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善自然获福(4)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接上文

宽厚仁义 长寿安康

魏朝法律开始时很严苛,朝臣大多被杖罚过。高允经历了五代皇帝,出入三个省衙,五十多年,始终没有遇到过谴责与棒笞的处罚。当初,真君年间因狱讼新案太多,开始让中书用经义来决断疑案。高允根据律法评判行刑,三十多年,内外都称赞高允的公正公平。高允认为,官司的事关系到百姓的生命,常常感叹地说:“皋陶是至德的人啊,但是他的儿子英蓼却先死了。刘邦项羽之时,英布虽是犯人而能称王。经历世事很久,仍然可能会有犯法的危险,何况普通人怎么可能没有过错呢?”

孝文帝曾在西郊处理事务,下诏让用皇帝所乘的马车接高允到西郊皇帝所在的板殿去观看风景,忽然马受惊狂奔,车翻人伤,伤及眼眉三处。孝文帝与冯太后派御医携药前往护理治疗,抚慰探望。负责驾车者将给予重罪,高允奏称自己并未受大伤,乞请免了驾车人之罪。以前曾命令中黄门苏兴寿负责搀扶高允,曾经在下雪时遇到猛犬而惊惧跌倒,扶他的人都十分害怕,高允安慰劝勉他们,不让上边闻知此事。苏兴寿称接待扶持高允共三年,没有发现高允有过忿怒的脸色,对人循循善诱,诲人不倦,昼夜手里常常拿着书,翻看吟咏,对亲友笃厚,对故旧思念,虚己待人,虽然地位高贵,但志向贫素淡泊,素来喜好音乐,每有歌唱人来为他歌舞演唱,他常常和着节拍而称赞。又很相信佛家之学,经常安排斋饭请僧人讲诵佛法,平生喜欢善行恶杀。生性又十分疏简,从不妄加交游。

显祖平定青齐后,将其中有名望的大族之人迁移到代州。当时许多士人因流动迁移到这么远的地方,都饥寒交迫。迁来的人中,有许多是高允的妻族之人,都走到高允门前,高允把自己的财产全部拿出来用来周济他们,慰问周到,人们没有不感谢他的仁厚的。高允又对这些迁移来的人根据不同才能上书请皇上任用。当时议论的人都认为刚归顺的人容易产生异心,高允说取材任能,不应当以此来压抑委屈他们。

高允常对人言:“我任中书时有阴德曾救济恩治过百姓性命,如果阳报不差的话,我的寿命在百岁上。”太和十一年(487)正月高允去世,享年九十八岁。高允去世前十天左右,略有不舒适,但仍不愿卧床不起,呼请医生饮用汤药,出入行止,仍然吟咏不止。如此这样多日,夜间去世,家人都没察觉。去世后皇上下诏给绢一千匹,布二千匹,锦五十匹,杂彩百匹,谷一千斛用做送葬之费。魏朝自初建国至此,存亡蒙赐赏的人没有一个人有过这么多,满朝人都认为这是莫大之荣。将要下葬时,追赠为侍中、司空公、冀州刺史、将军,爵位如故,谥号为文,赐给命服一袭。

结语

高允信奉佛法,这对他的一生为人处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仁爱积善的美德流芳千古。高允不畏惧触犯龙颜,正义劝谏为民请命,造福一方百姓;面对生死大难,他临危不惧,仗义执言营救数千人命;他注意礼教和推广传统文化,努力推行教育,教化一方民众;他身居高位,却清正廉洁,不谋私利,赢得世人的推崇;他执法评判行刑公平公正,内外称赞。善的力量是巨大的,读高允的传记有如沐春风之感,感慨良多。

高允的事迹在史书中留下了浓重的笔墨,《魏书》对高允传记的书写非常详细。《魏书》中盛赞高允,“史臣曰:依仁游艺,执义守哲,其司空高允乎?蹈危祸之机,抗雷电之气,处死夷然,忘身济物,卒悟明主,保己全身。自非体邻知命,鉴照穷达,亦何能以若此?宜其光宠四世,终享百龄!有魏以来,斯人而已。僧裕学治有闻,聿修之义也。”

行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易;一时一事行善容易,一生一世行善不易。高允毕生行善积德,他的福泽深厚绵长。《菜根谭》上有言,“富贵名誉,自道德来者,如山林中花,自是舒徐繁衍”。世间的财富、地位和名声,如果是通过品行和修养所得,那么就像生长在山野的花草,自然会繁茂昌盛、绵延不断。高允的事迹让人深受启发,人们当及时行善,一生行善,善心常在,虽然不图回报,但是福泽一定是深厚的。“善恶报施,莫道竟无前世事;利名争竞,须知总有下场时。”富贵名利总有到头时,只有美好的善行美德才会长流人间,影响深远。“做个好人,心在身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人生及时当行善,让我们心存善念,努力实践吧。

文献参考及出处

1. 魏征等,《群书治要》,唐
2. 魏收等,《魏书·列传卷三十六》,北齐
3. 洪应明,《菜根谭》,明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