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七二零大上访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清晨五点多,法轮功学员从四面八方来到衡水市人民公园的假山脚下。几分钟,一大片方队就齐刷刷地排好了。舒缓悠扬的法轮功炼功音乐响起,学员们整齐划一的手臂缓缓升起、落下。整个炼功场上象往常一样,洋溢着一片祥和、宁馨儿。

然而,场外气氛却大不一样了,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一看,原来是警察和便衣们围了一大圈驱赶炼功的学员们,并且开始吆喝道:“法轮功已被中央定为×教,以后不许再来炼了。”

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法轮功叫学员们按着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的心性,做好人。这有什么错?通过修炼,有多少人告别了疾病折磨又从新走了出来服务于社会;通过修炼,有多少人不计名利处处做好人好事带动了社会的道德回升;通过修炼,多少浪子回头人心向善稳定了社会!这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呀!社会离不开法轮功,我们不能不修炼。这一定是中央有奸佞之人,这一定是政府误会了。不行,我们一定要用我们的亲身体会向中央呈明,法轮功是正法,中国不能没有法轮功。

回到家后,我们便怀着悲壮的心情抱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坚定意念,匆匆的向北京赶去。哪知道,到了北京西站还未出站,就被出站口两边站满了的警察们截住盘问、搜查。我被非法扣留了并被劫持到北京丰台体育馆。当时体育馆内看台上、看台下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看到又有一大卡车同修加入就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哗哗的掌声有如洪水出川,气势恢弘,直冲九霄,淹没了一切杂音,令人激昂,令人振奋。我们刚一落座,读法背法的声音便轰然响起,轰轰的声响,直冲太空,震动寰宇。在这轰隆隆的法音中,我觉得自己变得非常高大,偌大的体育馆变的那么微小,那些警察们的杂音完全被淹没。我觉得他们是那样渺小,那样可怜。

突然,哗、哗、哗……的掌声又有节奏的此起彼伏地响起,人们都满含着热泪激动地抬眼望着辽阔的天空,啊,那是满天飘转的法轮!五颜六色的彩球……开初,这掌声惊动了扎堆聊天和走动的警察们。他们茫然地跟着学员们的目光抬眼望高空,但就是什么也看不见。到后来他们也就麻木了,你们愿看就看吧,背就背吧,拍就拍吧!他们就三五成群的聊天去了。

一车一车的法轮功学员继续被拉来,体育馆装不下了,要分流了,他们让一省一省的学员到门外排队上车。出了门不甘被非法扣留的法轮功学员们,在排在头里的学员带领下向东,东南方向跑去,后面看押的警察急了挥舞着电棍猛追,嘴里骂骂咧咧着费了好大劲才把跑远了的法轮功学员们赶到车上,拉往不同的地方。

我们是被拉往廊坊的,天,慢慢的黑下来,满载法轮功学员的汽车在空旷,安静的大马路上向前疾驰。车内一个廊坊的和一个衡水的大法学员交替着向押车的警察讲述着大法弘传给人类带来的美好,讲述着自己的修炼体会,满车的人们也都不时的插言配合着。这些发自肺腑的真切心声,感动着司机、感动着警察,也感动着学员们自己。警察也激动地说:“等形势好点,我也炼!”

廊坊农校的操场上戒备森严。四周的警察们象看管犯人一样,汹汹地盯着修炼真、善、忍的这帮好人们。一会儿吆喝着到这儿排队,一会儿吆喝着某地的学员到那儿排队。“你为什么不去排队?!”一声怒吼,惊动了众多学员。“我在炼功。”一位女学员斩钉截铁地回答。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抬起这位正打坐的学员就走。“同修们,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为了什么呢?”一声呐喊,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同修们——,我们的位置就应该在这位同修那儿!”一位衡水的学员,喊出了所有学员的心声。学员们呼——,就象潮水般地涌向打坐的同修那儿。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师尊的诗,一遍遍的从每个学员们的心底流出,充满神圣,响彻了整个夜空!一切嘈杂的声音,听不到了,警察们歇斯底里叫喊声,听不到了。廊坊农校的一些宿舍楼的窗户打开了,一些人头在窗口上攒动。他们在看着,他们在听着。看吧,看看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听吧,听听这是一些什么样的声音!

“我是廊坊的大法弟子,修炼前我浑身是病修炼后我无病一身轻……”

“我是…‥”前一个同修刚刚讲完,又有几个同修争相喊出:我说,我说。人们真诚的,争先恐后的讲述着各自在大法中受益的感受。讲述着自己是如何放弃名利努力去做一个好人。几千人的广场上,是那样的祥和,安静。仿佛天上地下都在默默地倾听着法轮功学员们的倾诉。

“我是河南的法轮功学员,现任某县的公安局长……”学员的声音未落,一个警察吼叫:“你还是公安局长?你别给警察丢脸了!”话音刚落,操场上就出现一阵骚动。周围的警察们就如临大敌般,提着警棍杀气腾腾地冲了过来要抓发言人。学员们唰唰的急速地伸出坚定的双臂,胳膊挽着胳膊,把正在发言的学员象铜墙铁壁似的围了个水泄不通。警察们急了,猛抽猛踹外围的学员们,但,他们最后也没有冲進去。警察们虽然狂暴的抽打,学员们却没有感到疼,十几天后我回到家洗澡时亲人告诉我,腿上有大半个紫黑色的鞋底子印。

法会在无任何人的组织下,有序的進行着。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大法,我们要坚修到底!

一抹新月正慢慢地向西山下滑去。天空被一层薄薄的云彩覆盖着,黑夜笼罩了大地。

夜深了,上告无门的大法学员们也渐渐地躺在了光光的水泥地上,脸上露着坚定,露着安详,他们睡着了。开了天目的同修说:地上铺着紫红色的,厚厚的,毛茸茸的地毯。是的,我们没有感到硌,没有感到冷。

七月二十一日的早晨,警察们在学员中窜来窜去,抓走了几个昨天晚上交流发言的学员。他们被警察们四个人抬一个,叫着号扔到了卡车上。“还有她!”一个警察指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学员吼叫着。几个警察迅即冲过去。这位学员拉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她声音略微有点颤,但,却是语速缓缓而又坚定地说:“孩子,咱们走!咱跟师父回家!”那一副视死如归的坚毅神态,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

太阳越来越高,在三伏的季节里,火辣辣的日光并没有使待在水泥地上的学员们有什么炙烤的感觉。除了被辨识是哪个地区的时间外,人们在回想着师父的法,在思考着出去后如何再去上访?……

不知是从什么时间,也不知是从哪儿走来了几个小孩,他们用小手抱着太阳伞、冰糖、汽水、面包等。他们穿行于学员中间,一会儿把东西放到带小孩的年轻妇女身边,一会儿又把东西放在老年同修身旁。没有多少语言,没有任何姓名。警察们也没有禁止,他们就这样忙碌着一趟趟的穿梭在人们中间。汗水顺着他们的小脸颊流淌着,他们全然不顾,依然飘行在人群中,那情景令天地为之动容!这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力支援,这是对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无端镇压的有力回应。看吧,听吧,法轮功会在大地人群中传颂;真、善、忍会永远根植于亿万人们的心中!

将近两天了,同修们没有吃一口东西,没有喝一口水,可是没有人觉得渴,没有人觉得饿,也没有任何热的感觉。

下午,我市警察车来了。我们被非法遣返家乡。一晃就要十七年了,这次经历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缭绕,我也怀念那次经历中的同修们,好想与他们一起回忆那些珍贵的记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