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次遭绑架几度命危 女医生目睹杨小晶被迫害致死

兰州市安宁堡乡路玉英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堡乡女医生路玉英,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她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被绑架、关押,她曾七次被绑架,三次劫持到洗脑班,几次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她还曾经目睹法轮功学员杨小晶被迫害致死。

现年五十二岁的路玉英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路玉英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七次绑架 九死一生

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我曾先后七次被绑架,遭非法关押、劳教,警察抢劫了我的行医证件、诊所的所有药品以及各种医疗器械等物品。我是九死一生,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我去北京上访,被警察绑架回兰州市,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期间遭野蛮灌食、恐吓、审讯、严刑逼供等等。四十多天后被接回兰州,又被关押在沙井驿派出所十八天。

二零零二年二月,我被绑架、抄家,警察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因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二十七天,警察看我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承担责任,就将我送至劳改医院,将我双手双脚用绳子绑住输液。七天后勒索我家人一千元后才让我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日,我在自家商店里遭警察绑架,被劫持到兰州市洗脑班,关押、迫害三个多月,期间我曾绝食抗议。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晚,几十警察包围我的住所并非法抄家,抄走各类资料共六大箱,我又被警察劫持到兰州市洗脑班迫害四十九天,因我长期绝食出现高血压综合症,洗脑班让家人将我连夜接回。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因我拒绝写所谓的“三书”,银滩路派出所伙同安宁堡乡部分人员将我再一次劫持的进兰州市洗脑班。我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当时我身体各脏器均很脆弱,洗脑班还有人说:“不坏一两个脏器不让回家,”七十天后我被家人接回时,体重只有三十七公斤。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安宁国保大队史怀中指示安宁区卫生局、卫生稽查大队等部门人员闯到我的私人诊所,抢走了诊所内所有的证件及药品,敷料及各类医疗器械,共十九大箱,价值五十余万元。二零一三年,兰州市安宁卫生稽查大队又来非法抢走各种药品及敷料两箱,价值两万多元。

目睹杨小晶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晚,银滩路派出所十几个警察闯到我的私人诊所,进来就查身份证,翻住院病人的东西。当查到法轮功学员杨小晶时就如获至宝,当时还有陪护小晶的杨爸爸和一位自愿陪护的法轮功学员娜姐,警察对娜姐拳打脚踢,将她绑架去派出所,娜姐不去,僵持了三个小时。城关区“六一零”头目高丽娜等人来了,看到杨小晶确实病重,就极不情愿离开。派出所的几个警察直到十二点以后才离开。

杨小晶和丈夫曹东
杨小晶和丈夫曹东

杨小晶那天虽然病重,但本来不至于出现生命危险。被警察、“六一零”这样恐吓后,小晶的病情急剧恶化,急需氧气。当时我拿着氧气瓶,领着娜姐避开摄像头,将她送到出租车上先走,然后我再到兰空医院灌氧气,把氧气灌回来后,看到小晶的脉搏很急促,心跳也很快,就告诉杨伯伯说要去医院,我赶紧叫了救护车,到医院检查时,小晶在十月一日早晨六点十分停止了呼吸。

当时我悲愤痛苦,无奈到极点,杨伯伯站在那里泪流不止。当时杨小晶的丈夫曹东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天水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