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生:周身的顽疾消失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我叫皓洁,女,七十岁,医生。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号称“红色根据地”,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浸透着无神论的污染。以前很多法轮大法修炼者向我弘扬大法,送我大法资料,我不接不听,回想起来真感到无地自容,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痛悔之心无法言表。

一、求生的欲望使我走上修炼法轮功之路

我曾患有多种疾病,心室肥大、高血压、气管炎、胃病导致黑便、子宫肌瘤、痔疮、肛裂、便秘、颈椎、腰椎、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坐骨神经痛、额窦炎、怕冷、怕热、怕凉、怕风、全身病痛、各种药物不离身,有的病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就这样勉强的工作着,顽强的生活着。

不止以上,我于二零零八年作了开胸术,从胸腔内摘除肿瘤后五个月时心脏病加重住院治疗无效,又从北京每月花费997.50元买来一种中成药口服,心脏略有好转。术后九个半月,肿瘤又扩散到舌根两侧,无法医治了。

在无可奈何之时,求生的欲望使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功之路。初始,我确实是抱着试试看的有求之心走上修炼路的。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我开始炼法轮功了。炼功的第二天奇迹就出现了,曾经到省级医院也未治好的历经八年的黑便不见了,便出了鲜黄的粪便,感动得我流泪了。

一开始炼功,师父就将容易癌变的顽疾化掉了,我立刻就坚定了修炼法轮功的决心,开胸手术后出现的出虚汗、失眠、多梦在一周内也无影无踪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舌根的肿瘤也消失了,周身的顽疾不知不觉地没有了,真实地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倍感幸福、愉悦。

修炼前,我每天要口服十四、五种药,有时还要打吊针,还解决不了病痛,实感生不如死,太痛苦了,就是修炼了也没敢停止用药。炼功近一个月时,老同修对我说:“今天我给你讲炼法轮功与吃药的关系,是这样的,法轮功不是不让人吃药,而是修炼的人由师父给净化身体,是将导致疾病的根本原因,从里往外清理,使修炼人达到无病状态,而常人治病是从外往里压导致生病的因素,没有从根本上拿掉,而是压入体内,现在不犯将来犯。”一听,我立马决定停止常人的治疗方法,我要踏实修炼,马上停止用药,坚信师父没有错,大法没有错,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至今,我一粒药没用过。

总之,常人的治病方法与我无关了。我的身体越来越好,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七十岁了,还学会了骑电动车,神清气爽,精神饱满,精力充沛。

二、转变观念,纠正不正确的心理

当初我是抱着求治病的目地進入大法修炼的,通过学法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师父告诉我们:“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

师父还告诉我们:“炼功人讲: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1]所以抱着有求之心来修炼是大错特错的。我很快转变了观念,纠正了不正确的心理。

不知何故,一次在和同修交流时,我脱口说出:“在过病业关这方面信师信法占百分之九十。”其实我也从来没有用百分比衡量过,过后向内找,我怎么会冒出这么个百分数呢,原来是:一、欢喜心,自以为自己在过病业关这方面做的非常好,无漏,沾沾自喜;二、显示心,好在同修过病业关时,谈自己怎么过的如何,如何,其实同修早已知道了,其实还是显示心作怪。

我还悟到主要是师父在点化我,要求我必须达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有漏就必须立马堵上,不能有丝毫漏,感谢师尊的良苦用心。

三、考验

说了百分比的事后,没几天,就迎来了一份不大不小的考验。一天午夜后,我与一位同修一同到四、五里地以外贴不干胶,散发真相资料,到村里后,我俩分开做,不料我被异物绊倒在地,动不了了,想爬起来实在太难了,痛的我直冒汗,我只喊“师父,师父”,突然想到:“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2]师父的讲法打入我的脑海,就这坚定的一念,不一会儿站起来了,找到同修,又一直工作到天快亮了,骑上自行车顺利回到了家,同修根本没有发现我摔了这一跤。

到家做好早饭,和老伴吃过后刷洗完了,坐床前休息会儿吧,七点钟腿开始痛了,很费力的站了起来,勉强的爬上床发现腿肿的很粗,坐卧不宁,儿子儿媳一定要送我去医院,我告诉他们,我不去医院,有师父管着我呢,很快就会好的,这是在给我消业,在考验我呢,你们放心去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他们不走我就又开始谈起六年前一次过病业关的故事。

事情是这样的:那时我修炼近百天左右,多种疾病不治自愈,心脏也一天天正常起来。不料有一天,心跳突然加剧,症状比较严重,但我的心态稳:有师在,有法在。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了:“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师父的讲法坚定了我的信念,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除此就静静的卧床休息。到第三天晚上一位从京城来的大姐睡在我身边,深夜在我熟睡时她将我轻轻推醒说:“小妹,你心脏不正常了,心跳有间隙,呼吸急促,很危险的,叫救护车来吧。”她用手机给我录了心音让我听,在迷迷糊糊中我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告诉大姐说:“大姐,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有病,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不会有危险的,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比前两天好多了,放心睡觉吧。”说完,我就呼呼大睡了。早上起床就恢复正常了,正像师父《转法轮》说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孩子们说:“妈,你别说了,已经讲过好几遍了,我们还是不放心的。”我说心脏异常时我都没有把它当成病,这个腿痛更不放在心上。一定会很快就好的,我与医药是永别了。

九点钟,我下地炼功了,一到四套功法,接着学法,痛的我午饭都没有吃好。晚上睡不下,坐卧不宁,老伴也催我到医院:“别犟了,别受这罪了。”我告诉老伴明天就会好的,放心吧。后夜就躺下睡觉了。一觉醒来天亮了,一咕噜下床了,拄着拐杖做了早餐,儿子来了,一见我们已经吃过早饭,惊讶的目瞪口呆。“儿子,神不神呀!不炼功的能有这个结果吗?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啊!”一家人都又见证了一次法轮功的神奇。

自从摔这一跤后,我腿脚更轻快了,原来的膝关节炎经过炼功后基本好了,但是上下楼梯还是有些痛,坐时间长了开始走路还得拐几步,这次过关后,走路生风和年轻人一样。

近两年来,我体重明显下降,由术前一百五十八斤降到一百一十五斤,明显的消瘦,常人出现这个状态,那当然要求医问药了,而且我还伴有吃多、饮多、尿多,易饥,但是我像前面提到的身体出现任何的假相都没有压倒我,因为我是大法修炼者,我怎么会有病呢?我修的是正法理和人的理是相反的,人觉得有难是痛苦,是坏事,而我们把魔难当成是好事。

二零一三年年底,单位给退休职工搞一次健康检查,并通知我体检,经过体检,我的各项指标都正常。

因为自己心性把握的住,符合了大法的要求,从根本上否认它,不认为它是病,心情平稳,无忧无虑,精神饱满,饮食、睡眠正常。不考虑体重的多与少,一切顺其自然,不正确状态消失了。二零一五年冬,体重回升到一百三十四斤。

是师父、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师父却什么也不要我的,只要我一颗精進的心,我若不精進实修,有什么脸面见师父啊!什么方式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之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0/女医生-周身的顽疾消失了-331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