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洗脑班头目毕思良等人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济南市洗脑班,对外谎称“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法制培训中心”本来的职责是负责对劳教、监管等警察的内部培训,后来成为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

济南市洗脑班原位于刘长山,大约于二零一一年底或二零一二年初搬迁至历城区大涧沟北靠马路东边的山坡上。十几年来,从历城区会仙山洗脑班、历下区洗脑班等到济南市刘长山洗脑班、到现在的大涧沟洗脑班,用暴力洗脑手段迫害了济南地区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这里不仅用于对济南市的法轮功学员洗脑,而且还对外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洗脑。至今仍在迫害好人,犯下了累累罪行。

这个黑监狱一直是济南市政法委、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特务组织卖力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操控公检法及各级机构暴力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里可以没有任何正当理由而无限期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以颠倒黑白的洗脑混淆是非,用暴力殴打残害人的身心,以工作、家庭、子女的前途等等为胁迫筹码,不但要法轮功学员缴纳高昂的洗脑费,还要其家庭承担所有说教者、打手、陪教等等人吃喝享乐的开支,利用亲人的眼泪及被挑唆起的愤恨和失去家庭、工作的压力等等种类繁多的卑鄙手段,目的只有一个,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

目前济南洗脑班的主要“工作人员”是毕思良、毛木林和一个姓胡的男子。毕思良原系公安干部,负责治安。后来患重病,连续两年卧床不起,开始学佛教。后离开原工作岗位,到洗脑班担任主要头目。毛木林系军人出身,对佛学名词有粗浅的了解。胡姓男子与毛木林一起,配合毕思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

毕思良等人多数是无神论者,却不知羞耻的自称所讲述的是“佛法”,只不过是打着佛教、佛学的幌子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任务。他们以自己所知的一点皮毛,就敢诬蔑法轮功,欺骗法轮功学员。借谈话、强迫学习的名义,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宗教、气功等资料,灌输各种歪理,企图扰乱法轮功学员的思想。

该洗脑班还通过是非颠倒的方法,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对法轮功学员家庭和单位的株连全都说成是法轮功学员自己导致的。毛木林、胡姓男子等配合毕思良,以“脸色不好”等等心理暗示法,给困境中的法轮功学员增加心理压力。

毕思良等人威胁法轮功学员,不“转化”(指背弃法轮功信仰)就要被610、国保、派出所等非法劳教、判刑,一方面为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不择手段,一方面假惺惺的充当“善人”。当然对理智清醒的人来说,他们的表演连小丑还不如;但确实有一些人在压力下,意识不清时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毕思良等人把危难中的法轮功学员推向歧途,充当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马前卒。

以下是已经曝光的毕思良等人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实例: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济南法轮功学员李凡丽带着其八岁的女儿从济南东站准备乘火车回老家,被610警察搜查并绑架至泉城路派出所。610警察又到李凡丽家,利用暴力将李凡丽的丈夫、律师陈广昌带到派出所。李凡丽仅仅八岁的女儿陈清悦被迫目睹警察非法审讯其父母、警察威胁恐吓其母亲等,造成心理压力,渐渐显露出被惊吓后的恐惧症症状。为此,李凡丽向历下区公安分局多次反映,要求对孩子道歉、平复孩子心灵的伤害,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七日,李凡丽以自己和女儿的名义,分别提出了行政诉讼,起诉于历下区法院。济南610为了逼迫李凡丽撤诉,将其丈夫绑架到洗脑班。李凡丽的丈夫陈广昌是执业律师,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济南洗脑班剥夺陈广昌人身自由,但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手续。洗脑班的毕思良和胡姓科长拐弯抹角的威胁陈广昌撤诉,否则就走不出洗脑班。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下午,天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黄健带领大桥镇派出所、堤口路派出所等十多名警察暴力绑架了冯志宏、杨峰母子。杨峰,今年四十六岁,毕业于山东信息工程学院并留校任职。杨峰为人谦和善良,是一位优秀的教师,深受领导赏识。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还拿到了硕士研究生的学位。二零零零年四月,杨峰上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鸣冤,被单位停发工资,被非法开除公职。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杨峰从非法关押他的610洗脑班走脱。杨峰流离失所后来到济南,从此,杨峰开始了长达十一年的妻离子散的流离失所生涯。

七月四日凌晨一点多,在大桥镇派出所和堤口路派出所关押审讯期间,大桥镇派出所和堤口路派出所警察伙同济南市610洗脑班恶警毛木林,采用伪善诱骗方式逼迫冯志宏放弃真、善、忍信仰。后来冯志宏被送到仲宫镇济南看守所非法关押。堤口路派出所所长杨楠又与济南市610洗脑班头目毕思良,用诱骗形式引诱冯志宏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后被冯志宏老人识破。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九日,历城区税务局工作人员杨贵娥正在上班时,被历城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胁迫单位领导逼她写检查,不检查就要开除公职。借口是杨贵娥依法实名起诉江泽民。十八日下午,济南市反邪教(中共是邪教)支队调研员、济南市洗脑班头子毕思良和姓毛的两个恶人又来谈话,逼迫她转化。

四月十九日下午,杨贵娥被骗到历城区彩石乡桃花生态园。恶人把杨贵娥的丈夫(在派出所工作)、母亲、姐姐、及后来哥哥也叫来,没收了杨贵娥的钱包、钥匙,日夜让家人看住她不许跑出去。由济南市洗脑班头子毕思良和姓毛的两个恶人主持,及税务局副局长马悦凌一起恐吓她家人,说她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就开除她公职。毕思良每天逼她听他讲那些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姓毛的大声训斥。让她一家人一起看造谣诬蔑的天安门自焚骗局的光盘。家人在毕思良的恐吓洗脑下,着急害怕,激动不理智,大哭大闹,丈夫也又打又骂。毕思良还把他老婆也带去,让他老婆也说教一番,说杨贵娥给公安家属丢脸之类侮辱的话。

七天后,身无分文的杨贵娥设法逃出了拘禁地。第二天,这伙人又来到她家中,不转化就不让她上班。毕思良还带了已经转化了的某人帮他洗脑。丈夫把家门、屋门全锁上限制她自由,并以离婚相威胁。

在生态园一个星期中,每天由杨贵娥家出钱,包这伙人吃住,一天二千元住宿费,中午、晚上一餐大约得二百多元,前后共花费一万多元。

◆最近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济南市洗脑班两个月,由洗脑班头子毕思良等恶人及单位领导干部、邪悟者、不明真相的家人联合,十几个人合伙围攻洗脑迫害。

毕思良等人为了一己私利,不择手段的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侵犯人权、迫害佛法的大罪。如不悔改,等待他们的必定是无法偿尽的报应。在此提醒毕思良等人,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劝善,给你们的机会,为何视而不见?!等到恶报加身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毕思良,男,出生日期:1962年9月23日,身份证号码:370125196209230039。
出生地和籍贯都是:山东省济阳县纬二路12号,家庭住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英雄山路201号3号楼3单元601号。居住地隶属于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六里山派出所西八南居警务责任区。
电话:15505311113 13361089608 18553181967
0531 85081308(办公电话)
15336401888(这个好像是他儿子现在的电话),
开一辆“别克”牌车,颜色:灰,车牌号:鲁AW303F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