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破除情魔困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师父说:“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1]

从法中我悟到,人生生世世就是为情所困、所累,即便是看破红尘的人,也未能摆脱情的禁锢。一方面,三界充满了情,三界内的生命时时处处都浸泡在情中;另一方面,由于修炼人自身思想业力的作用以及另外空间灵体对修炼人的干扰,修炼人在常人社会中亦会有意无意的被三界内情的物质所沾染、掩埋。因此修炼人要走出人、修成神,就要破除低层空间情的干扰。

然而,正法進程走到现在,我看到周围仍有不少同修被情魔干扰的颠三倒四,或深陷其中,或一蹶不振,严重影响了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鉴于此,我把自己破除情魔困扰的经历写出来,希望能给相同处境的同修一点启示。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心生妄念,罪业已成

虽然在常人中我曾属于那种比较重情的人,但走入大法修炼以来,尤其是丈夫去世后的十几年中,我独守清静,自觉情、色、欲修的比较彻底、干净,梦中过关也是稳稳当当。然而就在年初,我的修炼却出现了一些问题。

由于之前我与某同修的配合,屡遭其他同修误解,使我感到身心疲惫。在与当事同修交流无望之际,我把积攒在心中的所有委屈一股脑的倒给了F同修。听完我的一番“诉苦”,F同修说:宇宙是繁荣的,各种各样的生命都有,所以要包容不同的生命。在F同修的帮助下,我渐渐的放下了怨恨心,对自己的修炼有了新的认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与F同修的交流越来越多,彼此的了解也越来越深。F同修率直、坦诚,而我随性、善良,相似的童年经历让我们更觉得相知恨晚。在之后的相处中,每当我修炼中遇到困境,F同修总是在法理上耐心的引导我实修。久而久之,我对F同修产生了崇拜心理,進而又生出仰慕之情,而F同修对我也关心有加,人为的滋养了情魔。

当我发现自己身陷情中不能自拔时,一时不知所措,心生惶恐。接下来我的修炼状态时好时坏,感觉越抑制情越重,虽然彼此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但行为上已经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

期间,师父也不断的点化我破除情魔的干扰。一次梦中,情魔幻化成F同修的模样,站在悬崖边张开双臂欲拥抱我,我迟疑了一会儿,转身离开。这时,我看到两个字——“小也”。醒来后,我悟到,师父点化我“红尘无路”,人世间的一切太小。尔后,我的身体又出现了几次病业假相。先是持续一个多月的咳嗽,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仿佛欲将整个大楼掀翻;紧接着是四肢奇痒,总感觉有虫子在上面爬,蚊子也趁机肆无忌惮的叮咬我(修炼后,我很少被蚊虫叮咬过);最后是尿路感染病症,最严重时每十分钟就要上一趟卫生间,但尿不出来,肚子胀的鼓鼓的。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跪在师父的法像前痛哭流涕,发誓永不再犯色欲,第二天尿路感染症状神奇般消失。

静下心来,我彻底的向内找。为什么我一直在去情,却总也去不干净,且越来越严重呢?我发现是自己观念上存在误区,认为没有走到最后一步,就没有实质性的犯色戒,所以重视程度不够,情魔也就钻了我放任的空子,没完没了的干扰。现在我明白了,修炼人不是常人,不能用常人社会败坏的伦理来衡量,尤其是受党文化的污染,现代中国人几乎没有道德底线。古人云:举念神知,暗室慎独。虽然行为上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但心生妄念,罪业已成。

二、信师信法,破除情魔困扰

师父告诫弟子:“旧势力、旧的宇宙把什么东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间的不检点,这个东西看的最重。那过去一犯了这方面的戒律,就会被庙里赶出去了,根本就不能再修了。那目前神怎么看?你们知道他们留下的预言中怎么说的吗?他们预言:最后剩下的大法弟子都是在这方面保住了纯洁的。就说他们把这些事情看的非常的重,所以谁要在这方面犯了戒,谁要在这方面做的不好,那旧势力、那个宇宙所有的神都不会保你,而且都会把你往下推。它们知道你李洪志不会放弃你的弟子,那我们让你放弃,所以它们就会让犯错的学员一错再错,最后干坏事、走向反面,让他满脑子灌上邪悟的理、破坏大法,看你还要不要他。你知道它们就是这样干的。有些邪悟的,你们以为他真心的走向邪恶的吗?那都是有原因的。”[2]

我悟到,修炼人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凭借一己之力是很难走出魔难的。回首魔难初期,脑海中总是闪过一念“没有走到最后一步、没有毁”。所以我心存侥幸,每天发正念也只是例行公事,蜻蜓点水般,根本起不到清除情魔的作用。后来,随着师父的不断点化和F同修的幡然醒悟,我彻底明白了,作为修炼人无论是行为还是思想上,都应该保持纯净,清静无为。

但从那一刻起,我产生了负罪感,仿佛生命行走在无边的黑暗中,永无出头之日。正如师父法中所讲:“告诉大家,没有人想让你们修成,也没有人考虑你们修的怎么样。旧势力只想完成它们想完成的,仅此而已。”[3]

旧势力为了达到毁人的目地,一方面拼命的向我空间场扔败物,企图加大我的情欲;另一方面让我在思想中不断的产生自责:“我毁了,我对不起师父;我毁了,我对不起众生”,借此摧毁我修炼的意志。那几天,我真的觉得自己再也不配做师父的弟子了。学法不入心、发正念走神、晨炼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长时间的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正在此时,慈悲的师父再次点化我:我已坠入井底,但师父没有放弃弟子,将一根很粗的绳子,从井口直落井底,只要我紧紧的抓住绳子就能上去;如果我趴在地上不动,绳子每分钟会自动往上收起,那时我就真的毁了。我泪流满面,真切的感受到了“佛恩浩荡”的一层意义,跪在师父法像前放声痛哭,求师父加持弟子尽快走出魔难。

师父说:“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4] 。我的体会是,修炼人自我放纵和一味自责同样可怕,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放下包袱,放下自我,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难。自此,我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和频率,不间断的清除自己思想业力和自身空间场中情色欲等败物;同时,清除另外空间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不允许外来灵体干扰我。虽然过程中时有反复,但我不为假相所动,就是持之以恒的发正念。历时数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终于走出了情魔的困扰。

三、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俗话说,人在难中容易心生绝望,修炼中的人亦不例外。正当我沉浸在自责中痛苦不堪时,旧势力却借口考验修炼人,把怨恨的物质分别塞進我和F同修的空间场,企图间隔我和F同修。面对突如其来的魔难,F同修没有指责我,而是对照法向内找修正自己,他悟到:人看神只能有慈悲和威严,也许是我自身的因素造成了你今天的苦恼。感谢F同修的坦诚。

紧接着,我们重温了师父的法:“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5]

师父的法点醒了我:所有一切的干扰,都是自己修炼的因素,只要提高就能过去,就能走出关难。

我不再消沉,开始大量的学法、发正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通过学法我悟到,情就象病业一样,在病人的周围有个黑气场;其实任何的感觉都是假相,都是另外空间灵体的作用,只要不承认它,坚决的排除它,就能烟消云散,就能破除情魔的困扰。

我走过了这段剜心透骨去执着的过程。魔难中的同修,千万不要相互抱怨、相互指责。多学法,多发正念,才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从而真正的走出魔难,共同兑现神的誓约。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5]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