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芒果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曾经瘫痪七年的我,被师父从地狱里捞了出来,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重获新生后,我知道了宇宙中所有的生命与大法都有着直接关系,我对生命、对万事万物有着一种自然的亲切感,我想叫世人都知道大法好,都来修大法、同化大法。

在二十年的洪法(向民众介绍法轮大法)、讲真相(向民众讲述法轮功教人向善、却遭中共迫害的真相)、找回昔日同修(曾经共同修炼法轮功的朋友)的过程中,我见证了太多大法的神迹,见证了师父给予世人的无量慈悲。

一、把大法的福音送到千家万户

1、七十二元钱请过六千多本《转法轮》

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时,家里很穷,吃穿都成问题,我不好意思张口向丈夫要钱请书,但是,我心里就有一念,我要洪法,这么好的法我不能光自己得,我得让别人也得,得让世人都知道大法好,都来修大法。我把家中一时用不上的旧物归拢到一起卖了,又满街去捡废品卖,先后卖了七十二元钱,我用这七十二元钱请了六本《转法轮》(法轮功主要经书,法轮功没被迫害前,《转法轮》都在书店、书摊上公开销售,全国统一定价,每本十二元,纸张涨价,书价也未变过)。

第一次洪法,是在一所农村小学,我去那里代课,那里的老师问我:“你是某某的大姨子还是小姨子?”我说:“不是大姨子,也不是小姨子,我是他老婆。”他们很吃惊的说:“不可能,某某的老婆瘫瘫巴巴的怎么能来这代课?”我开玩笑的说:“谁能冒牌给人当老婆!”

这所学校的老师都知道我曾经是瘫巴,因此,一看到站在眼前的我,都感到很惊奇,我就把我在得法的一瞬间就站起来的经历告诉了他们。这一说,他们就都要看书炼功。我把《转法轮》借给他们看,并告诉他们我不是来卖书的,看明白的,知道珍惜就留下,没过一周时间,六本《转法轮》就都被真修者请去了。

六本《转法轮》被请走了,我手里又有了七十二元钱,用这七十二元钱,我又请来六本《转法轮》。我带着其他同修提供的放像机和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到同修家给没得法的人放录像,很多人都来看,每放九天录像后,就有几十人请《转法轮》。我的钱不够用,我就用这七十二元钱来回倒,售书的人说:“你咋这么笨呢,一次买几十本,多省事儿。”我说:“就这点钱。”售书的人感动的说:“我不能光卖书了,也得好好看看《转法轮》了。”孩子看着我用七十二元钱倒来倒去,跟我说:“妈,看同学吃苹果,真想让你给我们买点苹果,可是看到得法的人那么多,我们就不馋了。”

在放师父讲法录像的过程中,靠着口耳相传,得法的人越来越多,不但城镇的人要看录像,乡村的人也纷纷邀请去放录像。我很希望我能有多一点的钱,多一点的钱,我就能一次多请一些《转法轮》了,也能添补一些家用。在洪法的过程中,因为有人知道我会做衣服,活儿也做的好,好几家服装店争着雇用我,但是,看着越来越多要得法的人,我放弃了挣钱的念头,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洪法上。从九六年十月到九九年七月份,我和同修一起放了九十多次师父的讲法录像,我用这七十二元钱做周转,共请过六千多本《转法轮》,其他同修还请过四千多本。

2、六万元钱珍藏起五千多本《转法轮》

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我担心农村同修入门时间短,经受不住这场迫害把《转法轮》交出去,造成自己和被谎言毒害的世人对大法书的不敬。我从亲戚手中借了七万二千元(用了六万元),走街串户去问请过书的同修,想把放弃修炼的人手里的《转法轮》都花钱请回来。我欣喜的看到,在严酷恐怖高压下,仍旧有一千多人表示要坚定修炼,也表示会把《转法轮》很好的保护下来。

我请回的《转法轮》多达五千多本,我们家屋子小,五千多本《转法轮》根本没有地方放,没办法,我就在院子里挖了个大窑,把书包好,藏了進去,但是,院子也小,人还得在上面走,我总是感觉不对劲,大法书咋能搁脚下踩呢。后来,有同修知道了这事,说愿意把书放他家,我就用自行车,一点点把书驮到了他家,五千多本,一百多箱,整整占了同修家一间房子,我至今都感动于同修在当时环境下的决定。

我接连几次被迫害,无论是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还是监狱里,我一直惦记着那五千多本《转法轮》,也惦记着那五千多因为迫害而放弃了修炼的昔日同修。我常常在梦境中看到温室里的小苗都干枯了,等着我去浇灌。醒来后,我就知道,师父是在点悟我,那五千多昔日的同修需要我去唤醒。

3、我又听到了那声亲切的呼唤

当年我去农村洪法时,乡亲们都亲切的喊我“小刘”,我走到哪,哪里就有“小刘、小刘”的呼唤,连小孩子见到我都蹦跳着喊“小刘、小刘”。

二零零五年,我结束了被非法监禁的日子,我决定去找回昔日的同修,進到第一个村子,我就遭到了同修家属的冷言冷语,甚至谩骂,骂的都是江氏集团灌输的那一套邪恶谎言,根本没有我说话的机会。我没有放弃,也没有抱怨,很长一段时间,我坚持天天去那个村子,我就坐在村头的一片树林里,盼望着同修能出来见我。我常常会想,再有人像当年一样喊我一声“小刘”,我心里一定乐开了花。

功夫不负有心人,二零一三年二月的一天,我又骑自行车去农村,在路上,对面驶过来一辆汽车,停在了我身旁,司机下车兴奋的向我打着招呼:“小刘、小刘。”这声呼唤,我真是乐啊,这声音那么熟悉,又那么遥远。正在我惊喜着呢,就听车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口气咋那么大呀,人家都那么大年龄了,你叫她小刘,太没礼貌了。”

司机对着车上的女人说:“你不知道哇,在我六、七岁时,她经常上农村洪扬大法,放录像,可受大家欢迎了。”“我们村子男女老少都称呼她小刘,叫着亲切、喜欢。”“那时候我经常在村头玩儿,小刘一来,我最先看见,马上回家报信儿,大人们听见小刘来了,都出来迎接,都把她当作送福送喜的吉祥人。”

听着司机说话,我也认出了他,他是我当年洪法时得法的小同修,如今的他已经成家立业了,车上的女人就是他的媳妇。这一次的相遇,让我和这片的其他昔日同修又接上了缘。

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五年正月初七,在九年半的时间里,我把收回的五千本《转法轮》都改完了字(按照明慧的通知,每本书需要改两千多字),平均每两天就得改完近三本书,这样大的任务量,如果不是师父的加持,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我凭着记忆挨家挨户去寻找昔日的同修,从城镇到乡村,从宽阔的公路到崎岖的乡间小路,一街一户,一村一屯,我走遍了全县管辖的所有角落,唤回了数以千计的同修,也结识了数不清的有缘人,我把改过字的《转法轮》又一本一本的送到了真修者手里。

二、无量师恩

1、冻硬的馒头转眼变得热气腾腾

冬天出去讲真相,吃饭就是个问题,带的东西总会被冻的冰凉冰凉的,在外边呆的时间长了,结冰都是常见的事儿,为了吃上点热乎的东西,我就想了个办法,天天带馒头,在家时先把馒头切成片,然后把咸菜夹在里边,有时候也会夹上点菜,再准备一根稍微粗一点的铁丝,弯成u字形,等到吃饭的时候,我就在野外拣点草啊树枝子啊,拢堆火,用铁丝把馒头片串上,在火上烤,烤热了再吃。

有一次,天实在是太冷了,馒头冻的邦邦硬,铁丝串不上馒头,风大,火也点不着,试了一会儿,看看不行,就放弃了,心想饿一天就饿一天吧。我站起身来,继续往回走,走着走着,还没走出多远呢,就听身后有人喊:“这是不是你的包?”我回头瞅瞅,一个马车从后边赶了过来,是车老板朝我喊呢,我赶紧说:“不是,我这包在手里呢。”我刚说完,那人却把他手里的包朝我扔来:“啥不是你的,这不是你的包?”我接到手一看,还真是我的包,哎,我这包本来在手里呀,咋跑他那去了呢?我正纳闷呢,那车已经走远了,我顺手捏了捏包,却突然发现刚刚还冻的邦邦硬的馒头已经变成了热气腾腾的馒头,还有点烫手呢。

2、天赐芒果

二零一五年冬天,有一天,我到农村讲了一上午的真相,等到往回走时,感觉口渴的厉害,嗓子直冒烟,荒郊野外的,也没处讨水喝啊,心想,抓把雪吃吧。我低头看了看身前身后的雪,都落着一层黑灰,没法吃,往远处望了望,感觉有一处雪特别白,我就赶紧往那走。等我到了跟前,眼前的情景,让我大吃一惊,在冰天雪地里,却整齐的码放着一堆“芒果”,足有几十个,每一个芒果都由一个生菜叶驮着,数不清的、层层叠叠的生菜叶驮着数不清的芒果,像个小小的金字塔,“金字塔”香味芬芳,耀眼夺目。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对着“金字塔”磕了三个头,连声说:“谢谢师父。”“现在弟子还不配吃这仙果。”我又俯身到“金字塔”上面,深深的吸了口气,一下子就不渴了。

这天赐的“金字塔”,让我悟到,师父是借助生菜和芒果的谐音,鼓励我忙(芒)中别忘了在法中升(生)华,这样才能硕果累累。当我和同修讲述这段经历时,同修说:“师父是看到了你全身心的在忙着助师救度众生,你的生命也在救度众生中升华,师父赐给你的是为众生而忙(芒)后的累累硕果。”我不敢这么想,不敢有这贪天之功的心,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我连命都不能有了,怎么谈得上助师救度众生。

结束语

我从得法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大法在我身上体现出的神圣和我亲身见证的神言、神迹多的说不完、数不清,因为我写文章慢,迟迟没有整理,同修鼓励我:“这些神迹不属于你自己,你不能让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淹没在你的记忆里,应该分享给世人。”

今天,我怀着对师父无限的感恩,写下此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