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三度遭劳教迫害 黄玉萍再被非法批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月二十九日,山东省德州市齐河县法轮功学员黄玉萍、魏乐生在去乡村集市散发救人的真相材料时,遭新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到德州市拘留所。原定于三月十六日,即十五天后放人,可三月十六日,家人前去接人时,黄玉萍和魏乐生却在三月十五日被送往德州市看守所。四月二十一日,他们被非法批捕。

法轮功学员黄玉萍,女,约六十一岁,原齐河县农村信用合作社的职工,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是自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十七年来,她经历过被绑架、抄家、洗脑、勒索,被强迫拆散家庭的痛苦和三次劳教以及多种酷刑迫害。

二月二十九日,黄玉萍和魏乐生被绑架后,黄玉萍的居住房屋被偷偷的开锁,屋内被翻的乱七八糟,疑是国保警察所为。到看守所非法提审的两个国保警察,一个叫陈浩,一个叫余文彬。

三月十六日,家人到德州市拘留所接人不成后,赶回齐河县新城派出所,质问责任人陈浩,为什么到期不放人,还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非法转入看守所。孙浩等警察推诿说,他们作不了放人的主,这完全是“上面”的意思。

一个多月后,四月二十一日,黄玉萍和魏乐生遭齐河检察院非法批捕。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德州看守所。期间,这伙警察还几次到魏乐生的姐姐家骚扰,甚至欲绑架其姐,在其姐家人的强烈抵制下,未能得逞。

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道德提升

一九九六年底,一个偶然的机会,黄玉萍在亲戚家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做事考虑别人,遇事向内找。这法理让她明白这才是做人的正道,在这喧嚣的尘世中,她终于找到了一片净土。

黄玉萍原任齐河县东方家具厂副厂长时,使用了厂里的装饰材料为自己房屋装修而没有付钱,这在当今的社会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一九九三年以后,工作调动,去了信用合作社,那笔钱就做挂账处理,在一般人看来,也就不需要交了。

学大法后,这件事就象一块石头压在黄玉萍的心头,她觉得应该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不能贪图小利,做损公利己的事,于是,从家里拿出六、七千块钱,到原单位付了这笔挂帐的应付款。

无论在工作和生活中,黄玉萍把同化真、善、忍贯穿在每一件小事上,能更多的从对方的角度去体谅和理解别人,善待丈夫,疼爱儿子,孝敬公婆。她的胃病和坐月子落下的腰痛病,在炼功中,不知不觉的都好了,一家人幸福美满。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受益于大法的缘故,给她带来了生活的美好和心灵的升华。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人,却遭到江氏集团“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的种种非人的酷刑折磨。

好人遭迫害,家庭被强迫拆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后,黄玉萍被监控,电话被窃听,先后被罚款一万一千元人民币。黄玉萍的丈夫在县政府工作,分管政法委的许县长正好是他的领导,在县里大会上,许县长几次非议她的丈夫,给他施加压力,并以家里有炼法轮功的,孩子不让上大学、参军等要挟,导致其丈夫在巨大的压力下,经常失眠,身心疲惫,最终无奈提出离婚。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吃完早饭,黄玉萍在做家务,公安局的董强、张国峰等人开车来到她家,在公安人员的胁持下,黄玉萍被警车带到民政局,被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董强、张国峰等紧接着把她送到拘留所。三天后,黄玉萍又被单位、公安劫持到县服务楼强化洗脑七天。后来,许县长的外甥女在许县长与另一个人的撮合下,与黄玉萍的丈夫结合。就这样,黄玉萍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硬被拆散了。

非法劳教三年遭受吊铐冷冻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黄玉萍到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被齐河县公安局押送本地看守所,十一月三日,被劫持到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黄玉萍被关押在(王村劳教所)三大队。在那地狱般的日子,黄玉萍经历了令人惨不忍睹的迫害,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四日中午,操场上一片混乱,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在那里,挨个被电击,电棍“哧哧”的电流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经过。其他大法学员和平理性的提出释放操场上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女警肖爱华气急败坏的拿来电棍亲自上阵,高压电棍冒着蓝火从法轮功学员身上经过,都被电得伤痕累累,肉皮被烧焦电糊的味道弥漫在房间。此时的女所长王君完全失去了理智,又叫来了男警察继续对这些手无寸铁的女法轮功学员实施惨无人道的血腥暴行,多名学员被拖到隔离室,电棍的声响成一片。黄玉萍也被拖入隔离室,她的上衣衣扣、上衣袖和毛衣袖被撕掉。

十二月份,因为晨炼,黄玉萍又被关入禁闭室迫害。禁闭室是临时修建的小平房,每间不到二平方米,门窗上没有玻璃,三九天滴水成冰。禁闭室内放一张特制的酷刑床,高一米左右,床上焊着铁环。当时天下着大雪,北风呼啸。她没有穿棉衣棉鞋,手反背着吊铐在酷刑床边一米来高的铁环上,这样铐住手之后,只能脚尖点地,脚后跟悬着,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脚尖上。如果脚后跟着地,手腕被手铐勒得疼痛难忍,甚至被勒到骨头。头低得快要离地面四十来厘米,脚尖和吊铐的手被拉到了一条直线上,加上冷冻,一会儿,全身失去了知觉。

黄玉萍就在这种高压和酷刑折磨下,神志不清的时候写了所谓的“不炼功保证”。可是离开了严管室,接下来的是更惨无人道的精神折磨。每天被逼迫看江氏集团编造的污蔑大法的录像,看一篇就被要求写一次“思想汇报”,必须按照邪恶规定的意思写。

那些警察一次次的使用暴力后,让人精神上产生巨大的恐惧感。中共恶党的洗脑和精神控制,使黄玉萍生不如死,内心的痛苦无法再用语言表达,夜晚经常从噩梦中被吓醒。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黄玉萍终于走出了这个人间地狱,离开了劳教所那个黑窝,却被单位(齐河县信合社)无理开除。她在县胡官乡合作社做临时工时,被单位软禁。之后黄玉萍给县公安局局长打电话,诉说单位的非法行为和在王村劳教所期间自己所遭受的种种非人折磨,竟因此被公安局绑架到德州市国泰宾馆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逼迫放弃信仰真善忍,后再次被非法劳教。

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遭奴役、罚站、殴打

二零零三年四月七日,黄玉萍被劫持到了位于济南市浆水泉路二十号的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先是被关押于三队、二队,被强迫洗脑。后来被关押到五大队。第五大队又称为“严管集训大队”,该队关押着卖淫、盗窃的人,以及坚修大法的学员,为首的叫王淑贞,副大队长是王月瑶和张宏。她们时常以减少刑期为诱饵操纵、利用、指使劳教人员虐待、侮辱大法学员。

黄玉萍被逼迫着在恶劣的环境下从事奴役性劳动,并且劳动强度极大,从早晨六点到晚上十点、十二点,甚至更晚。由于受到长期的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初的一天,黄玉萍突然十分难受,医务人员检查心电图,心律120,血压110/160。警察王淑贞借口黄玉萍坐姿不好,指使劳教犯人孙晓红对她殴打。黄玉萍的头被强行按在地上,头上顿时起了个大包,脖子被扭伤,鼻子被打的流血。警察马文娟就在一旁看着孙晓红行恶,并指使孙晓红拿胶带封住黄玉萍的嘴。

五月中旬,黄玉萍所在班组被集体关禁闭,长达四个多月。期间不让睡觉,不让吃饭、喝水,不让大小便,还罚站,立正姿势,五指并拢放在裤缝上,每天从早上六点站到晚上十点以后。黄玉萍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遭受身心的折磨和奴役劳动的迫害,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超期关押三个月,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才被释放回家。

第三次遭非法劳教两年三个月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当黄玉萍向齐河县城宏伟水果店店主讲清真相时,被店主女儿恶意举报,黄玉萍当时被县公安局绑架后劫持到德州看守所关押,中午十二点三十分,县国保大队黄吉龙、许培勇出示以“扰乱社会法律实施罪拘留单据”非法抄家。

四月十四日,黄玉萍被送至济南浆水泉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三个月,再次承受无名的迫害。期间不让家人见黄玉萍,劳教所只是让她的家人送钱,说是给黄玉萍治病。黄玉萍在修炼法轮功之后,有病的身体得到康复,身体一直健康,这都是劳教所对黄玉萍实施的迫害所致。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