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132名法轮功学员依法诉江遭报复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沈阳市法轮功学员依法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提起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沈阳市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纵公、检、法人员对依法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判刑等迫害手段。

截至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沈阳市依法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十一人被非法判刑,有十三人被非法庭审,有二十五人被长期关押,有七十七人被绑架迫害,有六人下落不明。

以下是一百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简述:

和平区二十四人: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和平区法轮功学员董敬哲女士和孙士友先生被和平区国保大队与和平区集贤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下午,孙士友先生被放回,董敬哲女士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十八日晚十一点,被迫害不能自理的董敬哲女士被送回家。

董敬哲
董敬哲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晚八点多,和平区法轮功学员王亚萍女士(六十一岁)在家中被和平区国保大队五个警察绑架到和平区太原派出所。有人威胁她:撤诉(起诉江泽民)就放人,不撤诉判三年,这是上面新下的文件。后来她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王亚萍女士被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四月十四日上午再次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晚,和平区法轮功学员毛娟女士(五十多岁)被和平区集贤派出所警察绑架;十月二十三日,她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上午,毛娟女士被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毛娟女士被非法判刑二年。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晚八点,和平区法轮功学员徐凤先女士被和平区八经派出所警察绑架,约一小时左右被放回。次日下午四点左右,警察又到徐风先家欲再次绑架她,因徐风先女士有严重高血压,当时被送到沈阳市红十字会医院治疗;之后办理所谓的“取保候审”。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和平区法轮功学员洪瑞胜先生被和平区国保大队、和平区八经街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家中的电脑和大法书籍被抢走。洪瑞胜先生被劫持到和平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和平区法轮功学员张娜女士(三十七岁)被和平区新华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多本大法书籍被警察抢走;之后她被劫持到看守所。在经历了十五天的迫害后,张娜女士于十一月六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和平区法轮功学员王静哲在大东地税局工作时,被和平区西塔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被抄家,警察抢走笔记本电脑、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真相资料、钱等私人物品。后来,王静哲女士被警察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王静哲女士被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和平区法轮功学员曲连香女士在家中被和平区南湖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沈阳四台子看守所。在经历了十天的迫害后,曲连香女士于十一月十二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和平区法轮功学员那燕女士在沈阳市第六医院上班时,被和平区南市场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皇姑区三台子拘留所。在经历了十五天的迫害后,那燕女士于十一月十七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晚,和平区法轮功学员简玉凤女士和女儿被和平区新华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至半夜,之后娘俩被放回。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和平区法轮功学员刘华荣被和平区园路派出所(又名中华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王荣军去询问女儿那燕的情况时被南市场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到看守所。在经历了十五天的迫害后,王荣军于十一月二十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和平区法轮功学员李玉华女士被和平区新华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在劫持到三台子看守所。在经历了十天的迫害后,李玉华女士于十一月十五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晚九点三十分左右,和平区法轮功学员董敏女士被和平区吴淞派出所的王峥、李伟等六个警察和协勤绑架、抄家,第二天下午,她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在经历了十五天的迫害后,董敏女士十一月二十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和平区法轮功学员王毓杰先生被和平区国保大队伙同和平区吴淞派出所的刘洋、刘巍等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沈阳市和平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王毓杰先生被和平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二年。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晚,和平区法轮功学员姜虹女士被和平区八经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警察抢走真相新年历两包,之后她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在位于和平区乐天玛特超市工作的和平区法轮功学员纪春玲女士(约四十一岁),被警察绑架后,至今下落不明。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和平区法轮功学员范润芳女士(六十一岁)被和平区砂山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她被劫持到看守所。在经历了十五天的迫害后,范润芳女士于十一月二十一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七日,和平区北市地区法轮功学员王爱华女士(六十五岁左右)被和平区公安局警察绑架。之后,她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王爱华女士被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和平区法轮功学员宋刚先生被和平区浑河湾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经历了一个月的迫害后,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和平区法轮功学员刘畅被和平区浑河湾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经历了一个月的迫害后,回到家中。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七日晚七点,和平区法轮功学员李秀萍女士(五十多岁)被和平区八经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八经街派出所,第二天下午两点,三个警察又去李秀萍女士家非法抄家,结果一无所获。后来李秀萍女士被劫持到沈阳市女子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

沈河区四人: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中午左右,沈河区方家栏地区法轮功学员国秀文,被沈河区凌云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上午,沈河区法轮功学员刘家泽先生在家里被沈河区惠工派出所和沈河区国保大队的警察绑架、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切纸刀、打印纸、墨水、mp3播放器、移动硬盘、U盘、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第二天傍晚,刘家泽先生被劫持到沈河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七月,构陷案卷已到沈河区法院。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上午,沈河区大南街道多福社区年近七旬的法轮功学员娄阿梅女士被沈河区大南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警察抢走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真相台历、真相挂历,打印纸,铜版纸、打印墨水,手机一部、真相币两千九百元、一个装有个人全部证件的公文包,内有身份证、存折、金戒指、项链、镯子等私人物品。当晚,娄阿梅女士被劫持到沈阳市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一月份,构陷她的案卷已送到沈河区检察院。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沈河区泉源小区法轮功学员王玉才先生(六十四岁)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沈河看守所,在经历了六天的迫害后,于十一月九日回到家中。

铁西区十二人: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铁西区法轮功学员朱玉祥被铁西区公安分局、铁西区国保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看守所。在经历了二十六天的迫害后, 朱玉祥于十月十二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铁西区法轮功学员何仁女士(六十多岁)被沈阳市铁西区兴顺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抢走所有大法书籍等。当晚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上午,铁西区法轮功学员刘伟被铁西区轻工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铁西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晚九点多钟,铁西区法轮功学员闫凤金女士被铁西区铁西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铁西区看守所。在经历了一个月的迫害后,闫凤金女士于十二月二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早晨,铁西区法轮功学员杨芝兰女士在家中被铁西区启工派出所的警察绑架、抄家,家中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抢走,之后杨芝兰女士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在经历了二十五天的迫害后,杨芝兰女士于十二月一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上午,在铁西保工街乐购超市附近的民宅有一男一女两名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铁西区兴顺派出所警察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铁西区法轮功学员小敏被铁西区兴顺派出所警察绑架,已经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铁西区法轮功学员杨淑琴女士(七十岁)被铁西区兴顺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家中的打印机、刻录机等私人物品被抢走。杨淑琴女士被劫持到兴顺派出所后,至今下落不明。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早八点,铁西区法轮功学员韩莹女士(六十岁)被铁西区兴顺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日上午十点三十分,韩莹女士被沈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非法庭审;四月二十一日,韩莹女士被非法判刑四年,并被勒索五千元所谓“罚款”。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铁西区法轮功学员赵兰女士(五十九岁)被铁西区七路派出所绑架,后来被劫持到公安医院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上午,铁西区法轮功学员轩先伟先生(三十五岁)被铁西区兴顺街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之后被劫持到铁西区看守所继续迫害。

皇姑区十三人: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中午十二点左右,皇姑区法轮功学员佟丽琴女士在家中被皇姑区辽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下午五点左右,皇姑区法轮功学员杜丽杰女士(六十八岁)在家中,被沈阳市国保两个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在经历了一个月的迫害后,杜丽杰女士于十一月二十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上午九点,皇姑区法轮功学员王春兰女士(六十五岁)被皇姑区国保、北塔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警察抢走大法书籍。在经历了十八天的迫害后,王春兰女士于十一月十九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晚上八点多,皇姑区法轮功学员王莉萍女士(六十四岁)被皇姑区国保大队五个警察从家中绑架、抄家,后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在经历了十八天的迫害后,王丽萍女士于十一月十九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皇姑区向工街法轮功学员刘梅娟女士(六十多岁)在家中被皇姑区明廉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警察抢走几本大法书籍、两个MP3播放器;后被劫持到某看守所。在经历了十五天的迫害后,刘梅娟女士于十一月十六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皇姑区法轮功学员么凤云女士,被皇姑分局国保大队和皇姑区华山派出的警察绑架、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十一月二十日凌晨,么凤云女士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早晨,皇姑区寿泉小区法轮功学员赵艳杰女士被皇姑区公安分局五个警察绑架到皇姑区寿泉派出所,并被抄家。警察抢走一台刻碟机、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当天晚上她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皇姑区法轮功学员刘佩芝女士(六十岁左右)被皇姑区三台子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迫害。十一月中旬,刘佩芝女士已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皇姑区明廉地区法轮功学员齐风秋被皇姑区明廉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早上,皇姑区法轮功学员孙德坤先生、妻子邢安梅女士、女儿孙莺莺在大东区洮昌附近一家小餐馆被几个国保便衣警察绑架到大东区上园派出所;晚六点多钟,孙德坤先生的儿子孙英男在家中被绑架。孙德坤先生和儿子孙英男被劫持到沈阳市大东区看守所,孙德坤先生的妻子邢安梅女士和女儿孙莺莺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孙德坤先生一家四口被绑架后,大批警察去抄家,抢走电脑和耗材等私人财物。五月十三日,孙英男被释放,孙莺莺以监视居住形式被放回家。据悉,孙德坤先生、邢安梅女士及他们的女儿孙莺莺被构陷的资料已被移交到大东区检察院。

大东区十人: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赵桂萍女士(六十岁左右)被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五月,赵桂萍女士被大东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中午,王爽先生在辽沈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原七二四厂)职工食堂吃饭时被大东区文官派出所副所长潘立国领着六个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大东区看守所。在经历了十五天的迫害后,王爽先生于十一月十一日上午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于颖女士在上班工作时,被大东区文官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现已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上午九点左右,在大东区摩尔公舘20号楼杜淑芬女士的家里有七位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被大东区二台子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绑架二台子派出所;同时,大法书籍、炼功播放器、《明慧周刊》、台历等私人物品被抢走。七人分别是杜淑芬女士、佟姓学员、西姓学员、冯姓学员、赵姓学员、张姓学员、王姓学员。晚上十一点多钟,二台子派出所警察劫持七位法轮功学员到东站铁路医院体检,结果七人都高血压,又被劫持回到派出所,让七人在拘留单子上签字,被拒绝;在七人被绑架后,每个人的家里都来了很多人在派出所里要人,最后派出所的警察勒索每家交一千元钱。三日凌晨两点多,七名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都回家了。

浑南区二十四人: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中午,浑南区法轮功学员刘铁石先生及其母亲因诉江分别在各自家中被浑南区李相派出所警察绑架,家中电脑及大法书籍等被抢走。刘铁石先生被劫持到浑南看守所(原东陵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浑南区年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敬霞女士和另一学员被浑南分局和浑南区高坎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浑南区满堂派出所;俩人家被抄;刘敬霞女士家中的大法书籍、手机等私人财物被抢走。刘敬霞女士当晚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另一名学员当晚被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至二日,浑南区望滨办事处古砬子村、曾子沟村、三家子村的法轮功学员吴连英、吴连珍、李淑敏、孙作伟、孙瑞杰、高秀萍、王秀萍、孙秀娟、王立娇、孙凤华、孙玉英、孙保仁(已回家)、侯淑坤(已回家)、李国祥、白淑菊、李福环、曾宪志、金世男(金四南)、曾秀香、三家子村不知姓名的老年学员,被沈阳市公安局、浑南分局、以及各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学员家被警察抄家。其中有四名男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浑南看守所,其余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曾宪志、曾秀香、金世南、孙瑞杰、李国祥(李志祥)、吴连珍、孙秀娟、孙作伟等八位学员,在浑南区法院被非法庭审。

于洪区七人: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晚八时左右,于洪区于洪乡红旗台村大棚地区法轮功学员佟丽艳女士(五十二岁)被于洪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伙同于洪派出所的警察绑架、抄家,佟丽艳女士绑架到沈阳市看守所迫害。二零一六年七月月十四日,佟丽艳女士被于洪区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多,于洪区法轮功学员金丽芳女士被于洪区杨士乡派出所警察岳永骗到派出所,金丽芳女士去后再没回家,拨她的手机拨通后无人接听。金丽芳女士因依法控告江泽民曾遭到杨土派出所警察骚扰。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于洪区法轮功学员岳惠平(月慧萍)在家中被于洪区迎宾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看守所。在经历了几天的迫害后,岳惠平已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七日晚六点多,于洪区东民村法轮功学员李海涛、王桂清、王玉娟、金万义在各自的家中分别被于洪公安分局、国保、于洪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派出所迫害,家中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被抢走。王桂清女士(五十六岁)在经历了五天的迫害后,于十一月十三日回到家中;另外三位学员也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早六点三十分左右,于洪区西湖小区法轮功学员沙灵琴女士在家中被铁西艳粉派出所四、五个便衣警察绑架、抄家。沙灵琴女士被绑架到艳粉派出所后,下落不明。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中午,于洪区法轮功学员尤英被铁西区艳粉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被警察抢走。警察将尤英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其家属被勒索十万元钱。在经历了二十八天的迫害后,尤英于十二月七日回到家中。

苏家屯区七人: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下午五点半,苏家屯区陈相镇法轮功学员李成荣、常秋兰、常秋玉母女三人被苏家屯区陈相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陈相派出所,家中的大法书籍被抢走。当晚九点半,大女儿常秋兰被放回家;三日上午,小女儿常秋玉被放回家;三日下午四点半,母亲李成荣被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苏家屯区陈相镇法轮功学员朱素贤、穆宝珍被绑架,当日被迫写下“悔过书”后,被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上午十点左右,苏家屯区解放派出所的副所长王普俊带领四个警察,把正在工作的孔刚先生绑架。下午二点,王普俊又到孔刚先生的家中抄家,抢走把刻碟机、电脑、打印机两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整套)、光盘五十多张。十一月十八日十七点,解放派出所警察陈明旭以“涉嫌组织、利用、破坏法律实施罪名”将孔刚先生劫持到苏家屯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苏家屯区陈相镇法轮功学员石长玲,在上班工作时,被苏家屯区陈相派出所绑架,当天平安回家。

沈北新区五人:

二零一五年九月八日,沈北新区尹家乡茨榆村法轮功学员罗国龙先生被沈阳市国保、沈北新区国保、沈北新区尹家派出所等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沈北新区看守所继续迫害,曾被迫害得大口吐血,送往医抢救。二零一六年二月三日,罗国龙先生被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沈北新区新城子乡新城堡二村法轮功学员梁志群先生被沈北新区新城子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五日,梁志群先生被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沈北新区虎石台镇法轮功学员李彦才先生被沈北新区虎石台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沈北新区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李彦才先生被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李彦才先生于五月十日,向沈阳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现二审已受理。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晚五点左右,沈北新区清水地区法轮功学员张爱娣女士(五十多岁)被沈北新区清水台镇派出所警察冯俊博等七、八个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在经历了十天的迫害后,张爱娣于十一月二十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下午,沈北新区清水台地区法轮功学员陈英环被沈北新区清水台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因体检不合格,第二天早上被放回家。

辽中区四人: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辽中区六间房乡久才岗村法轮功学员侯秀芬女士(五十多岁)被辽中区公安局、六间房乡派出所等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侯秀芬女士被辽中区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辽中区肖寨门镇法轮功学员邵英慧女士(三十八岁)被辽中区肖寨门派出所警察绑架。邵英慧女士被派出所张姓所长、辽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伟等四、五个警察打得行走困难。李伟等人将其按倒在地强行拖拉(顺地拖着行走),将其衣裤磨烂,棉衣及胸罩被撕坏扯掉,上身裸露。就这样邵英慧女士光着上身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迫害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邵英慧女士被辽中区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中午,辽中区法轮功学员石丽华女士在家中被辽中区六间房乡派出所的五个警察绑架并抄家。之后,警察把石丽华女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四月,石丽华女士被辽中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早晨,辽中区法轮功学员郭秀芝女士在家中被辽中区西街派出所副所长吴金龙绑架,家中的几本大法书和现金(多少不详)被抢走,之后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法库县两人: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法库县叶茂台镇法轮功学员陈淑芬女士被叶茂台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法库县国保大队;当天,她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上午九点,陈淑芬女士被法库县法院第三法庭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上午,法库县冯贝堡乡富拉扑村法轮功学员陈玉杰女士(六十二岁)在家中被法库县冯贝堡乡派出所四个警察绑架,大法书籍及多本《明慧周刊》被抢走。陈玉杰女士被绑架后下落不明。

康平县十七人: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晚八点三十分,康平县胜利乡文化村法轮功学员高洁在家中被康平县胜利乡派出所警察绑架, 十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沈阳拘留所迫害,五天后被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上午,康平县二牛乡法轮功学员杨振宇被康平县二牛乡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法库县拘留所迫害,五天后被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晚八点三十分左右,康平县镇北法轮功学员王红英被康平县镇北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镇北派出所后,王红英出现严重病态;家属严厉要人,当晚王红英平安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左右,康平县法轮功学员杨哲慧家女士和她的丈夫郭毅先生在家中被康平县镇北派出所大约六个警察绑架。当天晚上,被劫持到沈阳拘留所,体检时身体不合格,夫妇二人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晚上,康平县东关乡法轮功学员王耀文、荆秀华被康平县东关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康平县西关乡法轮功学员张桂侠被康平县西关派出所绑架。十一月三日,法轮功学员安有江去要人也被绑架。十一月四日晚,胜利乡法轮功学员栢敬杰被镇北派出所绑架。十一月五日,康平县镇南派出所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姜秀芳、付立新夫妇,并同时非法抄家;同日,陈玉春在小城镇被绑架;张立凤于早上六点多钟在家中被绑架。

柏敬杰被绑架后因体检不合格被放回家,王耀文绝食三天后,被放回家,其他十三名法轮功被劫持迫害五天或七天后,被放回家。至此,被绑架的康平县法轮功学员已全部回到家中。

新民市一人: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新民市法哈牛镇法轮功学员杨任飞被沈阳市和平区新华派出所、新民市法哈牛镇派出所警察绑架。

法轮功学员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是宪法和刑事诉讼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公检法的执法人员是执行法律的,如果仍然按照领导或者“610”的指令,麻木的参与绑架、冤判法轮功学员,那就是助纣为虐。所有的参与者终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报应。历史将很快走过这一页,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那些公检法的执法人员,珍惜这将功补过的最后机会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