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法轮功学员聚集柏林举办反迫害活动(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明慧记者吴思静德国柏林报道)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下午,四百多人的法轮功学员游行队伍穿越柏林地标建筑布兰登堡门,走到一公里外的波茨坦广场,打头阵的是天国乐团雄壮有力的乐声,押尾的是腰鼓队欢快的鼓点,中间有展示功法的方阵,以及各种横幅告诉观众们法轮功在全世界传播,唯独在中国受到残酷迫害。在“柏林的心脏”,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和柏林人被游行队伍祥和的气氛吸引,也震惊于中共对如此和平的人们所犯下的罪恶:活摘器官。

法轮功学员从菩提树下大街走来,正准备穿越柏林地标建筑布兰登堡门,天国乐团打头阵。这一带被称作“柏林的心脏”
法轮功学员从菩提树下大街走来,正准备穿越柏林地标建筑布兰登堡门,天国乐团打头阵。这一带被称作“柏林的心脏”

波茨坦广场是柏林重要交通枢纽,也因当初的柏林墙从这里经过而闻名。图为法轮功学员进入波茨坦广场。
波茨坦广场是柏林重要交通枢纽,也因当初的柏林墙从这里经过而闻名。图为法轮功学员进入波茨坦广场。

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
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经过柏林市中心的一条商业街。

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游行队伍旁边发传单等,征集反对活摘的签名。
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游行队伍旁边发传单等,征集反对活摘的签名。

递上印有真相网站的手工莲花
递上印有真相网站的手工莲花

过往民众阅读真相资料
过往民众阅读真相资料

西人法轮功学员正在讲真相
西人法轮功学员正在讲真相

这四百多法轮功大部分来自德国,还有的来自瑞典、芬兰、法国、荷兰等欧洲国家。聚集在柏林的目的,一个是为了纪念法轮功反迫害十七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另外一个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活摘器官调查的最新进展。

中共大使馆前宣布活摘最新调查结果

七月三十日这一天分别在柏林东部和西部举办了两个游行,上午十一点,四百名法轮功学员站在中共驻德国使馆对面的柏林东部的亚诺维兹桥(Jannowitzbruecke)上,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柏林法轮功学员就开始在这里和平抗议,一开始是一周几天,后来是每天都有人轮流到那里,连周末都不例外。

法轮功学员的讲话中提到,独调查员最新调查数据显示,二零零零年中国“器官移植”产业突然出现繁荣,这正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第二年。从那一年开始到二零零五年,每年中国有六万到十万移植器官手术,但中国并没有一个有效的器官捐献系统,而且死刑犯的数量也远远无法满足这个巨大的数目,绝大部分器官来源不明。调查员认为,这些年有百万个器官来自于强迫活摘器官,大部分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中国有七百家医院参与了活摘罪行。

穿越柏林市中心的大游行

在随后举行的大游行中,八十多人的天国乐团首先上路,带领游行队伍从大使馆前出发,向北前往柏林东部的中心——亚历山大广场(Alexanderplatz)。这里曾是东柏林的中心,在柏林墙倒塌前后,向往自由的东柏林人就聚集在这里表达自由的意愿。东西德统一后,亚历山大广场四周日渐繁华,这里的一切见证了一段曲折的历史,成为游客不可错过的景点之一。

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第一次出现在这里,天国乐团的乐曲如同一股清流,回荡在广场上空。二十多名腰鼓队成员身着金黄色炼功服,分外显眼。路人纷纷驻足观看。

布兰登堡门是柏林的象征,也是德国的国家象征标志,在东西德分裂期间,它见证了许多重要历史事件。当年的柏林墙就从这里穿过,柏林墙倒塌后将近三十年后的今天,无人区早已变成了车水马龙的大街,波茨坦广场重新成为柏林的交通枢纽,高楼大厦并肩而起,已经完全融入了柏林这个国际化现代都市。

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在布兰登堡门前停留了半个小时后,游行队伍顺着原柏林墙的走向,走向波茨坦广场。

三位曾经在中国劳教所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亲口讲述了他们是如何受迫害的,几十位法轮功学员不间断地展示功法。下午三点半,西柏林的游行结束。

心脏病医生:相信活摘器官在中国发生

因其个人经历,柏林的舒斯特医生认为,强行活摘器官的事情完全有可能在中国发生。
因其个人经历,柏林的舒斯特医生认为,强行活摘器官的事情完全有可能在中国发生。

当游行队伍快接近布兰登堡门时,一位骑车过来的老先生下车观看了很久。他是舒斯特(Schuster)医生,专门治疗心脏疾病,他表示,之前就已从报纸上看到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的报道。作为医生,他认为,活摘器官的现象完全有可能在中国发生。

他说:“我曾经去过兰州几个星期,培训中国医生。我看到了不少腐败现象,让我震惊。比如做心脏支架的时候,医院要求家属支付一笔高昂费用,付不起的病人就得不到医治。”在他看来,这样的医生,只要给钱,只要给他提供条件,就有可能干出任何事情,包括活摘器官。

中共大使馆旁德国居民:法轮功能量大

阿奈特(Annette)女士家住中共大使馆附近,经常看到法轮功学员在大使馆前请愿。她说:“每天他们(法轮功学员)都在那里炼功。法轮功的能量比其他功法都大,因为即使受到这样的打压迫害,他们还能坚持这么多年,而且天天坚持出现在大使馆前。”

阿奈特来自前东德,经历过东德共产党的统治,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不陌生,她说:“他们(共产党)不想让人有自由的思想,他们要控制人的思想,控制不了的时候就用暴力打压,这非常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