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用心了就真的会讲真相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有一次在小区的路边坐着个老人,我办完事路过那里,他一直望着我,我继续走,他开口说,“你要走了。”我就回头瞅了他一眼,他又冲着我说,你要回去了。我说是呀!又一想,不对呀,我得跟他讲真相。于是上前搭话,一问一答的,得知他儿子在法院上班,心想得告诉他不能让他儿子迫害大法弟子,就直接讲了大法真相。

当说出记住“真善忍”三字时,老人自己重复了一遍,然后一把抓住我的手,有些颤抖又急切的要求我,能不能把这三个字给他写下来。我深深的知道世人内心真实渴望的是等待大法得到大法的救度。

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开始看《转法轮》的,当时不明白什么是修炼,看第一遍时,冒出个想法,我怎么看的这么晚!那种等了久远的渴望的幸福的感觉终于等来了。于是,每天大量通读《转法轮》,有时一天能读五讲,还学习师父在海外各地讲法。因得法晚,没有《精進要旨》,所以手抄了一本。

师父讲法中,很多状态都亲身体会到,如:开天目“肉往起聚,聚起来往里钻”[1];躺在床上望天棚,突然看见月亮一样;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1];“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1];在睡梦中,天上的星星越来越靠近我,马上要到我身边了,一惊,醒来瞬间离我远去……

学法前,胃肠痉挛经常去医院打点滴。一天,这种症状又出现了,我不但没有痛苦而是瞬间高兴了,我知道师父管我了,这种症状瞬间消逝,直到今天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就是修炼人的正念和常人的区别。观念的转变,让我每天都很快乐,身心轻松。那时总是油然而生的幸福感:这个世界上,我比别人多一位亲人——师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鬼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打压法轮功。因我一直是自己在家学法的,一时间被这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宣传吓的浑身发抖,不知咋回事。于是,天天看电视散播的谎言、邪说。直到有一天,电视上有一个精神病人说:师父不让他去医院治病。我一下惊醒了,原来电视在说谎。《转法轮》指导我们修炼的法天天看,白纸黑字在那摆着,从没改变过。师父从没说过不让人看病呀!这下我心里踏实、明确了,也深深的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性。从此再也不看谎言宣传了,决定自己学大法学下去。

中共媒体大量散播“天安门自焚”伪案后,我知道那又是谎言宣传,欺骗世人的。自己在大法中受益,又真实体悟到大法的一些美妙、美好,心中只想告诉世人师父讲法中咋说的、咋教导弟子的,于是买来很多手绢,在手绢上抄写《转法轮》第七讲“杀生的问题”,摘抄一段,以公示世人。那时不知道这是讲大法的真相,只是觉得凭良心实话实说。

在师父呵护下,我遇到一位同修,后来得到师父的经文,也明确了我们的路就是讲真相,揭谎言,清除邪恶,救度世人。

邪恶疯狂迫害初期,世人都被谎言迷惑、仇视大法和大法弟子。我们就是要告诉世人我们是被诬陷的,世人是被谎言毒害的。当时就是大量散发法轮功资料,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粘贴法轮大法好。这里列举几个亲身经历。

(一)我和孩子(当时还没上学)去一居民楼,看周围没有人,我将“法轮大法好”刚贴在电线杆上,心里念了一遍“法轮大法好”,转身的瞬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三个便衣,走在我后面,我和孩子正在往前走,听到后面说话声,知道来人了。我和孩子说,有人来了,快帮妈妈发正念。正说着,这三个人已经走到我身边了,好像没看见我似的,手里还拿着我刚贴上去的“法轮大法好”的粘贴,其中一人嘴里还自语着:“唉呀!明明看见一个背白色兜的女人从这走的,咋没了呢?”其实,我手里什么也没拿,也没背兜,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因为这过程中,根本就没有人经过这里。

(二)和几个同修去黑窝家属区发真相资料,每人负责一栋楼,然后集合一起走。我到一洞口的三楼放了一份资料,就往下走(那楼就三层),就听见有人追下楼来了。当时,在楼口外面有一老太太在忙手里的活,我心想让邪恶看不见,就往约好的地方走着。这时,追下楼的人问那个老太太看见有人放这个没有(指真相资料),那老太太说没看见,我一听乐了,这时老太太突然指着我的方向说,你看看是不是她,我一下意识到欢喜心被钻空子了。马上继续发着正念往前走,那人在后面跟着我。我与另一同修会面,说被发现了,把手里剩的资料给了她,告诉她在哪等我,然后,就朝另一栋楼走去。走着走着,碰到一熟人,与之交谈之中,心想回头看一眼,看清楚跟在后面的人,这一回头,看见他象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闪到楼头,我再也看不见他了。

(三)和一老年同修去小区发资料,当我从楼上下来时,觉得很多人都往一个方向急走,还说什么法轮功,我觉得不对劲,就在后面跟着走,前方很多人都在一个楼洞口议论着,我意识到同修就在这里发资料,被发现了,还不知道楼下情况,就心生一念,不能让众生对大法犯罪,于是,我走進楼口,上了几个台阶,这时同修下来了,我告诉她,被发现了,楼下很多人,别害怕,我们发正念,不允许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把他们定住,我们走。出楼口时,真的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走了好远,才想起来还定着他们呢!赶快说了一声“解”,我俩平安的回家了。

(四)还有一次,丈夫把大法弟子贴在门上的大法真相资料拿给我,外面有个红色包装袋。我打开看一眼,是我们的真相资料,就放兜里上班了。在浴池洗澡时,跟一人讲真相后,想把资料送给她,在值班室里拿资料时,被同事看到说:“唉呀!办公楼里每屋都发了一份,跟你的一样(指外包装)。”我当时怕心就上来了,保护自己的私心一出来(心里就埋怨了,这么不注意安全,别人也進不来啊,便开始猜想是谁、谁、谁发的)好象很大一片空间场被乌云笼罩了,邪恶马上要来了,很紧张,喘不过气;不对,心生一念:不管是谁发的,目地都是讲真相,救度众生。这念一出,瞬间一切平息,邪恶烟消云散,整个空间场晴空万里了。智慧也来了。很简单,把外包装拿掉,里面资料给了那个明真相的人。真实体会到师父说:“因为你们用正念证实了大法”[2]。

近几年讲真相方式方法多了,一段时间,开始自制真相币。和邻居闲谈中,提起看到钱上写着“三退保平安”不知是咋回事,我正好借着这个话题给对方做了三退,更加鼓励自己做真相币,也坚信任何一种方式都可以把人救了。

“三退保平安”已众所周知,但很多人不太知道三退的意义。自己跟陌生人讲又不知如何开口,苦恼一阵子。后来有同修手机讲真相,可以对打,看着同修救人用心那股劲,自己真觉的惭愧,浪费了很多时间。这样,休息时间我就去同修那里一起出去打电话。

刚开始紧张,对方骂人听不出来,一直听对方骂完,等反应过来,对方挂了,心里有气发不出来,被羞辱的心全上来了,有的讲了半天不退又求结果了,有的说明白退了,心里又高兴了,也有很多人有疑问,还有嘱咐我注意安全的,很多人心交织在一起,真得感谢身边同修不断的交流,让我不断的看明白自己,坚守内心的志向,走正救众生的路。

经过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讲真相用心了,不知不觉中,跟陌生人也可以讲真相了。在讲真相时,发现一个问题,一说三退,对方说:不参与这个事,就挡住了没话说了,可我真心想让对方听到真相就会说了。

一次,一人在大坝河里捞鱼食卖钱,我在河边与他对话,得知他入过少先队,告诉他三退时,他回避说早就不是了,不参与这事。我说你误会了,我不是让你参与这个事,我只是告诉你中共政权历次运动迫害死中国老百姓八千万,不是战争是和平时期,现在还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真是泯灭人性,干着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事,它知道它的罪恶会遭天谴,所以它是有目地让世人对它发毒誓,用生命保护它。你看它连孩子都不放过,刚上学就让戴红领巾,你说天灭中共时这样的生命不危险吗?他在听着,我又说,从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我明白了,过去古人经商都是广积众德,这样,他的买卖才越做越大,越稳固,他点点头。我说这样吧,给你起个小名叫广德退出少先队,远离灾难,他高兴的说行。

有时跟陌生人说三退、贪腐,对方说不参与这事,我说你说的真对,咱小小的老百姓能管啥呀,对方挺认可,我话题一转,但是三退可是跟每个人都有关系的,对方很认真的听着。中共靠暴力起家谎言维持政权,一直欺骗老百姓,历次运动残害死老百姓八千万,又活体摘取器官。这样的政权,我们举着拳头发誓言时刻准备着把生命献给它,它给每个发毒誓的人都打上一个印记,就是镰刀和斧子,所以这样的人时时面临危险,因为它喜欢血腥、暴力,我让你退出来是让你抹去那个印记,远离血腥、远离灾难。对方的表情,噢!是这回事啊,我问对方姓啥,然后起名字三退,对方都是认可的。有时我还会反问对方,你知道为什么三退就可以保命吗?多数说不知道,我说我告诉你吧!这样接触的人大多也做了三退。

只要用心就可以把真相讲出来,就在给世人选择三退的机会,当然要理智,不能不注意安全,不管不顾的。大法弟子这些年讲真相遇到很多人很多事,在迫害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一直坚持讲真相,心中惟有一愿:众生明白真相、得到大法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