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好最后冲刺的机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师尊正法已临近尾声,大法弟子正法修炼、助师救度众生也到了最后冲刺阶段。一些大法弟子,包括我在内,由于自身人心太多,再加上外部环境的干扰,心里着急,行动却快不起来。三件事做的时好时歹,不能持之以恒,也没达到修炼如初的状态。师父着急啊。

一天中午我睡梦中被三声急促的“快追、快追、快追”惊醒,猛的坐起,一看表已是两点多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叫我起来做资料。自今年以来,我经常出现沉重换气的现象,就像一个人长时间大哭过后出现喘气受阻不舒畅的感觉一模一样。开始我以为是迫害多年郁结在胸中的闷气在往外排。也没在意。直到有一天,我打坐时,在我前面出现一个穿古代装的女子,双手托着一个死去的人,脸朝上,头和脚都向下耷拉着,穿的也是古代衣服。站在我面前,满脸是泪,哭的非常伤心,很长时间才隐去。出定后我心里很难受,但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有一点我清楚,肯定与我修炼有关。

那几天,我的异样喘气更加频繁,启发我对此事有了答案。我突然悟到:这是我世界的众生啊,由于我没修好,她(他)们正在面临死亡,有的已经死去。(她)他们在伤心的痛哭,他们多么希望我能修好救(她)他们啊。

写到这我哭了。我在犯罪,由于我没修好没做好,使他(她)们不能得救,我在害我杀我自己世界的众生啊。当初我带着他(她)们的希望和嘱托下来的啊,我辜负了(她)他们!也就从这一刻起,我下定决心一定修好,达到师尊的要求,达到法的标准。因为我深深知道,以师尊的无量慈悲和无边法力,只要我做好,符合那一层法的要求,够那一层法的标准,师尊就一定会把因我没做好而失去生命的那部分天国众生从新找回来,让他(她)们死而复生。

人一出生为什么哇哇哭,因为他(她)知道人世险恶,回去无望,不愿来呀;攥着双拳掰都掰不开,因为她(他)知道人世间的东西不能要,以德换业,她(他)不干啊。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本性逐渐迷失。沉沦在这大染缸里,含辛茹苦赔上一生的奋斗,到头来撒手人寰时,伸着巴掌,人世间的功名利禄哪一样能带走。来时一身光走时一身光,空空如也,全扔下了(包括肉身),还执着那钱财、房子有何用;还在乎指尖上的那点蝇头小利的得失吗?即便在乎、放不下,一撒手人寰再怎么执着也没用了。

师尊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得了法的修炼人是该清醒了:放着金碧辉煌的天宫不回去住,却甘愿守着这分子构成的肮脏土房;置天国众生的亲人生死于不顾,却被人世间恩怨情仇业力纠葛在一起的所谓亲情支配得颠三倒四,想这个,惦记那个。这些东西有什么值得牵肠挂肚的呢,更何况我们还有誓约在身,要兑现,不做好能行吗?我们已没有退路,誓约是我们自己签的,愿是我们自己发的,甘愿用神体做保证的。师尊根据我们每个人的誓愿安排了每个大法弟子的路。

师父说:“有的人还有机会,有的人甚至连机会都没有了;有的人还来的及,对有些人来讲你只能跑步了,可是,没有那个基础,对法又不能认识那种成度,那怎么会有坚持的动力呢?你精進的了吗?没有在法中打下的基础你也做不到啊。那个决心,那个坚定的信念,来自于法。时间紧迫,师父不想光说好听的,鼓励的话真的说的很多了。”[1]

我想我应该是属于跑步的那种,才让师父操心、着急,催我“快追、快追、快追”。这是慈悲的师父又给我一次机会,我告诉自己我还有希望,这希望要求我必须把握好最后冲刺的机会才能实现。所以,我要甩开所有羁绊(人心),珍惜师父给我最后的机会,全力猛跑,奋起直追,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最后冲刺:学好法,炼好功,发好正念利用做完资料的空当时间赶快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助师多救人。兑现誓约,完成使命,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满载众生随师回归。

写出来,希望能对和我情况相似的同修有点启悟和帮助,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