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救众生中见证大法的伟大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五日】记得小学五年级时一天傍晚,我和同桌走在由南向北的大路上,忽一抬头,一位头梳发髻,身穿道袍,脸色细白红润,却白须飘飘的仙长出现在我面前,冲我微笑着问:“你长大了,活着是为了吃饭?还是吃饭为了活着啊?”天真的我笑呵呵地说:“当然是吃饭为了活着啊!”心想:哪能活着就为了吃喝享受啊!仙长点点头含笑而过。我满心惊喜无处宣泄,看看右侧的同学始终像被定住一样,好奇怪。我忽然想:“那我活着又该为了什么呢?”立刻想回头再寻仙长,却已无踪影。

一九九七年春天,为了给母亲祛病,我从一位大学同学那有幸喜得法轮大法,本想学会主要是为了回老家时教母亲祛病,没想到大法的法理解释清了我人生中一切迷惑,我昼夜通读,欢喜的不得了:朝闻道夕可死,即便让我当总统也休想让我放弃大法!

《转法轮》还没看完一遍,大法就从微观上给我清理了病的根源,躺下三分钟就能睡着觉,再也不失眠头疼了;胃也不疼了!随后在大约一周时间内,每天早起集体炼动功的一小时内,我的胃就不停的翻滚调整,大米韭菜凉菜什么都能吃了,胃溃疡根除了!真是神奇啊!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盗用整个国力迫害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使我家破人亡,全家直接经济损失远远超过百万,其中的苦难不堪回首。但其中大法显现的神奇几天几夜也讲不完啊!这里仅举几例:

大法给我开智开慧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初,面对铺天盖地的诽谤和迫害的升级,我第三次進京上访,被绑架到一个县城拘留所。一天,某区书记来对每个学员進行痛骂,轮到叫我進去之后,我知道我是伟大大法的一弟子,我是主角,官员只是我救度的对像,于是主动轻声的问候书记:“书记,请问您是想来干啥的?”书记一惊,没答上来。我又问:“书记,您是不是想做我们思想工作呢?那您总发脾气,怎么做思想工作呢?”书记态度大转,诚恳地说:“那好,那我今天不发脾气。”随后一上午加上一下午,书记大讲唯物论,否定思想和精神的作用;我就从现代微观物理、能量守恒定律、化学变化、哲学理论、爱因斯坦对视觉与听觉的范围的论述和天体宇宙运行规律的控制等等方方面面否定了唯物论和无神论,证实了法轮功信仰的正确性,书记节节败退。后来他对别人说我太能说了。其实,我在人中本不会说话,是大法给我开智开慧,是大法给我正信和理智。

等待修理的打印机突然正常了

反迫害初期的一段时间,我与丈夫和几名同修同租一座房子做各种资料供半个市的同修。一位大学刚毕业的女同修因心态不稳,打印机经常坏。后来丈夫每天上午给她修机子两个来小时,大家心情都受影响,她心里更苦,我也渐渐泄气。忽然,我想起师父的法:“在修炼过程中,在不同层次上给你设了一点难,那都是你自己的业力,是你自己的难,给你摆在不同层次上让你提高的。你只要一提高心性,就能过去了。”[1]

我忽然明白面对魔难我们不能泄气,也不能让同修被自责压住正念,我们要按照“真、善、忍”提高自己。我走到女孩同修身边只说了一句想法,丈夫听到立刻响应:“是啊,我们大家都不泄气!”瞬间,整个场都感觉亮堂干净了,谁料:就在同时,那个怎么也开不了机的打印机:忽然之间自己唱着清脆的歌声正常打印了。真灵了!

从那开始,每有需要修机器的干扰,我就首先找自己,修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