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荣辱不惊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三年,我三十一岁,当时在一电子研究所担任某大型电子产品的电讯主持设计师。由于长时间加班和微波辐射,导致白血球降低,恶心,再加上过去的鼻炎、神经衰弱等,身心极度疲惫。但是产品的周期及对工作的责任心,使我无法在工作上放松丝毫。

一九九五年,在我负责的第一套产品出所时,负责检验产品的空军某研究所副所长强烈推荐我炼法轮功。当我第一遍看《转法轮》时,我多少年在气功和佛教、道教中的许多疑惑解开了:像天目、遥视功能、宿命通功能、玄关设位、“不在五行中 走出三界外”、男女双修、性命双修、开光、辟谷、偷气、采气、周天、谁炼功谁得功、清净心等等,没有一本书能说清楚,当时的感觉是这个气功师一定是得到高人指点的。

再進一步看《转法轮》,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人生的三个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师父用非常浅白的现代语言阐述的非常清楚;如何修炼——就是生命要达到不同层次宇宙生命的标准,也就是符合不同层次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师父也阐述的如此简明。

再進一步看师父各地讲法,我明白了宇宙、时空、生命、物质,明白了今天生命的来源,明白漫长的宇宙历史中生命等待的是什么,等等,等等。

我于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微波辐射的不适感很快消失,以后再也没出现过,其它病也很快消失。修炼法轮功到现在,除被迫害造成的身体损害外,没得过病,也没吃过药。我已经忘记吃药是什么滋味。但是在修大法之前,我几乎不停的吃药。

修炼法轮功后,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更主要的是: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身心获得巨大的解脱。在单位任劳任怨,领导交给什么工作从不推辞,既努力工作,又不为名利所累,再忙、再累,心里总是轻松、祥和的,严于律己,不贪单位一点便宜,到外地出差,凡我自己私事的打车票从不报销,而我却很多次花自己的钱为单位办事,我从未提起过。

一九九八年第二季度,空军某部参加国家某实验项目,要求我单位配合。由于时间太紧,分部的领导决定将整个产品拉回所里進行维修、改造,前后只有一个多月时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我们对产品先進行全面维修,然后做软件、硬件改造,之后拉到整架场進行联调、检验,所有项目一次通过,一两天完成。这么大的项目能一次完成,不出一点差错,真是奇迹。八月底,我们到内蒙古协助部队進行实验,因为长途运输后,产品出现问题。因第二天要進行项目实验,当晚在内蒙古的草原上,在铺天盖地的蚊子的袭击下,我们排除了很多故障。面对众多的产品故障,由于修炼出来的稳定心态和智慧,我一点也不急,智慧不断,直接能感知故障点,很快排除了故障,第二天上午圆满发现目标,完成了任务。之后,空军某部参谋对我所军代表讲:以后我们单位只有我一个人就可以了。要知道参加这样的实验,惯例至少十几个技术人员保驾,而我们加上军代表才五个人,除了软件都是我们总体组的人员负责。

此项任务虽然完成的很好,但是由于是配合空军的项目,此项目没有奖金。很多同事建议我找领导,我一笑了之。第二年三月份,领导专门找我说:你那个项目没有经费,但是室领导知道你们做的不错,因此另凑经费给你们补偿。由此又证实了《转法轮》中的法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我感慨修炼大法给带来的轻松和愉快:人都为了利益去争去斗,其实争不争结果是一样的,只是不明道理,争来斗去会身心疲惫。

一九九八年年底,我负责的两项大型电子产品全部完成,此外,还帮助两部电子产品解决技术遗留问题。一九九九年七月上旬,我还到北京为单位争得几千万元的项目。记得当时我们坐了一夜车,到北京后搞了一白天。晚上,带队的副总说方案可能还要改一下。我们一直搞到凌晨四点,其他人都睡了,我还不能睡,因为方案是我为主写的,第二天由我来汇报方案,这样我整夜没休息一分钟,第二天照样精力充沛,代表我们所作了方案汇报。下来后,我所总工程师认为我说的最清楚。果然,两天后这个几千万元的项目落实到我们所。

我作为产品的电讯主持设计师,要和众多的分系统技术人员、专家接触,但我从来不会因为工作生气、发急,总是笑眯眯的和分系统负责人商量。但是因为我们修真,我也要为产品质量负责,绝不含糊。如我们产品有一分系统性能不稳定,分系统负责人不想改進了,我心态祥和的一次次找他,态度是祥和的,就是不妥协,最后他还是愉快的从新设计新的分系统,使用性能非常稳定。我也曾巧妙的抵制军代表带有关系的不合格产品装入我们整机,因为我要为产品负责,但是态度是祥和的。我修炼法轮功后,遇事荣辱不惊、宽容忍让的良好心态给工作带来很多方便,避免了很多人为因素对工作的干扰。凡和我合作过的各专业技术人员都愿意再次与我合作。直到现在,我们原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对我及其他大法弟子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及为人都是肯定的。

修炼法轮功前,我妻子有癫痫病,她每次发病时,我总是心里莫名的惆怅,无法解脱。我修炼法轮功以后,彻底明白了因缘、得失的关系,心里彻底解脱。才知道修炼不只是外在的表现好人,而是内心的宽容、强大和解脱。家庭中,我们夫妻和睦,尊老爱幼。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教育孩子,从不打骂孩子,只是正面引导。我的女儿五岁就能通读《转法轮》,和我们一起修炼法轮功,小学历年都是“三好生”,曾获省会城市小学生形象大使比赛“综合素质”第一名。(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孩子也不能幸免,各种名誉被拿掉,遭受歧视。)

我们在社会上奉公守法,晚上十二点也不闯红灯,因为根据修炼人的心性要求,遵法守纪是自觉的,不需要别人监视。和邻居友好相处,我们住的单元,多年来一直是两家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利用周末时间带自己的孩子打扫的,我们从不提起。这种好人是内心升华后的自然状态,无需别人承认,并不刻意表现,宽容而自信,内心祥和,生命活得充实。

一九九九年上半年的一个早上,外面下着大雨,我和妻子等到一辆“摩的”,准备把女儿送幼儿园后,我们上班。看到另一个女士带着女儿,也焦急的在等车,我邀请她们一块坐车。到单位我们下车后,我付给司机全部车费,叫司机把她们母女一直送到学校。后来得知她是我们单位其它科室的同事。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直接给她丈夫讲:法轮功都是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我被非法抄家四次、非法刑事拘留三次、关洗脑班六个月、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七年,总计在监狱、洗脑班、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失去自由的时间达九年之多,曾经五次几乎被逼到死亡和精神崩溃的边缘。

感谢李洪志大师对弟子无微不至的看护和教诲,才使我这样一个个性软弱的生命,能在如此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虽然绑架、坐牢,历尽劫难,我却能超越魔难,在大法中升华,无怨无恨,仍然充满对世人的慈悲。

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无疑会成为一个很有造诣的技术专家。作为修炼人,个人的毁誉真的不算什么。因为我们知道生命存在的意义,今生只是生命长河中的一瞬间,我们不过是借一块地方修炼而已。

然而能救众生的法轮大法在其故国被残酷迫害,真是中国人最大的悲哀。由于迫害者的残暴和铺天盖地的谎言,使很多人对佛法犯罪,也使很多人失去了得救的机会。但愿人们能看一看《转法轮》,那是你久远久远的等待。

我也由衷的感慨:由于大法师父的巨大承受和众多大法弟子的巨大付出、坚守,才使大法洪传世界;而迫害者却在迫害中泄尽了元气,在惶惶不可终日的恐惧中等待最后的“末日大审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