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唐山市工人医院护士尚世莹发现的活摘线索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时在唐山市工人医院做护士的尚世莹,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医院官员经济勒索和非法监禁,二零一零年九月被非法判三年,关押到河北女子监狱。

尚世莹凭着职业本能和经验,在看守所、监狱、安康医院,以及工作环境发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线索。


尚世莹

(一)九十年代初 尚世莹护理肾移植病人

河北省唐山市工人医院是河北省最早的三级甲等医院,泌尿外科在一九九零年代初,就开展了肾移植手术。尚世莹女士说:“我一九八五年至一九九九年,一直在工人医院泌尿外科担任护理工作,参加了肾移植手术病人的术后护理。”

据尚世莹女士了解,一九九零年代初开展肾移植手术的肾源,来自于死囚犯,是由来自于军队转业的医生王存龙,到检察院及法院联系肾源,并采集血样化验。

当时肾源很少,一年只有几例。每次有肾源时,当时的主任高福元很早就带领科里人员去执行死刑的现场,手术取肾源,拿早已备好的液氮冷冻罐保管。取回肾源后,马上进行处理,同时病人也已准备好进行手术了。

(二)中共迫害法轮功后 泌尿外科主任:“肾来源太可怕了”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尚世莹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调离泌尿外科,剥夺了为病人治疗的权利。

尚世莹回顾说:“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离开泌尿外科,据说二零零零年后,肾移植手术病人逐渐增多,我不知其因。”二零零六年,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后,尚世莹明白了,她找到了当时的泌尿外科王存龙,此时,王存龙已经升职为副主任。

尚世莹问:“主任,你现在还做肾移植吗?”王存龙说:“我不做了,肾来源太可怕了,得由裴琼坐飞机去山西取肾。”

裴琼是转业于解放军二五五医院泌尿外科的医生,负责联系肾源。后来,尚世莹也和裴琼讲了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用于移植的真相。

唐山市工人医院老泌尿外科主任高福元已死,接任的主任王存龙已退休,现在裴琼是泌尿外科主任。

(三)从安康医院消失的两位女性

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至二零零一年一月期间,尚世莹女士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曾因几次绝食绝水,共约四十九天抗议迫害,她先后三次被送往唐山市安康医院精神病戒毒所。

尚世莹女士说:“令我吃惊的是,那里根本不是对大法弟子救死扶伤的地方,而是一伙白衣禽兽对大法弟子更进一步迫害的魔窟。两名不报姓名的外地女大法弟子就在那里不知了去向。”

这次被迫害期间,尚世莹女士遇到了两名不报姓名的外地大法弟子,其中一个人是东北口音,浓眉大眼,约一米六七,恶医们给取名叫“法119”,在安康医院绝食,住了几天,就不知了去向。

另一个,恶医们给取名叫“宇宙”。她小眼睛,个子不高,说话很轻微,听不出口音。恶医对“宇宙”野蛮灌食,护士长李艳对“宇宙”连喊带骂,后来,副主任么淑君把屋里所有的人都轰了出去,然后拿电棒电击,在楼道的尽头就可以听到电棒那可怕的“噼啪”声。

过了很久,我们回来后,“宇宙”已经被折磨的面目皆非了,脸部严重变形,嘴周围及脸颊上布满了一串串大个的水泡,身上也布满了水泡。她嘴里不停的吐着粉红色的泡沫,因灌食时反复抽拉胃管,“宇宙”的喉咙及食道都被捅破了。我听到么淑君在医办室和其他人说:“这回让她吃,她也不会吃了。”几天后,奄奄一息的“宇宙”也不知了去向。

自从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后,尚世莹女士才警醒,那两个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的去向也成了两个疑团。

(四)验尿验血不合格 幸免于难

尚世莹女士从安康医院回到第一看守所后,她继续绝食绝水九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日,第二次被送去安康医院。在那里,她又绝食四天。在病房的小黑板上,尚世莹女士看到“尚世莹院外抽血”的字样。

第二天早晨,尚世莹女士被抽血及验尿,由于绝食绝水很长时间,她被告知尿里边有红细胞及酮体。尚世莹女士现在想起来,幸运自己免于一难,没有成为活摘器官库的一部分。但是,那时,她确实以为是家里或者我们工人医院出于关心在给她查体。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日,尚世莹女士离开安康医院,被送回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五)河北省女子监狱冤狱三年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尚世莹女士被非法判刑三年,在从唐山市丰南看守所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的前几天,几个男犯人强行拽着尚世莹女士,强迫抽了血,说是化验艾滋病。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河北省女子监狱狱政科一戴眼镜的小个子男警领来三个身穿白大褂的小伙子,说是要验传染病。之后,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姓名、年龄、 罪名及家庭详细地址,在纸条最前面列了编号,而且是指尖采血。

作为医务工作者的尚世莹马上警觉了:验艾滋病、肝炎需静脉采血,验肺结核需照X光片,指尖采血的可能性是验血型……尚世莹断定肯定不会有好事,不去排队验血,并把纸条撕个粉碎扔掉了。

监区长问尚世莹为啥不验血,尚世莹说怕被摘器官,并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向她说明,监区长很生气,但也没再强迫。尚世莹当天上午没有验血。

午饭后,教导员孔潇飞到车间,叫一群犯人将尚世莹拖到车间办公室里强行采血。尚世莹不停地喊着“法轮大法好”,两个穿白大褂的小伙子拼命掰她的手指强行采血,一时不能得逞,就跟恶警孔潇飞商量说:“不行就别采了吧?”孔潇飞不同意,说:“她说不采就不采了?采!”于是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几乎把尚世莹手指掰断了,才强行采了血。

尚世莹对着恶警孔潇飞大喊:“孔潇飞!我一定向全世界揭露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下午收工时,恶警孔潇飞又命令犯人们把已浑身无力、站不起来的尚世莹从三楼拖下楼梯, 又拽着她的衣服及四肢一直拖到监舍大门外的地上扔下。

采血只是医院救死扶伤的一个必要的条件,而在象河北省女子监狱、安康医院、看守所等地方却是变成了“抢血”和“夺命”,其背后不可告人的目的终将会天下大白。

二零一三年一月,尚世莹女士回到家,唐山市工人医院剥夺了她工作的权利,口头说开除,没有任何手续,时年五十三岁的尚世莹为医院工作了二十五年,从那时起失去了正常的工作和经济来源。

尚世莹女士被迫害的更多报道,请见:

《唐山工人医院官员对两位护士的迫害》

《尚世莹遭河北女子监狱严管迫害 强迫采血样》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