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名利情 缘归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父母供附体。那时,父母说附体有能力,能保家人太平。我拜过附体,同时也怕附体,我还给买过香。我结婚后,和公婆住在一起,公婆家也有附体,对大人、孩子干扰都很大。公婆对我非常不好,说骂就骂,说打就打,丈夫也听他家人的。那时,我就找了附体看,说我要不离婚,就得死在他家,不定打错手,就把你打死了。那时,孩子还小,不离婚,看也看不好,我只好选择离婚。

这时,妹妹来了,告诉我学《转法轮》,就什么都好了,也不用离婚了。于是,我抱着祛病、驱附体和想过人世间美好生活的强烈执着走入了大法修炼。

虽如此,得法没多长时间,师尊就把我家招的附体给清理了,而且我一身病也都好了。当时,感恩师尊的心情无以言表,我内心非常感谢师尊。

在邪党和江氏流氓集团的疯狂迫害期间,我孩子得了抑郁症。我想尽办法给他治病也没治好,住精神病院也不好,于是,不修炼的弟弟和弟妹提出找附体能看好。当时知道不对,但就是一心要给孩子治好,就跟着去找附体,给孩子治病,不但没看好,还添了附体,最后孩子竟失去了生命。

而我自己由于法理不清,对孩子的情太重,对丈夫一家的怨恨太深,又招来附体干扰,导致自己不向内找自己,不在法上悟道,而且悲伤、怨恨(连帮我在苦难中一起走过来的家人同修,我都怨恨)、妒嫉(怀疑丈夫有外遇,年节看见人家大人孩子团聚一起,也妒嫉)、怕(怕不好的东西跑自己这来,怕附体干扰,怕过世的孩子干扰,怕精神病,怕邻居盯梢监视,怕警察绑架)、色欲心、争斗心……一大堆强烈的人心搅在一起,使我的心总揪在一起总难受。

这样,学法、炼功、发正念长年犯困不清醒,同修们都为我捏把汗,都长期帮我在法中提高,可我就是精神不起来,正念就出不来。学法,总和法隔着,发正念倒掌,炼静功经常迷糊过去了。同修时常提醒我找自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也没太在意,也没往深了挖。

直到最近,本地区一位不到七十岁的同修病业离世后,我脑子里出了一念:我这种状态,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了。

这一念惊醒了我,我把它告诉了同修,同修听说,更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帮我挖执着的根。这回,我不再挡了,不怕触及过世的孩子了。于是,同修帮我挖到了不二法门的根,我向师父认错,同修帮我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我全身都热了,顿感一身轻松。

我给师尊敬香,感谢师尊一直没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直呵护弟子有惊无险的走出这一漫长的生死大关。

如今,我已把人世间唯一的房子和丈夫放下了,我想和丈夫离婚,把房子给他,让他再找一个年轻的本份的女人结婚生子,以抚平他中年丧子之痛。我已给他做了“三退”,他对大法有了正念,我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他未来的一切都是最美好的。

我这么一做,本来跟我三心二意过日子的丈夫竟非常认真起来,一定要跟我过一辈子,竟要把工资卡给我。真是当我从名利情中跳出来时,才发现人世间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戏,戏中之人迷失在纷乱的假相中,而修炼的人才能明白这一切表象背后的本质。

在此写出此文,警醒自己和那些与我有类似问题的同修能够引以为戒,赶紧挖出执着的根,不要掉队,走正走好师父用巨大的承受为我们这些不争气的弟子延续来的最后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辜负众生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