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37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在十七年的迫害中,吉林省吉林市不法人员紧跟中共恶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对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罪恶,施用的种种迫害令人发指,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七十五人,迫害离世的更多。天网恢恢,恶有恶报。根据明慧网消息的不完全统计,吉林市及五个市县,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六年七月遭恶报死亡共三十七人。

一、公检法司遭恶报死亡十九人,其中癌症血栓等病亡五人 意外暴毙十四人

郝壮,蛟河市中共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郝壮十一月九日在公安局六楼办公室“擦玻璃时意外”从窗台坠落,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件发生后,引起社会关注,网民提出疑问:公安局长需要亲自擦玻璃吗?况且,事发当日的吉林已经是冰天雪地。据《北京青年报》记者咨询蛟河市气象局,得知十一月九日当天,当地天气为大雪转小雪,最低气温为零下3.4度,最高气温为零下1.6度。

对于郝壮的死因,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郝壮是蛟河地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其结局是他对善良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报应。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郝壮死心塌地的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三年,蛟河市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蛟河市一中教师刘延龙,蛟河市松江镇中学教导主任刘江,退休职工常桂云女士是在郝壮任职期间被迫害死的。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四年,蛟河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二十一人,劳教五十四人,拘留二十五人,送洗脑班六十六人。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因中共迫害被绑架、抄家、开除公职的成百上千。

汪晓辉,男、四十九岁,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刑警第三中队恶警汪晓辉,在二零零四年多次亲自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残忍。有一次, 汪晓辉殴打一名年轻的男大法弟子。不久,汪晓辉被调离别处,然后就患了肝癌,死亡。在这以前,汪晓辉身体没有任何疾病。死时年仅四十几岁。

张立春,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莲花派出所警察张立春,男,四十岁左右,大高个子,身体一向健壮,二零零九年底突然身亡,都知道他迫害法轮功遭报了,法轮功学员于全就是被他迫害死于吉林市看守所的。

张春生,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莲花派出所警察在本区抓两个法轮功弟子,都是他办案签名,法轮功学员家属再去索要个人财物时,发现张春生遭现报已死亡。

王书文,男,五十五岁,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站前派出所前片警。任职期间,在市、区“610”的指使下,极力协同昌邑公安分局、所干部,迫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经常骚扰、逼迫大法弟子本人写“三书”家人写保证,并协同市“610”、市国保、昌邑公安分局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还罚款、扣留身份证等。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放弃修炼、搬到它处居住,被迫流离失所等。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他也不听,他竟说:“我就是江泽民的一条狗”。其人患上食道癌死亡。

姜海涛,二零一三年初春,吉林市龙潭公安分局山前派出所副所长姜海涛和朋友开车去吉林丰满松花湖游玩,在回来的路上,发生车祸当即丧命,年仅三十二岁。恶警姜海涛参与迫害法轮功特别卖命,几乎是每次迫害他都冲在前面。十四年里,据不完全统计,当地邓世英、张俊英、关玉凤、刘广智、董淑兰、刘红霞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惨遭迫害,他们中有被关洗脑班的;有多次被非法劳教的;有的被非法判刑的;其中邓世英被迫害致死;关玉凤被非法判刑七年;刘广智被非法判刑六年。

赵伟,原吉林省舒兰市政法委书记。法轮功学员曾给他寄信、讲真相,希望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不听不信,更变本加厉的迫害。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的宋冰的父母去找到赵伟,赵伟说:不许跟他谈法律,他不讲法律。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姜跃军的父母及亲友来找赵伟,向他述说儿子姜跃军被警察刑讯逼供非法关押等等警察恶行。赵伟听后竟然说:“你们看见他们打人了?你们拿出证据来,公安人员打坏人我们咋没听说,你们有医院的鉴定书吗?”家属说姜跃军身体出现的一切后果,你都要负责。赵伟说他死不了。姜跃军的家属说当年孔繁荣等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不都是被公安迫害死的吗?赵伟凶恶地说:“谁说她是被迫害死的?谁迫害他们了?你们是在造谣。”赵伟死于癌症,临死时妻子、孩子都不愿去看他一眼。

周键,原吉林省舒兰县亮甲山派出所所长。在二零零二年-二零零四年任职期间,紧随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论白天和夜晚多次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多次带领手下不法人员,深更半夜,不叫门,直接翻墙而入,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搜查,如柜子上锁直接撬开柜子乱翻,还拆看他人信件,他多次恐吓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在一法轮功学员家因阻止他非法搜查,他就拽女法轮功学员的头发。他还把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入看守所、劳教所,勒索一法轮功学员五千元,法轮功学员好言相劝,告诉他迫害好人会遭报应,他就是不听。 二零零四年五月初,周键去哈尔滨旅游遭车祸,当场死亡。一人做恶殃及全家,周健的一家人死的死、残的残。

陈万华,男,四十多岁,吉林舒兰市南山拘留所狱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恶言恶行更是举不胜举,也是口口声声说不怕报应,二零零四年零七月二十五日去吉林市与情人幽会归途中在五桦公路与一同方向奥拓轿车相撞身亡,死于车祸,其状惨不忍睹。他六岁的女儿也在车上,因脾裂、肝横断裂而手术。

付忠男,五十多岁,曾任吉林舒兰市南山拘留所所长,对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从来不听。一个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堪忍受拘留所对他的折磨,从拘留所二楼跳下逃离了魔窟。付忠因此调离了工作,这本是给他改过的机会,可他却更加仇恨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他的恶行给家人带来灾难,二零一二年十月其子和对象据说是回来结婚的,在吉林开车外出与大车相撞,当时就车毁人亡,惨状目不忍睹。(其子对象的父亲也是在监狱工作,也给法轮功学员造成过伤害)。

刘桂荣,女,三十多岁,曾任吉林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女狱警。别看她是女人,行起恶来与魔鬼无异。曾经被她迫害过的大法弟子揭露说:狱警刘桂荣和所长迫害我们,叫我们七个人站成横排,先用三角带抽打一顿,然后用小铁锹打屁股,每人三十下,还得自己查数。我们七个人屁股全被打黑了。然后给我们戴上铁镣子,两人一副。我和邵桂荣戴十八斤的大铁镣。有一次被非法关押的七个法轮功学员炼功被她发现,她发疯似的指使犯人用铁锹拍法轮功学员的臀部,法轮功学员的臀部被打得象锅底那样黑。法轮功学员宋冰(已被迫害致死),在看守所时生命垂危,刘桂荣还是给宋冰戴上脚镣手铐。家属质问刘桂荣你太过分了,她都这样了,还能跑了吗?宋冰当时就对刘桂荣说:“你不会有好报的。”刘桂荣后来死于宫外孕。

张大军、徐勤范、宋宏超、付庆刚四名警察暴毙。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去吉林办案子,十时二十分左右,在五桦公路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四人死亡,一名女警察重伤。在网上有的被称赞、惋惜,有的则被痛骂、解恨。这些不一样品行的人,为什么会死在一起?为什么会有同样的结局呢?看一下他们的部份简历,也许您会找到答案。

宋宏超,男,三十多岁,原在舒兰市北城派出所工作十年。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有宋宏超等十几名警察用两名女人以收水费为名骗开法轮功学员杨国枢家门,绑架了一家四口人,抢走现金一万多元和六台电脑等物品。杨国枢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其次子杨俊琦被酷刑迫害后非法判刑五年。宋宏超在北城派出所工作期间曾数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这只是其中一例。

张大军,男,三十多岁,警校毕业。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张大军等数人闯进法轮功学员王庆林家,绑架了王庆林,王庆林抵制迫害喊“法轮大法好”,张大军就把他推上车,强制按倒在车里,用腿顶住他的脑袋说:“你喊呀,你再喊呀”。后来王庆林被非法劳教一年,饱受劳教所的迫害。

徐勤范,原舒兰市吉舒镇北派出所所长。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徐勤范指使副所长王某某等四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张秀芹家,将其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抵押金一千元。在徐勤范任所长期间,他在管辖片无数次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洗脑、非法劳教、被迫流离失所、罚款等。

付庆刚,原北城派出所公益岗位人员,司机。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付庆刚开车,北城三个警察以查户口为名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杨淑云,抢走大法书、电脑主机等物品。其亲戚曾让他母亲劝他别迫害法轮功。他母亲说:“小二(付庆刚)说了:领导让干啥干啥,我最恨法轮功了。”

徐咏,男,三十一岁,现职舒兰矿务局公安局(任职不详)。二零零一年五月起,徐咏伙同其父徐启新为私利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活动(凑黑材料,盯梢等),终于在二零零二年五月暴毙。所以对他的暴毙,多数人都感到有点奇怪。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死前身体健康,百米赛跑无人能比得上,怎么就死了呢?而且还是那么突然,那么快!殊不知,天理昭昭,善恶有报,迫害大法的恶人终成邪恶之首江泽民的牺牲品。

许传仁,桦甸市红石林业局公安局一百一十警察,在二零零一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用脏抹布堵法轮功学员的嘴,打骂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车祸死亡。

张国琦,舒兰市莲花乡派出所协警,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暴毙。张国琦经常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蹲坑、监视、跟踪、抄家等。

刘喜春 原磐石市看守所所长刘喜春,在看守所期间,多次对大法弟子进行严刑拷打。后遭恶报,得急性脑血栓,暴死。

二、610遭恶报死亡 四人 暴死一人 病亡二人 车祸一人

孙庆林,吉林市丰满区610头目,从一九九九年成立610开始,就在这个部门。他妻子曾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孙庆林明知法轮功是好的,他仍迫害法轮功。他儿子在他在位时,去世了。孙庆林本人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暴死在海南。 接孙庆林的610头目位置的张克祥,其老婆得了癌症。

▲蛟河松江镇邪党610头子李德昌等不法官员遭恶报。

蛟河市松江镇610头子李德昌于二零零八年十月患肺癌死亡;然后所谓的司法干部高如明二零零九年猝死于家中;二零一零年八月原宣传部主任于晓东死于肺癌;二零一零年九月镇计划生育办公室官员王元敏酒后驾摩托车与一辆停在路旁拖拉机相撞,腿部造成骨折。镇长魏亚兰子宫切除;原崔书记和妇女主任关艳梅搞男女关系,造成两个家庭破裂。

以崔书记、魏亚兰、姜喜才、李德昌为首的官员,不断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绑架,恐吓家属,秘密监视行踪,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到十月间,多次将数十名法轮大法学员软禁在镇政府会议室,强行放弃信仰。仅十年内一个小镇就有四人被非法判重刑,十多人被非法劳教,几十人多次被非法软禁、拘留。

李相库,吉林省磐石市政法委干部,是磐石市第一任“610”办公室主任。在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晚,被一小车撞死。据目击者称,当时小车车速极快,直冲向李相库和其朋友李群,撞车时,发出巨大的响声六楼都听得非常清楚,李相库被撞起三米多高,落地时七窍流血,当场死亡,死状极惨。其朋友李群当时昏迷不醒,身体多处骨折。

李相库于一千九百九十九-二零零三年随着江泽民、罗干等邪恶头子迫害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刑讯、绑架、劳教数十名磐石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十月绑架近三十名正在正常工作、生活的大法弟子到磐石市广播电视大学举办洗脑班,还大肆搜刮大法弟子钱财。当年其本人和家人就遭恶报,其本人多次发病住院,后有所醒悟,辞去了“610”办公室主任职务,但没有弥补以前所造下的罪恶。

杨文学,舒兰市莲花乡“610”头子,因为经常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屡劝不改,在他女儿的婚礼上得了脑出血,送医院抢救无效,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死亡。

三、教育系统遭恶报死亡五人 突发性病亡四人 车祸一人

孙平,曾任蛟河市教育局长,患肝癌,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一日死亡,年仅五十岁。每逢年节或重大节假日,蛟河教育局就指令各学校借机诽谤、构陷法轮功,传播谎言毒害可怜的师生,挑动他们去仇恨自己一无所知的佛法信仰,把他们拖入罪恶的深渊,比如强迫学生看诬陷法轮功的电影、宣传品,签署反“真、善、忍”的承诺卡等等。二零零九年实验小学毒桌椅事件曝光后,孙平为转嫁危机而通过媒体栽赃法轮功,混淆视听、开脱罪责。在其任职期间,蛟河教育局还与蛟河市610勾结,在蛟河十中等学校办过封闭式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刘佰岩,吉林舒兰市原十五中校长,是一九九九年以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殷丽梅和几个炼法轮功的学生的主谋,指使者。开除本校法轮大法学生征岩,已在二零零一年四月,心脏病突发死亡。

许荣才,男、五十八岁,曾任吉林舒兰市一中校长。不管家长、学生怎么给他讲真相都不听,并公开叫嚣在他的范围内不允许有法轮功学员,对就读的大法小弟子从不留情,发现就开除。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突发心肌梗塞死于办公室。

刘英超,原舒兰市教育局长,积极主动的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开除学大法的学生,扣发学大法的教师的工资,强令学生在反对法轮功议定书上签字,并迫害炼功教师,有的不止一次的劳教。二零零四年秋遭车祸。

才某,五十二岁,村小学教师,与妻子住在学校,看校舍。二零零一年“六一”儿童节前夕他主张小学生演诽谤大法的小品,并伙同几名老师一起编剧本,主要以诽谤大法及法轮功创始人为题材,并且准备“六一”到镇政府小学参加比赛。后因当地法轮功学员找校长及有关教师讲清真相,取消了此节目,使许多无辜的生命免受毒害。几个月后,才某遭恶报,骑摩托车摔成重伤,门牙全部断落,脸部畸形。他的妻子曾对一名法轮功学员讲:“看你们炼法轮功的,天天往学校发传单,我看见了就团一团扔炉子里烧了……”二零零二年三月,其妻突患重病,全身腐烂,不久便离开人世,死时肺已全烂,年仅五十二岁。

四、基层企事业干部与世人遭恶报死亡九人 病亡四人 车祸三人 坠跳楼亡二人

傅万才,男,六十多岁,吉林市化纤股份有限公司终身董事长,总经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紧紧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十分卖力,凡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者一律被他非法开除,连退休职工都不能幸免,并送多人去洗脑班和劳教所,二零零零年患喉癌去日本医治未愈,不思悔改,现已卧床不起,命在旦夕。(已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间死亡)

马占海,舒兰市平安镇政府官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酒醉一命呜呼。

徐刚,舒兰市工商银行行长徐刚,二零零零年把单位一法轮功学员开除,二零零一年十月左右去蛟河办事,自己开车,车坏了,下车修车时被后面一大汽车当场撞死。

张廷军,吉林省舒兰市粮食局会计,和法轮功学员孟凡义是同学,一九九九年底,孟凡义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拘留,让孟凡义上电视做反面宣传,孟不干,张廷军以为自己和孟凡义是同学,就帮助写宣传材料,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去平安镇办事,被一手扶拖拉机上拉的一棵木头当场撞死,据目击者说半个脸都被撞没了。

胡志文,舒兰市莲花乡北莲村治保,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参与诽谤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随从派出所去北京抓捕本乡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并勒索钱财。回来后觉得身体不适。二零零一年春去医院检查为骨癌,后期疼得怪叫,死于二零零二年五月。

董德福,磐石市红旗岭镇吉林镍业公司公安处处长董德福,追随江氏集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六日驾车出车祸,当场死亡,终年四十九岁。

刘俊仁,舒兰市莲花乡莲花村村干部,在二零零四年“十一”前,去乡开紧急会议,他骑摩托车与自行车相撞,撞得昏迷不醒,送市医院住院抢救;可骑自行车的人只是刮破皮,他却成了植物人,神智不清,吃喝拉撒都不知道。据乡亲们说:有一天他儿子突然昏迷不醒,醒来后说:他爹已经在地狱笼子里受罪呢!不能好了!刘俊仁在床上躺了不到三个月,就死去了。

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刘俊仁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打手。在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李忠胜进京上访被绑架后,他雇人抄家,雇人用车把莲花乡莲花村二社忠厚老实的李忠胜家的苞米架子用刀砍、用二齿子扒,雇车抢走。

二零零三年,刘俊仁在莲花二社,将手拎布兜的法轮功学员李生成拦住,非要搜查布兜,李生成不让搜,刘俊仁恼羞成怒开始抢布兜,而且还追赶不放,为了能追上李生成,把鞋脱下扔了,边追边给莲花派出所打电话,最后,伙同派出所拦路绑架,将李生成送往南山看守所并非法劳教一年。剩下李生成的妻子和两个不懂事的孩子艰难度日、终日以泪洗面,承受着精神上的痛苦。

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恶毒地说:“我不怕遭报,报一个我看看。”一人作恶,全家遭殃,他的三个儿子相继出车祸。而且他自己骑摩托骑到沙子堆上去了,连人带车摔在地上,摔得昏迷不醒,清醒后,他有点觉醒,说:“以后缺德的事不干了!在我眼皮下炼,我也不管了。”可是,他好了伤疤忘了疼。

张文学 男,五十多岁,曾舒兰市环城街道专职迫害法轮功,每天早上专揭法轮功学员用于救人的粘贴、真相,有时也骚扰法轮功学员。积极参与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并说:“我不怕现世现报。”妻子对于他的所作所为和生活作风不满,两人争吵,张文学把妻子勒死,他从自家六楼跳下身亡。

李继伟,舒兰市莲花乡泥沟村村民,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向派出所举报两名法轮功学员(二人被非法劳教一年),他得一千元奖金,不到两个月,从施工的二楼上坠地致残。卧床一年期间痛苦不堪,死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

结语

在过去的十七年里,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并没有因中共恶徒血雨腥风的迫害而放弃对真、善、忍宇宙真理的信仰,反而魔难中炼就的更加理智、坚定。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历史告诉我们: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各级不法官员和恶徒都在劫难逃!我们希望通过这一篇篇血与泪的事实与见证,能使还在被邪党蒙骗继续诬陷法轮功及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人前车为鉴,快快醒悟,弃恶从善,不做中共恶党的打手和殉葬品。

望江城的百姓和所有的同胞们,在大是大非面前 ,在善与恶的抉择中了解真相,脱离共产邪党的一切组织,在新纪元到来之际,走向盛世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