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重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二年的一天,我的一位邻居从北京出差回来兴奋的跟我说:“北京有一位气功大师李大师,现在带徒弟。有一天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眼看就要下暴雨,李大师对徒弟们说:你们回去吧,雨等你们到家了才能下。果真,等几个徒弟都到家了,才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听了邻居的诉说感觉真神奇,心想:我要能见到李大师一定叩拜在李大师的脚下,拜师父。

万万没想到,我就这样一想师父就管我了。有一天,我感觉全身难受,浑身发紧,总想使劲把身体抻开。我闹心的满地打滚,八天不吃不喝不睡。八天过后,我好像从鬼门关又活过来了,就感到有一种强大的能量流从头顶進来,从身体里连成一片,上下流动着,非常舒服美妙。两个月后,我就没什么特殊的感觉了,然后有一个热乎乎的圆东西从头顶進来,落到了小腹处,有时感到转。紧接着,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奇妙的景象。后来我明白,是师父给我通大周天、下法轮、开天目、天耳通,就是老百姓说的,我有特异功能了。

我的丈夫脾气不好,对我和孩子说打就打说骂就骂。我们娘俩委屈,只能半夜在被窝里偷偷的掉眼泪,不敢让丈夫知道。那时,我遇到了一个关心我的异性朋友,我俩来往的比较密切。这事让我丈夫知道了,差点没把我打死。我万念俱灰,也觉得没脸见人了,就想:活着太痛苦了,还不如把我打死也就算了。

因为孩子从小就好闹毛病,我找信佛的人给看,说让我信佛孩子就好了,我就请了观音菩萨在家供,天天上香念佛,经常去庙,也就知道一点因果报应。我心想:自己信佛还做了这种丢人的事,以后也没好了,也没脸见人了,死了算了。

我是吃什么药都过敏的人,我买了二十只青霉素,准备喝了一了百了。在我回家的路上,突然间看到一位身穿一套绿色军装,高高大大的帅气男子站在我的面前,他轻声问:“这位女士,你为啥想死啊?”我一愣,心想:你咋知道我想死呀?我说:“你是谁?管我干啥?我就想死,一死了之,什么都了了。”说完,我撒腿就跑,不知咋的跑進了同学家。同学问我:“你干啥去了,气喘吁吁的?”我只好说:“有一个男的追我,你出去看看有没有?”同学回来说:“哪有啊。”我一听没有,起身就走。同学追我,问:“你干啥去,坐一会啊。”我说:“有急事。”同学回到屋里,看到一位身穿军装高大的男子站在屋里,问:“刚才走的那个女的和你是什么关系?”同学说:“我们是要好的同学。”那人说:“你快去她家,她要吃药自杀。”

我到家就把二十瓶青霉素一起开倒在碗里,刚要倒水,同学就敲门喊:“快开门,别干傻事。”见我不开门就到房后敲窗户,喊:“你别想死,我已打电话告诉你丈夫和咱同学,他们都来了。”我一想:算了,以后再说吧,这样弄的左右邻居都知道了,更没脸了。

我又去了一个庙想出家,我跟一个老住持说明来意,住持跟我说:“你能出家,你慧根很好,六根清静,你是佛门弟子,但我不能收留你,还有更大的使命和责任等着你,你回家去等着吧。”我只好回家,苦苦的想:我有什么使命责任呀?我是佛门弟子,让我等,怎么等啊?

我苦苦熬了三年,一九九六年的大年我去庙里上香,我骑着自行车心里想着事,没看见对面开过来一辆出租车,当我看见时已经当的一声撞上了,我被撞倒在地上。司机猛的刹车停住了,下车看了看他自己的车哪里也没坏,开车就走了。我一看车也不能骑了,想:这是不让我去庙里呀,庙也不配去了,我可怎么活呀。人生走到了尽头,我再一次想死。

一九九六年七月份,妹妹跟我说:“姐,你炼法轮功吧”,我说:“不炼。”妹妹说:“听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说:“我这个不想活的人还想什么祛病健身呢。”妹妹又说:“这个功法还有书,是指导修炼的,不离世俗修炼。”我一听不离世俗修炼,浑身一震,马上问:“上哪能请到这本书?”妹妹说:“有炼功点。”

我到附近公园找到了炼功点,就跟着学,感觉非常好。我炼完功回家,一个西瓜皮突然从楼上下来砸在头上,我抬头一看没人,心想:谁这么缺德,想喊两句,可又一想:我炼功了,别喊了忍着吧。过后我坚持天天去炼功点。第四天,我炼完功往回走就感觉两脚要起空,头上有一种强大的能量带着我往起飘,我就一路小跑两脚象踩在棉花团上一样,那个美妙没法形容。打那以后,我一天不落的去炼功。

有一天,我炼完功到早市去买菜,刚到早市,突然天空乌云密布就象黑天一样。我心想:不买菜了赶快回家。这时,霹雳啪啦大雨点就下来了,我心想:李大师啊,让这雨先别下了,等我到家踏上台阶再下。我正想时雨就不下了,没多想,我就往家走,当我脚刚踏上我家的台阶不到一秒钟,瓢泼大雨就下了起来,足足下了半小时。進到屋里我才缓过神来,心里那个惊喜呀:太神奇了!李大师啊,太神了!

一九九六年八月末,我和妹妹看师父讲法的录像,当我第一眼看见师父时,止不住的眼泪流了出来,就感觉我曾经在哪见过是那么的亲切。师父讲法时面带着微笑,声音好象近在耳畔,不知在哪里听过,我睁大着眼睛听着看着,师父的话句句扎在心里。我一下想起来,师父不就是前些年那位阻止我自杀的身穿军装的男子吗!

第二天,我去听师父讲法的时候,我头上就象有什么东西在嗡嗡的转着,抬头一看,满屋密密麻麻的白色大小不一的法轮都在转。第四天的时候,我刚开始听师父讲法,肚子就痛,止不住到了厕所就拉肚子,拉的肚子都空了。我听完讲法在回家的路上,就感到那个美啊,好象身在世外桃源,美不胜收,无以言表。

到十月份我才请到《转法轮》。当我双手捧到《转法轮》时,我双手举过头顶,又捧在胸前,默默的说:师父啊,这部法我放不下了。

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从此我走在了幸福的修炼路上。法轮大法遭迫害后,我也被抓被打过,遭受了很多的折磨,一家人的身名利益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可我不会放弃这伟大的大法,法轮大法真的好。

真心希望所有的父老乡亲都能如我一般幸运的沐浴在法光中,幸福到永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9/法轮大法使我重获新生-331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