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窃听器不是法器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三日】近期,本地部分同修对手机安全问题争议很大,甚至不少同修根本不注意手机安全,有的到处交流说:“师父说过:人的理和另外空间的理是反的,师父说手机是窃听器,在另外空间里就不应该是窃听器,我们发正念解体就行了。”还有的说:“手机是法器,我们可以和它沟通:不让它被邪恶利用,要为大法弟子正用,好有个美好未来。”还有的说:“正法都要结束了,怎么正念那么差呢?没走出来呀。”

个人认为,这是邪悟,是和师父的法直接对立的说辞,是借用师父讲过的法为自己执着做掩盖,直接起到干扰和破坏作用,这样做邪恶高兴。师父说手机是“窃听器”就是窃听器,这不需要悟呀。而且这些年来,本地同修出现所有被骚扰和绑架事件,几乎没一件不与手机监控有关。有个同修开车到乡下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国保警察不知是几个人,一直监控他的手机,后来发现,参与的人有好几个,于是分头重点监控,直到半年后才动手。当时大家都不知道的资料点,都被恶警监控和定位掌握的一清二楚。有关资料点很偏僻,都被抄了。一个同修的亲戚想通过关系捞人,一个警察说:“没有充分证据我们能动他吗?”——这是不是师父在借用常人的嘴来敲醒我们呢?!

手机监控是邪恶的拿手戏,奇怪的是,这些年尽管同修被迫害几乎都与手机有关,大部分同修也越来越认识到确实应该注意手机安全,可是,总有人拿手机说事,反着悟。

本地有个同修,一提手机安全,他就很强势的棒喝对方:“就不能正念强一点吗?正念就能抑制住分子和原子各层空间的因素,就能使其不发挥作用,你的脑袋咋就转不过来弯?正念哪去了?”这种强势很能左右人,特别有的同修爱面子,不敢继续交流,怕伤害对方,就不吱声。有法理不清的人,很容易就顺过去了。最近,又有个同修在几个学法小组交流说:“手机是法器,不要看成是窃听器。我跟自己的手机交流时说:‘你不要被邪恶利用,要为正法而用,将来我把你带到我的世界里当众生。’在那一瞬间,我清晰的接收到手机打到我大脑的信息:它很高兴对我说:‘我知道,谢谢你。’”这个交流本来和师父的法是对立的,潜台词很明显:不要看重手机安全。特别是看重小能小数的人,很容易去效仿。让人惊讶的是,这个交流没一个人反对,大家都认可,还不少人到处去说。

修炼不要人云亦云,不要大帮哄,要有自己独立在法上证悟的东西。特别有人说话很强势时,听这样人交流一定要警惕,强势是自我表现,修的好的人说话平和低调,不左右别人。

还有的同修,到学法小组也带手机;去见同修也带手机;开交流会通知时,直接打手机说:“你到几路车站下,我去接你。”近日,有个外地同修到本地来,一个本地联系的这个同修,又给好几个同修打电话,说某某来了,住在哪儿。结果,外地同修刚住下没几天,就出现异常事:发现有辆车,开过他住处门前,又倒了回来,车上人在往他屋里看。该同修想到,以前同修被绑架时就出现这种现象,知道自己被监控了,立即搬走了。

手机引发血的教训这些年太多了,可是不管发生多大事,我发现,总有人麻木;总有人邪悟;总有人自我很强的推销他那点所谓“正念”;也总有人稀里糊涂。还有人说:“这一期五千年剧本都合上了,新宇宙都开始了,我们都属于新宇宙的生命了,哪还有旧势力了?哪还有邪恶呀?还讲什么手机安全?”并到处交流,有的人听的直点头。这是害人的邪悟啊!这一期的五千年剧本合上了吗?本次人类结束了吗?大陆是恶党天下,迫害仍在,怎么瞪着眼说胡话呢?什么是助师正法?师父怎么说,弟子就怎么做,不要显示心极强的搞出那些没用的花样。和师父的法对立本身就是错,那是很危险的,容易招来迫害。

最后,引用师父的法和同修共勉:

“弟子:请师父多讲讲注意手机使用安全问题。

“师父:这没啥讲的。你带着个窃听器。不光是间谍、政府,任何人随意的都可以监听你,非常简单。就这么回事,关机和不关机是一回事。我在这讲,你知道中共邪党那也在听呢。”(《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