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重视发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关于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三件事”,师父说:“大家看到了,你们在讲真相啊、发正念哪,和你们个人的修炼,这么三件事,也就是当前大法弟子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讲真相从表面上人这一层的理看,是在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发正念哪,是清除那些不可救要的、最肮脏的生命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从再高一点的理看哪,那讲真相的真正用意是挽救众生,是免于人类被淘汰。旧势力利用邪恶的生命对大法弟子的行恶,一来是制造考验,二来是为了叫我把这些垃圾从宇宙中清理了。而大法弟子的发正念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邪恶的迫害。”[1]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把发正念当作是每天都必须做的一件事情。发完正念以后,就有一种完成任务似的感觉,如果错过了也不是那么太在意。而且看到一篇文章说:不用每次发正念都想一遍发正念内容,想和前一次发正念的内容一样就行,这样可以多一些时间清理邪恶。这正好符合了自己省事的惰性观念,就照做了。后来发现自己对发正念的内容都记不全了,意识到不对劲儿了。

我再次认真的读了明慧编辑部关于发正念的文章,把发正念的内容写在纸上,反复读反复看,不断理解如何正确发正念,直到把发正念的内容全部记住。并且把关于发正念的相关法理再学一学。学法中体悟到:大法弟子发正念是在清除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在维护大法;也是在清除邪恶对世人、对众生的迫害,是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1]。

自从海外报导国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不但不减反而增加,心情很沉重,感觉真的有必要看看自己的修炼状况了,同修被迫害不能说自己这块没有责任。

还有自从去年五月诉江以来,后半年开始至今邪恶还在不断的迫害诉江同修。向内找首先是从内心对国内同修关心不够,没有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身在海外打营救电话也不够,甚至流于做事的形式。

再就是发正念长期被干扰没有重视起来,使得达不到清除邪恶的效果。也许就有我这部份该清理的邪恶没及时清理掉,使得大陆同修被迫害,所以真该重视起来了。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正念>中关于发正念说:“要集中精力,头脑绝对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强大,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2]

有一天“绝对”两个字突然变的很大、声音很重。这两个字的份量多重啊,在另外空间清理邪恶,维护大法、救度众生、助师正法是多么神圣、严肃的事情,任何杂念都绝不应该出现,以前怎么就没有意识到?我开始意识到,师父让大法弟子发正念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旧势力和那些个邪恶因素的干扰,就是在钻你们思想的空子,这些年来一直在干这个事,旧势力操控烂鬼与邪党因素一直在这么干,叫你们做不成救人的事,因为它跟你对打打不过你。”[3]特别是“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3]

这一句,发正念都十多年了,怎么是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我理解到发正念比自己想象中要意义深远的多。体悟到发正念到位会改变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安排,清理自己周围的环境,确保师父在正法中希望要做的事情能如愿所成。

我体悟到发正念还有一层内涵:正一切不符合新宇宙的为私为我的东西。尤其邪党因素对发正念的干扰,师父讲的这么明确,自己以前没有意识到,也没有重视过。

从修炼状态看,隐约的妒嫉心、去不净的争斗心、被人说心里就不快的心、还有很重的自我,这些都是邪党文化的表现。几十年泡在邪党文化中,邪党因素可能自己都意识不到,甚至有时可能还会滋养它。感觉自己不好的状态好象都是这个东西在起干扰作用。现在明确了,那就是正念清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