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体验到没有病的滋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那时我刚修炼法轮功不到两个月,可是自己一身的病不翼而飞,浑身轻松,我怎会相信那电视的宣传。

在学大法之前,虚弱多病的我一米六三的个头不到一百斤重,别人看了说我没吃饱饭,腰板直不起来,成了个罗锅,可是有病难受痛苦又对谁言?头痛、腰疼、腿背痛,晚上睡觉都得自己扳着腰才把身子翻,早晨醒来让孩子在背上压踩,这样才觉得轻松一点。大便四、五天才一次,蹲上半小时才能解下来。

那时三十出头的我,痛苦难言,丈夫经常带我去医院问诊,去一次检查完了花去二、三百元,还查不出病因,只好开瓶药片止痛。头痛看不好,光吃 “安乃近”药片,可是越吃药越吃不進饭,身体越来越糟糕,脾气越来越暴躁,经常与丈夫打架,冲孩子发火。丈夫脾气很大,也是一步不让。看我这样,他心里越烦。这样的痛苦煎熬、死活不好受,没办法。丈夫说:“你练气功去吧?听说能治病。”

当时我们附近就有一群人炼法轮功的,问了一个人,是不是能祛病健身。她讲述了老师在北京传法祛病的实例,又说了她炼了三年,从未吃过一粒药,以前高血压什么的都好了,现在连伤风感冒都没了,从不与医院打交道。她还说:“炼这功必须首先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心想,我这脾气做的到吗?先去试试再说吧。

记得那一天晚上去了学法点,正在看师父讲法录像,只记的听到师父讲:“精血之气是用来修命的”[1],我心里一振,就想师父是一个正派的人,为了别人好。

从那一天起,我每天晚上去学法点学法、炼功打坐,心里感到特别舒畅,头痛也不知不觉中不见了踪影。决心一下,我要按“真善忍”的法理去做,跟师父修大法。师父看到了我的真心,开始净化我的身体。十几天的时间,我就扔掉了药片,原来头痛的吃不下饭,现在不痛了,饭也吃多了,大便也正常了,心里特别轻松。

第一次真正体验到身体没有病的滋味,看谁也顺眼了,有了矛盾找自己了,从此也不骂人了。是师父挽救了我这个迷途的羔羊。

看到我的变化,丈夫喜上眉梢,因此他也学起了大法。丈夫看完一遍《转法轮》,就说这是正道正法,这就是我要找的。一有时间就学法,爱不释手,从此他的暴脾气不见了,以前说话爱带脏字爱骂人的他,说:“以后我再骂人你就打我的嘴。”孩子们也都学起了大法,爱打架的三个孩子从此也变得乖巧、懂事,不再让我们操心。

一家人溶入到大法中,真是幸福、美满又温馨。

没想到刚刚开始学,中共江氏集团九九年七•二零就对法轮功打压、造假诽谤,我的亲身体验能把谎言看破,不让去公园炼,我们在家炼,始终如一,每天坚持学法修炼。一次我和丈夫去北京上访,结果丈夫被绑架到一个无其他人的地方,把衣服扒光(三九寒天),把两手左右抻开铐在连椅上,四、五个警察拿电棍、橡皮棒,折磨他三个多小时,电晕了就泼上冷水继续打,直到打累了才算罢休。丈夫胳膊被打断、抬不起来了,只好耷拉着,接回当地派出所还不放,又关押四个月(一百二十天),绑架到劳教所,劳教所拒收,说是肌肉萎缩,不能恢复正常,已失去劳动能力,返回当地后索要四千多元钱才肯放。

丈夫回到家中,让孩子给他抬着胳膊炼功,一周时间,没看医生,没吃一粒药,奇迹出现,自己就能伸展,一切正常,什么活都能干。

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修大法使我感到无比的幸运, “真善忍”在我的心里早已生根发芽,他健康了我的身体,净化了我的心灵。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