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欢喜心和不能被别人说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我发现自己的欢喜心很强,而且不容易察觉,很多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冒出来。前几天给一个派出所的警察打了一通电话,对方听了很长时间,结果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的欢喜心又一次冒了出来。这个不纯净的念头翻出来我还没察觉,一会儿对方开始不耐烦,最后对我说:“我把电话放这里,你自己说一晚上好了”。我又继续讲了几分钟,才主动挂了电话。

现在静下心来想想,为什么他的反应是这样波浪起伏呢?关键是我自己有漏。师父说:“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1]

我打电话时对方能接听时间长,很大程度上不是自己多么会讲,而是自己当时有纯净的心态和想救对方的愿望,慈悲的师父在正念加持,这是最主要的原因。而对方明白的那面被触动,他自己也愿意听真相。救人,这关系到巨大宇宙天体众生能被救度与否的重要事情,而自己却不能分辨和抑制证实自我、表现自己、沾沾自喜的显示心和欢喜心。这种在打电话过程中出现的“一会儿打完了上去和同修交流”的念头之前也出现过几次,现在才警醒。

我反思自己在户外发资料、做征签和讲真相或者是在日常生活中,也出现过被欢喜心干扰的情况。每当出现好的状况时,欢喜心就冒出来了,而我被欢喜心带动着,还以为是自己想的,结果往往就出现各种干扰。看了明慧网的交流文章,也认识到这是一种自我的表现,是旧宇宙为私属性的败坏表现,不懂得谦卑,总是动人心,贪天之功,狂妄自大,也是党文化的表现,但自己却没有抑制。

下面再说说不能被人说的心。愿意听好话、不能被人说的心在我身上表现的也很强烈,以至于自己都不想去面对。一次被一位同修当面指责,我虽然态度很好,但过后这件事一直往出翻,心里是愤愤不平。生活中也是,苦点累点都没事,但就是不能说我,当面不能说,背后说了让我察觉到,心里也是不平。

读了师父的法,我才惊醒,明白是自己错了,没有拿自己当作“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的修炼人,在自己的身上没有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好风范,却处处用法衡量别人,看别人的不足,总是以自己为出发点,别人不能惹我,说话上也不能触动到我,强烈的维护自己、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争斗心、怨恨心等和党文化中的毒素,用人心和常人的理去看问题,思想中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这就是为什么讲真相时心态很好,而一遇到不顺心的事情马上就变成常人了,就是不清醒,思想深处还是没有认清这些人心,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没有做到真正的忍。

师父要求我们遇到事情向内找,而自己却心胸狭小,遇到事情就向外看,总是记着别人的不好,不会原谅人,不会包容别人,这也是党文化的一种表现。

向内找自己,真的是很汗颜,觉得自己没有做到实修,浮于表面了。修炼到最后了还是这个状态,真是危险。

谢谢师父能给我这次机会,让我从内心深处挖出长期存在的不好人心,更加清醒的面对自己,更加警醒身上存在的不符合法的部分,认识到并修去它们,这样才能真正的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

个人体会,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