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我父亲是个修炼人。共产党来了搞了各种运动,我父亲也受到了迫害,三天两头开批斗会,非法判我父亲四年牢狱之苦。从监狱出来后又继续接着批斗,精神上、肉体上受到很大的刺激和伤害,我们全家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一九六二年,我父亲离开了人世间。父亲临终时告诉我们说:以后会有弥勒佛到人间传法,你们要等待、寻找。

我于一九九八年四月初八得法,一九九七年就有人给我说过这个法,当时不敢接受,怕走错,后来师父点化我哥,我们才出来寻找,找到了大法、找到了师父。当时我泪如泉涌:师父啊!我可找到您了。

修炼前后的变化

修炼之前,我体弱多病,如:心脏病、肺结核、胃溃疡、胃下垂、坐骨神经、脑神经痛、鼻窦炎、霉喉气。左右邻居都认为我活不长,经多方医治,也无效,钱也没有了,我也觉得生命到了终止。在我绝望的时候,我真的接上了这万古机缘,我有幸得到了这高德大法,修炼不久,我的病神奇般的好了,通过学法炼功后,我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飞。我非常感谢大法、感谢师父慈悲救度之恩。我要精進再精進。

当然,我只有一年级的文化程度,认字不多,读法时很慢,后来在自己的努力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很快就能通读《转法轮》了。从师父的大法书中,我明白要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事先考虑别人。

我的儿媳妇很会骂人,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分老少满口脏话,不但骂人,还把娘家人叫来打我们老俩口,经常找我们的麻烦。她这样对待我,我都不在乎,因为我是个修炼人,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有好吃的我都给他们送去,我还把几十万的房子给了他们,还不让她们还帐,一次次,一点点感化了他们,二十多年不上门的儿子儿媳妇上门了,我们全家和睦了。

上北京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下令大规模的非法逮捕和拘留法轮功学员,每天造假宣传,栽赃陷害法轮功,侮辱我们的师父,于是我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四日上京证实大法好,我为师父为大法讨个公道。当天上午在天安门广场我就被警察抓了,下午送到了一个看守所,在提审时他们逼我放弃修炼,问我是哪的我说是范谷陀,哪个镇的我说不知道,我不识字。他说你这个老太太,没文化你来干啥?我说师父不是要文化而是要我这颗真诚的坚定的心。我又告诉他们,因为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师父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法轮功教人向善,要求我们从做好人做起,按“真善忍”的要求提升道德标准。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他们听了点点头说:是有道理。后来我报了真名,第三天把我送回了本地看守所,在本地看守所又被非法关了我一个月。

用纯净的心态给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的人讲真相

从看守所回家后,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的人三天两头来我家骚扰,非法抄家、搜查,他们说:你炼其它功不行吗?非得炼法轮功。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我说:法轮功真奥妙,祛病健身有奇效,对人类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们就火冒三丈,逼我说出什么是奥妙,我说:摸不着,看不到,一伸手,病就好,这就是奥妙。他们气得够呛,非把我重新送進看守所,他们还诬蔑法轮功是迷信。我说: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遵纪守法的爱国公民,哪条法律明文规定信仰“真善忍”有罪?!师父还给了我一个好的身体,怎么能是邪教呢?至于说迷信,我就把师父的法背给他们听:“就迷信二字所言不是坏事,军人不迷信于纪律就没有战斗力;学生不迷信于学校、老师就得不到知识;孩子不迷信于自己的家长就无法教养;人们不迷信于自己的事业就无法干好工作;人类没有信仰就没有道德的规范,那么人心就会无善念,而被邪念所占据。这时的人类就会道德急下,在邪念的作用下会人人为近敌。为了满足私欲而无恶不做。”[1]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黑夜我去发资料,被恶人举报,十一日关進了拘留所,国保大队的人轮流提审我。有一次六一零的负责人提审时,他很粗暴,看样子很可怕。他说:你修佛教多好,佛教是几千年留下来的。我说:佛来度人都得转生成人才能度了人。释迦牟尼也是人,耶稣也是人,他们不都是佛转成了人吗?我们师父是法轮圣王转生成人。他传的是宇宙大法,佛家上层高德大法。他听了说,他母亲是修佛教的,他能听懂我讲的话。这时進来一国保大队头目,说:我叫你来转化她,结果她把你转化了。

城、镇、乡、村讲真相

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五年,我和B同修一直配合,我们主要是大量的发传单、小册子还有真相光盘、不干胶等。面对面讲真相不多,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汽车站、火车站、电话亭、电线杆、医院里、妇幼院多个大楼都去过。去农村有时打车、有时坐公交,C同修会骑摩托车,有时他带着我们两人,我们拿的资料都是一箱一箱,一包一包。有时黑夜走六、七个村,有时走四、五个村,路程有远有近,三十、五十、一百里都有。记得有一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B同修去农村发资料,当时天是阴天,也很热,大门口坐的都是人,没法做,我说下点雨多好啊,大约五分钟,天上下起了大雨点,也就是十几分钟吧,他们关门回家,我们顺利发完资料,雨也停了。还有一次下农村,这个村比较发达,大街小巷都有路灯,人也不断,我和B同修说这没电多好啊,也就是五分钟左右,灯全灭了,我们发完资料回家了。

二零零六年至今我家开了一朵小花,B同修年龄小,她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我在配合她,而且我们家也是个学法小组。我们所做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呵护下、保护下走过来的,师父早已为我们铺好了路。

诉江大潮

从二零一五年五月份开始了诉江大潮,我们本地同修和家属都积极踊跃写控告状,一次不行,两次、三次都有。我就发了三次,第一次是七月二十五日,被扣在了省里,第二封信是七月二十八日,被扣在北京安检,第三封信,我告到人大办公室,信访办办公室。通过这次诉江,我觉得我提高了很多,心胸宽广了,放下了好多常人之心,真还有点修炼如初的感觉。

虽然我很努力,但还有很多不足,离大法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今后更要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兑现自己史前大愿,救度更多的众生。叩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让我们共同精進,圆满随师还。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何为迷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8/寻找师父-332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