岁)等人,因在小区内贴了几张“法轮大法好”和“全民起诉江泽民”的粘贴,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区黎明派出所警察绑架、刑讯逼供。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遭构陷。齐齐哈尔建华法院于今年四月对她们四人非法审判。结果四位七旬老太太被非法判刑三年到三年半。

尊敬老人,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基本要求。在任何一个较为正常的社会里,对老人都是关爱和保护的。对社会来讲,关爱老人,是社会稳固的基石。对家庭来讲,尊重老人,是家庭和睦、共享天伦的表现。可是在现今的中国社会里,对待老人却是如此的暴虐,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对修炼法轮功或亲人修炼法轮功的老人如此暴虐?

中共认为,人只是高级动物,人性被泯灭,党性得猖狂,它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人在看待。在中共的无神论和丛林法则下,所有不符合它意识形态的人,无论是老人还是儿童,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它一律不把他们当作人。这就是中共迫害中国人没有底线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