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直过家庭关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三日】学法时有个念头打入我的脑海中:把我对家庭关的体悟写出来和有同样问题的同修交流。从得法开始我就在和丈夫的不断过关中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

他的表现分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在我得法初期(我是这场迫害开始以后得的法),他不断阻止我修炼,我出去和人讲真相都尽量不让他知道,每次都赶在他下班之前回家给他做饭,但有时他找我找不到他也就知道了,知道后那就是一场家庭风暴。后来他发出最后通牒:是要他还是要大法,再炼就离婚。

我开始表示不离婚。后来在他提了几次后,我想如果他离开我幸福那就离吧。谁知等我答应离婚后他却再也不提离婚的事了,但对我还是看的严,给我造成很大压力。特别我被迫害后从劳教所回家后他更是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来到了海外。

第二个阶段,我来到海外尽量多做大法的事。他没在我身边时什么都我自己做主,等他来了后情况就变了,他还是阻止我去做大法事,但比第一个阶段好一些。为这事我们经常隔段时间就吵一次,我的心性也掉下来了,后来我意识到我不能这样,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要修自己,不能放任自己,但做的时好时坏。

第三个阶段,他执意要搬到他喜欢的一个地方,但那个地方同修很少,我一直矛盾着是否跟他去,但不去吧说不过去,去吧,真不愿去。后来我把心放下一切让师父做主,我在心里也和师父说只要师父让去我就去。我知道这是个难关,这是旧势力给我设的一难,能否走好全靠自己了,没有大环境带着我往前走了。在去的路上我心里很难过,一路上基本上很少和他交流,还和他吵了一次。

我后来下定决心无论怎样谁也不能阻挡我修炼,阻挡我做大法的事,我可以失去一切,但绝不放弃修炼。可能就是这坚定的一念吧,到了当地后,我发现他居然能接送我去学法小组学法,还允许同修大清早就到家里来和我学法。有天他的朋友来家吃饭,因为到小组学法的时间了,我约好了同修来接我,等同修打来电话时,我一说要去小组学法,他像没事一样还和家里的朋友解释说我每周一次活动要去同修家。后来我就想:是什么让他改变的呢?

当然修炼人本身的修炼状态也是个因素(每天好好学法,四个整点正念认真的发,特别注重清理自己),但我觉得修炼人对这事的正念决定着一切,也许是我在路上那个舍弃一切也要坚修大法的一念改变了这一切,因为旧势力设的难在这一念面前已经失去意义了也就没有难了。

我由此想到那些在迫害环境下被家人阻挡着不能或被限制着出去讲真相的同修,正法到了这个关键时期,每个生命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被家人阻止而不去或少讲真相,我们其实真正害了他们,因为你的不正让他们的罪过很大,你本来可以不让他们犯罪的。这么多年了这一难还是那样存在着,我们不得找找自己根子上的原因吗?是什么牵制着我们突破不了呢?我们怕什么呢?我们是否在真正为众生着想?哪个生命不让你干你该干的事,那个生命就对正法犯了大罪,而他们的犯罪却是你的原因造成的。我还想说的是我们无论怎样,对待家人都要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也就是过程中要修自己,正念正行。

要说的话还有很多,但有些感觉一闪而过,没法写出来,这也是我个人层次上悟到的一部分仅供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