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丈夫的怨了结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我今年五十四岁,二十二岁和丈夫结婚,结婚不久,我发现丈夫性情暴躁,而且外面有女人,丈夫没有固定工作,吃喝嫖赌一样不少,经常吵架,五天一大打,三天一小打,每次我都被他打的浑身是伤。

自从有了儿子以后,盼望日子会好点,可还是那样。他每次回家,我们娘俩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吓得心突突跳。年纪轻轻的我被风一吹就要倒下似的,胃病、妇科病、严重的神经衰弱使我整宿睡不着觉。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头啊?我几次想到了死。

一九九七年三月,亲戚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一听就觉着好喜欢,《转法轮》这本书还没看完,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无病一身轻,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啊,我重生了。

那时,我丈夫是村书记,看到我炼功后身心的变化,非常支持,在大队院子让我们炼功,又腾出房屋让我们看师父讲法录像。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铺天盖地的打压,毒害了我的丈夫,丈夫一反常态,坚决反对我学法炼功,怕影响他和孩子的前程。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拘留关押,这更成了他要与我离婚的理由,也成了他跟别的女人鬼混的理由,我说学大法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给他讲道理,他不听,还是我行我素,后来发展到与多个女人有染,还不知羞耻将人领到村办公大楼去住。

二零一四年,他回家过年,而我在烟台给儿子看孩子,听说他把那个女人打跑了。我回到家的时候,发觉他有点咳嗽,我说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他说,挺长时间,有半年了。我用自己对大法的理解,给他讲了好多做人的道理,他像是听進去了,我们和好了。

他先到当地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是肺癌晚期,肺上长了一个十二公分的瘤子,真是晴天霹雳。丈夫九十多公斤,能吃能睡,不发烧,除了晚上睡觉有点轻微的咳嗽,哪像一个癌症晚期病人?

我儿子又拿着片子到北京301医院找专家确诊,专家说确定,不用做手术,保守治疗吧。我回家照顾丈夫,刚回来的时候,丈夫除了到村里处理一些事务,每天晚上准时回家,这是十多年都没有的事了,我打心眼里为丈夫高兴。

可好景不长,大约有半个月的时间,丈夫又不回家了,我知道他又把那女人弄回来了,有人跟我说:“你也太窝囊了,你回来照顾他,他还这样对你,还给那个女人买金项链,貂皮大衣,买车,连生活费都不给你,你还照顾他。”我笑笑说:“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教我做一个对谁都要好的人,何况我们是夫妻,不管他对我怎么样,我不能不管他。”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因为丈夫多日不回家,我就到婆婆家去问,小姑子说丈夫出去旅游了,我问到哪去了,小姑子说不知道。一个得了肺癌晚期只能活二、三个月的严重病人,瞒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跟另一个女人离家寻欢,我当时眼泪就流出来了,因为当时医生嘱咐不能剧烈运动,我就给他打电话,也不接,发短信不回。

大约过了十天吧,丈夫回来了,自豪的说:“我们爬泰山去了。”我发现丈夫的病情加重了,儿子要他去医院,儿子在烟台医院为他找专家给他检查,肿瘤已长到14.2公分(丈夫不知道他得的什么病,因为家人不想告诉他),无奈丈夫只好接受医院治疗。刚去的时候,他总是找茬,他想把我气走,好让那女人来陪他,我忙里忙外的伺候他,他老是对我发脾气,我对丈夫说:“不管你怎么对我,我就是对你好。”

有一次,他的一个朋友约了一个专家给他检查,那天他心情特别好,老专家以为他知道自己病情,就没瞒他,丈夫表面上装着没事,可心情很沉重。他打电话给院长朋友,觉着自己能吃能喝,做化疗也不呕吐,丈夫似乎不相信自己得的是绝症。

一天晚上休息的时候,他突然恶语相加,时不时的还打我,掐我的脖子,我劝他他不听,只好不再言语,整整一个晚上没睡觉,一个在骂,一个在听。天亮了,他骂累了,我平静的对他说:“你骂我,我一点也不生气,可生气对你身体不好,我虽然是你妻子,你这样骂我对你也不好,你也会失德。”丈夫瞪了我一眼,我接着说:“你知道你骂我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什么吗?”丈夫又瞪我一眼,“我在想我哪里做的不好,是不是对你有照顾不周的地方,我仔细的想了一遍,除了自己很累很疲惫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即使这样我还是想,可能是我上一世欠你的吧。”丈夫默不作声。我说:“你表面上挑不出我的毛病,也知道我好,可就是看我不顺眼,怎么做也不顺你的心,我也就是学了大法,不然的话我做不到这样,你跟我离婚,我早就离了。”

丈夫没说什么,可我知道挡在我们之间的这个三十多年的怨了结了,化没了,丈夫不会再怨恨我了。我的眼泪“唰“的就下来了。可谁知道那是感恩的泪,那一刻,我觉着自己好高大,我感恩创世主佛的教诲和重塑,我才能这样慈悲的对待丈夫。

之后,我发现丈夫变了,变的温和了,我对丈夫说:“这么长时间我没有好好炼功,等我早上炼功的时候,可别影响了你。”丈夫说:“那我也跟你一起炼。”丈夫看我很累,就叫他侄儿、侄媳妇过来帮忙,并对我说:“这下好了,你什么都不用干了,赶快学法炼功吧。”

由于丈夫思想上转了过来,对我学大法越来越支持,我给他放《我们告诉未来》等光盘,他完全明白了,说江泽民太坏了,共产党太坏了。我说:“你写个郑重声明吧,把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写好,丈夫在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丈夫的病情越来越恶化了,疼的晚上躺不下,靠吗啡止疼,丈夫说我们回家吧,不在儿子家住了,回到家里,丈夫常听师父的讲法,他说:“老师说的真好。”我说:“那是宇宙的真理,是宇宙大法。”丈夫让我教他炼功,教两遍就学会了。

乡里乡亲来家里看望丈夫,丈夫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共产党怎么坏,还劝退了四个党员。有一次,丈夫疼的刚要骂我,话一出口,又咽回去了。丈夫呼吸困难,又住進了医院,我不停的提醒丈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丈夫就不停的念。在医院的这几天里,亲朋好友来看望他的时候,如果他没昏睡,他会开心的笑,而且笑的很灿烂。

丈夫有两位公安的朋友来看他,临走的时候,丈夫用沙哑的声音,微笑着跟人家告别说:“法轮大法好。”丈夫就这样安详的平静的走了,我们三十多年的恩怨化成了彩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