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正念强大到坚不可摧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许多同修都谈正念,我感悟到,正念来自于法,但正念是否强大,是否坚定却是靠自己修的。在个人修炼和做好三件事中总会遇到不同的干扰和考验,但我们的正念并不都是足够的强大和坚不可摧。有时会动摇,有时会退缩。当我们把正念强大到覆盖自己整个空间场,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在我们空间场中的一切都会受到我们正念制约。当我们的正念坚定到坚不可摧,任何邪恶假相都动摇不了我们正念时,我们才能做好我们该做的,要做的。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参与了诉江,诉江后三个月,当地派出所十余人闯入家中,当时我并没有太多的想自己,只是担心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会被他们劫走。邪恶想把我带到派出所。我坚定的说:“我不会和你们去,也别想动我的大法书。”话说出去了,但心中还是担心邪恶会动我学的大法书。这个担心就是修炼中的漏。如果那个时候把自己从人中升华出来,把自己当作神,认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就应该保护好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自己可能就会保护好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结果自己没能保护好师父的法像,大法书也被邪恶掠走。他们要我到派出所去取。我知道邪恶的伎俩。他们是想对我实施迫害,但我必须去,因为我不能没有大法书。

我要书时,几位同修帮我近距离发正念。我直接找到所长,和他讲了我修炼的真实感受和大法的洪传及全球诉江形势。我所讲的一切,他没有一点认同的。最后所长说:“你给我写个保证,今后别炼了。”我说:“如果我写了,那我就是骗你。”所长说:“不写我就拘留你。”我说:“你说了不算。”所长说:“我说了不算,你说了算?”我没有理他。因为我知道,师父说了算,法说了算。所长又说:“你觉的好就在家炼,别到外面去说,也别写信了。”我告诉他:“那样我对不起自己。”可能那时我做到了百分之百信师信法,而且坦然,正念坚定,没被所长的话带动,所以邪恶没能动了我。

当我提出要带回大法书时,所长说:“不能给你。”那个时候,我有要回书的心,但正念不够。有一层没有同化法的人的理:他就是干这个的,有可能不给。虽然我有强烈的要回书的心,但正念不够纯正强大,最后只能求师父。所长这时说:“那你把你私人物品带走。”因之前我提到身份证在书包里。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我从书包找到了《转法轮》和炼功录音,也找到了身份证。这时一个念头打進大脑:连书包一起带走。我背起书包往外就走。耳边民警说:“你这样,我肯定不让你走。”当时我没了正念,被他的话带动了,忘记了自己才应该是主角,应该自己说了算,有大法弟子在,岂容邪恶随意所为。何况还有师父为我们做主。

可惜当时没有足够强大正念,没做到师父说的“神在世 证实法”[1],结果只要回一本《转法轮》和炼功录音。敬师敬法是每个大法弟子该有的正念。自己也知道尊敬师父,珍惜大法,但正念不足,当时心中有一念。怕邪恶动师父法像和大法书。可能就这一念之差,我怕了邪恶,承认了旧势力要动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就是这不是正念的一念,自己没能圆满的答好这道考题,给自己造成了损失,给大法造成了损失。

当时的正念如果强大到不允许任何邪恶生命触碰,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时,没有生命敢,也没有生命能对大法不敬,对师父不敬。个人悟到:正念坚不可摧,正行势不可挡。那样我们才能圆满无漏的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善待众生,不让众生对法犯罪。

旧势力的干扰破坏之所以能够得逞,很多时候是因为在我们这个空间场中被我们承认了,没能用正念否定它,认清它,排斥它,解体它。旧势力在我们的一思一念中都做了手脚,所以我们对每一念都要仔细分辨是不是旧势力企图干扰迫害我们,不能忽视,不能纵容,发现了就要及时否定,正念解体它。

自己从法中悟到:正念强大的做自己该做的,对旧势力的各种假相,无需怕它,站在正法的角度,正宇宙中一切不正的,铲除邪恶。法不允许任何生命,任何因素阻碍正法中每件必须要做的。宇宙正法,任何阻碍正法的因素都是正法要清除的。修出自己堂堂正正,理直气壮,顶天立地的威严。有法中修出的神通,正法弟子助师正法只需纯正强大的正念,就能铲除邪恶。让宇宙中的一切因素,一切生命顺应正法,修去对邪恶的惧怕,正念强大威严,即使面对气势汹汹虎视眈眈的邪恶,不要怕,大法弟子修出的威严就要藐视、肃清、铲除邪恶。正法弟子是幸福的,是荣耀的,师父赐予我们的法轮,“内旋度己,外旋度人”[2]。师父又赋予我们神通法力,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干扰破坏因素,我们为什么要承受。既然是大法弟子,就要正一切不正的。

个人所悟,有待提高,愿与同修共同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