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费加罗报》大篇幅披露中共活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法国大报《费加罗报》在其网站长篇刊登记者Thomas Delozier对加拿大独立调查员David Kilgour专访的报道,揭露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牟取暴利的骇人听闻的罪行。

文章介绍说,由李洪志大师传出的法轮大法,教人保持身体的健康和道德良知的觉醒。因此广受民众喜爱,却遭江泽民嫉恨而遭到迫害。

文章援引David Kilgour披露,十五年来,每年约有六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强迫摘取器官而遭杀害。总数可逾百万。

以下是《费加罗报》报导全文:

在中国,9万例非法隐密的器官移植维持着整座整座的医院

《费加罗报》文章配图:来自蒙彼利埃大学医院的外科医生Francis Navarro说:“用7万美金可以订购包括往返机票、旅店和一个肾脏的套餐。”
《费加罗报》文章配图:来自蒙彼利埃大学医院的外科医生Francis Navarro说:“用7万美金可以订购包括往返机票、旅店和一个肾脏的套餐。”

一份来自加拿大的报告揭出一宗重大非法器官贩卖,大多摘取自“良心犯”。

“永远不要相信中国官方提供的数字。”David Kilgour肯定地说。因此,这位前加拿大自由党议员、职业律师,在他六月底面世的报告中揭露,中国官方宣称的去年一万例器官移植的背后,掩盖着另外“六万到九万例”的非法手术。

在这份自筹资金完成、即将在北美书店面世的报告中,David Kilgour和他的合作者们还对中国大约二万家医院中的七百家的床铺数量的演变、其使用率、及器官接受者的等待时间等做了分析。

David Kilgour(今年)七月初途经巴黎。他说:“在中国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器官移植案例。仅天津中心医院就在二零零六年增设一整栋十七层、拥有五百个床位的大楼,专门用于进行器官移植。我们认为那里去年做过六千例移植手术。很难让人相信其它一百四十四所官方器官移植中心总共只做了四千例移植手术!”

在巨大的接纳量之外,中国还有能提供“菜单点菜”式手术这一特征。上海长征医院保证“器官平均等待时间是一个星期,而且紧急情况下只需四小时”。中国国际器官移植帮助中心是专门对器官移植提供帮助的机构,它甚至说,“如果移植的器官出问题,病人可以在下周得到另一个器官”。

这份加拿大的报告充满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证词。比如一位台湾公民,曾经仅仅在数周内接收过至少七个供体器官。这样的事情在西方不太可能,因为等待供体器官要历时几个月,甚至几年。来自蒙彼利埃大学医院的外科医生Francis Navarro说:“这真的造成了手术旅游。用七万美金可以订购包括往返机票、旅店和一个肾脏的套餐。” 他曾经多次参加过相关话题的会议。

法轮功

《费加罗报》文章配图:汇集在南韩首尔的法轮功学员。那里他们没有遭受迫害。
《费加罗报》文章配图:汇集在南韩首尔的法轮功学员。那里他们没有遭受迫害。

那么在一个文化传统上看重死者遗体入土为安的国家,这些移植的器官到底来自哪里呢?当局称是“自愿捐献的死刑犯”。然而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世界卫生组织满意。他们认为,对于一个被监禁的人来说,这样的决定不是“自由和清晰的”;而且这样的解释也不能让David Kilgour满意。他说:“不是那么回事。因为那要有相当数量的死刑犯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供应如此大量的器官”。Kilgour 律师认为“大部分器官摘取自良心犯——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一种人生理念,追求身体的健康及心灵的觉醒。由李洪志老师于一九九二年传给大众。这一功法在二十世纪末吸引了近十二分之一的中国人来学,受到民众的倾心。这却让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不高兴,他下令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根据国际大赦组织的报告,从那以后,法轮功学员们被关满了中国的监狱。David Kilgour解释说:“我们认为,几千万法轮功学员身陷牢狱。很难给出精确的数字,中国的监狱系统非常不透明。”

“非常健康”的供体器官

在一九九七年到二零零四年间,移植手术数量增长了四倍,这与(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的时间段相吻合。前国会议员Kilgour说:“我们假扮患者,给好多医院打电话,问他们那里是否有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们都回答说‘是的’”。为什么特别是这些法轮功学员群体呢? “他们不吸烟、不喝酒、有规律地锻炼身体……所以,他们的器官非常健康。”

据这份加拿大报告的作者们认为,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多达约一百五十万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而被杀害。Kilgour 确定“这是反人类罪”。

面对这一大规模犯罪、非政府组织的对其之抗争、及一些人权机构对这一抗争的褒奖——“人权协会”二零一零年曾对加拿大人对活摘罪行最早的揭露给予嘉奖,国家所做甚微。

外科医生Francis Navarro遗憾地说:“这属于敏感话题,因为它与经济利益密切相关。当我们问询法国政界人士的意见时,他们回复说这与他们无关。”在二零一零年,共和党议员Valerie Boyer曾提出一项法律草案,反对“用器官供体还活着、违背本人意愿、在威胁下摘取的器官进行器官移植旅游”。然而这一提案却不了了之。

为了世人能够真正明白他们的抗争,David Kilgour及获二零一六年世界和平奖提名的“医生反强摘组织(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奔波于全球,参加更多的会议,呼吁相关机构和民众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