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头目从“不怕遭恶报”到脑血管爆裂

武汉市江汉区“610”洗脑班头子屈申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武汉市江汉区“610”洗脑班头目屈申,十七年来为了蝇头小利,一直充当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马前卒,曾经狂妄叫嚣“不怕遭恶报”,现在因脑血管爆裂而在医院做了两次开颅手术,而且,目前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可悲的是,屈申遭恶报却不知悔改。

屈申,男,一九五八年生,原为江汉区检察院的一名司机兼法警。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他因在单位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便被抽调到江汉区“610”专门为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而设置的洗脑班。屈申先是在洗脑班开车当司机,从二道棚洗脑班开始便一直担任负责人。该洗脑班除了非法关押本地法轮功学员之外,还曾被省、市“610”列为“转化”全省所谓重点法轮功学员的黑基地。无数冤狱到期而又尚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610”直接从监狱、劳教所秘密劫持到这个黑窝继续洗脑迫害。

洗脑班,中共邪党对外谎称为“法教班”、“转化学习班”、“法制教育中心”和“法制教育所”等等,它表面上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其实质是中共邪恶“610”办公室私设的一个无法无天、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信仰的黑监狱。为了完成所谓转化指标,“610”一方面将不在其“转化”黑名单上的、或进京上访申诉、或在外散发传单、或通过各种方式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不经任何司法程序,绑架到洗脑班,逼迫其放弃修炼;另一方面,对经强制洗脑仍不妥协的,便非法送往拘留、劳教、判刑和精神病院加重迫害,又将虽经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但到期仍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再次劫持到洗脑班重新迫害,如此循环往复,为所欲为。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湖北省从省到市、再到县(区、市),包括劳教所、监狱等均设有洗脑班。至今武汉地区仍在迫害大法学员的洗脑班还有:湖北省司法厅所辖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板桥洗脑班”或“马湖洗脑班”)、武汉市江汉区“玉笋山洗脑班”、武昌区“杨园洗脑班”、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和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等等。前中共中央 “610”头子周永康、罗干和刘京等先后到过谌家矶洗脑班、武汉女子监狱和何湾劳教所等地,亲自指挥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

江汉区“610”洗脑班作为中共邪党在湖北武汉地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黑窝之一,先后在民意医院、市第一医院、江汉区福利院等地多次办班。二零零零年五月迁入二道棚工业园,近年来,又搬迁到市郊蔡甸区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内(玉笋山陵园附近),故又称“玉笋山洗脑班”。

根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二道棚洗脑班)被洗脑班迫害致死人数在全国排名第四。但根据当地学员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底至今,先后在江汉区邪恶“610”洗脑班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上千人次,非法拘禁期限长达一、两年。其中,被江汉区洗脑班和屈申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付晓云(女)、钱進、杨发奎、曹长岭、李星连、范道芝(女)、闵润香(女)、张春梅(女)、尹燕红(女)、张诗敏(女)、胡正英(女)、刘义琳(女)、刘润芝(女)、周木英(女)等十七人;被迫害致疯的有:余毅敏(女)、杨先美(女)、李桂平(女)等五人;致伤、致残无数。

下面,就是武汉市江汉区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主要暴行:

一、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或精神失常

遭迫害之前的余毅敏
遭迫害之前的余毅敏

余毅敏,一九六二年四月十三日生,毕业于中南财经大学,原湖北省电力建设第二公司会计师。一九九九年底到北京上访遭毒打,被劫回武汉被非法关押在民意医院洗脑班,后又被劫持到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并被单位非法开除,从此无生活来源。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又被万松园派出所从家中绑架到区福利院、二道棚等洗脑班三次,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在何湾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余毅敏非法劳教期满,本应无条件释放回家,但江汉区邪恶“610”再次将她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余毅敏又被胡家祥、屈申和郑容等恶人指使医生对其强制注射不明药物,将其头猛力撞墙,并野蛮殴打,直到大年除夕才被放回。从洗脑班回来后,余毅敏看到自己已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家庭破裂,且无处安身立脚,最终导致精神完全失常,生活无法自理,并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含冤离世,其情景惨不忍睹。

李桂平,女,一九五七年八月生,遭十二次非法关押迫害,其中,被非法劳教二次、非法行政拘留三次、非法刑事拘留二次、遭洗脑班蹂躏摧残五次。期间还多次遭不明药物摧残,两次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丈夫也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李桂平因散发真相资料,再次被江汉区邪恶“610”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遭屈申等人毒打、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不让睡觉,往她脸上、脖子上、胳膊上、衣服上写满污蔑大法的文字,人被迫害成走不动路、不敢吃、不敢睡,以致被迫害致疯。

宋金秀,老年妇女,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冬天先后六次被非法关押,三次被关洗脑班,二次被关市妇教所,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迫害期间遭暴打,致使其左眼失明,右眼弱视。

二、肆意侮辱、谩骂、体罚、吊铐、殴打

屈申手下豢养着一批帮凶,如杨琼、何莉、杨秀珍、孙君等人,充当其打手在洗脑班行恶多年。这些人为贪图洗脑班里千余元的工资和包吃住的蝇头小利,不惜抛弃良知,不遗余力的替中共邪党干伤天害理的坏事。所有被非法关入江汉区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屈申及其帮凶逼迫观看污蔑、诽谤法轮功的录像,逼写所谓的认识,写揭批文章,写骂大法师父的话,即所谓的“三书”。不写,屈申就指使其帮凶强迫写;再不写,就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如要睡觉,他们就把风油精往头上、脸上、眼睛里抹,拳打脚踢、暴打;当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身体虚弱时,他们就逼迫吃药,不吃就强灌。他们就是要千方百计把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肉体、意志全部摧垮,以达到洗脑转化,放弃修炼的邪恶目地。这就是以屈申为首的一帮乌合之众所谓的“春风化雨、人性化的教育”。

张庆元,男,一九六八年生,幼年时不幸左小臂残疾。于一九八四年开始参加残疾人体育运动会,多次在全国比赛中取得好的成绩;于一九九四年参加第四届远东及南太平洋地区残疾人运动会,获得男子组三级跳远冠军,并打破世界纪录。但从九九年中共镇压法轮功开始,他多次被非法关押,遭酷刑折磨,并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被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二零零二年六月底因抵制屈申及其帮凶的强制洗脑,而遭受不让洗刷,不让睡觉,长期面对墙壁站立的残酷折磨……

王丽,女,二十多岁,《中国青年报》中南站记者,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她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时,是最早被绑死人床(死刑犯睡的板子镣)酷刑的。她先后还被非法关押于江汉区福利院洗脑班、市第一拘留所、二道棚洗脑班和市何湾劳教所等黑窝,受尽了各种非人的折磨与摧残。

姚治文,男,三十多岁,原武汉市公安局六处警察,因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被单位开除,分的房子也被没收。长期被非法辗转关押于看守所和洗脑班之间,并于二零零一年五月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放出时又被劫持到洗脑班;之后再次强行关進黄家大湾看守所;一个月后,又非法关進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其间遭恶警和洗脑班恶人多次毒打。

黄兆金,男,七十三岁,家住江汉区民族路。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到玉笋山洗脑班非法关押七十七天,强行逼迫写所谓“三书”,不写就不放回家。屈申还对老人在生活上处处虐待,指使陪教只打很少的饭,早上半两、中午一两、晚上半两。有时老人刚端饭碗,就被保安夺过去把饭倒掉,不给吃,故意饿饭。二十四小时不让老人睡觉。十月四日,袁姓女工作人员逼老人写“决裂书”,老人不配合,恶人就不给开水喝,不让洗热水澡。因被迫洗冷水澡导致老人咳嗽。恶人孙军便乘机以吃药为借口来折磨老人。因老人拒绝吃药,孙军就叫几个保安把他野蛮的按倒在椅子上,用铁匙强行撬他的口,往里灌不明药物。十一月二十二日晚,屈申又背后指使保安队长郭某和其他三个保安再次逼黄兆金老人写所谓“决裂书”,他不写。郭某就命令一个保安把老人按在椅子上,另一个保安抓着老人的左手臂,再一个保安强行将笔塞進老人的右手,在纸上写辱骂师父的话。姓周的保安还狂叫:“你再不写就派人用钢丝钳把你的手指扭断。”郭某还邪恶至极的叫姓周的保安强行抓住老人的手,用力的朝老人自己的脸上打,先打左脸,后打右脸,再来回打……

此外,全省其它地区许多冤狱到期而尚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也曾被劫持到这里继续遭受强制洗脑迫害。例如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湖北省十堰市大法弟子蔡子东被枉判七年到期后,又被直接从监狱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因他拒绝向邪恶妥协。恶徒屈申两个多月不准蔡子东睡觉,并且每天不停的殴打、谩骂他。蔡子东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骨瘦如柴,不堪入目。

三、强行打毒针、偷偷在食物中投毒,甚至耍流氓、图谋不轨

根据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武汉市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药物摧残》一文,近来,经湖北省武汉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谈到在洗脑班的迫害经历时,发现许多疑点,即食用洗脑班饭菜后,多感到身体不适,且症状大体一致。因当时法轮功学员多被分开独立关押,无法互相沟通,再加上这些症状都是慢性表现。导致这种饭菜拌药投毒的迫害形式未能得到大规模的及时揭露,使邪恶这种阴险歹毒的迫害形式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持续。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武汉市年迈七旬女法轮功学员刘月静老人再次被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遭受了各种非人折磨。屈申除了白天强迫老人罚站,站在用粉笔画的圆圈内、外面写满了诬蔑大法与师父的标语,不许动,并把写有谩骂、侮辱大法的字条贴在刘婆婆的衣服上、不许撕、一撕就遭到殴打,晚上不让她睡觉之外。还在老人的饭菜里做手脚,使用药物迫害,企图达到让人神志不清时,好向邪恶妥协的罪恶目的。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湖北浠水法轮功学员汪金平在汉口发真相册子和神韵光碟,被江汉区万松街派出所绑架,在江汉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后,被转移玉笋山洗脑班,遭到了以屈申为首等恶人的迫害。为了完成“转化”任务,恶人偷偷在其吃的饭菜里下药,在睡觉的床上被子里、枕头里下药,弄得他浑身难受、疼痛伴随着麻木,眼神也由之前的正常变得不正常,一眼就能看出是吃了破坏神经系统的毒药,几乎睡不了觉,有时几乎整晚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偶尔睡着一会儿,没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那种异常难受的处境的。四月,他又被转移到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的野芷湖旁马湖村特二号处的湖北省洗脑班,遭罚站、下药、辱骂、电棍电。有时几乎连自己的意识都没有了似的,神志不清,全身麻木,浑身胀痛,畏冷,头晕,坐立难安,度日如年。

二零一三年十月,湖北黄梅县二十三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汪燕被劫持到玉笋山洗脑班这个黑窝,被毫无人性的屈申迫害的奄奄一息,连内部有些人都看不下去。但流氓成性、蓄谋已久的屈申仍不罢休,又恶从心头起,淫向胆边生,心生邪念,向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汪燕伸出了魔爪,几次借酒装疯,深更半夜打着赤膊、仅穿一条三角裤,窜到单独囚禁汪燕的房间,讲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侮辱、谩骂汪燕、甚至企图耍流氓行不齿之举……

四、受中共邪党诱惑和刺激,屈申利令智昏,失去人性

据江汉区洗脑班“陪教”私下透露,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学员所在社区或单位要向洗脑班交几万元(关押期不等)钱,直接供洗脑开支、挥霍、发奖金、过节发钱、发物。“转化”一人发多少元奖金。抽调在这里的工作人员,单位领导还经常亲自来看望,还要带来礼物、奖金和补助。当然,也有是来这个邪恶环境镀金升职的。也就是通过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捞取政治资本,再踏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往上爬的。因此在这个黑窝里的所谓工作人员都很卖力。中共邪党叫他们出卖自己的灵魂与良知,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觉得很“幸运”。

如果上面“610”领导来洗脑班检查工作,亲自指挥迫害,也是洗脑班头子屈申献媚邀宠、溜须拍马的大好机会。不仅大办酒席、摆设豪宴款待上级领导,工作人员也乘机参与一起大吃大喝。逢年过节屈申也不忘用老百姓的血汗钱给上级领导请客送礼。为了捞取各种个人荣誉或获取更多的迫害经费,屈申还经常不惜以洗脑班名义,花重金贿赂各级党政官员。

中共邪恶“610”对大法学员实施经济掠夺,中饱私囊还表现在:一方面通过绑架和非法抄家,非法侵吞学员大量私有财物和现金;另一方面又利用家属期盼学员早点出来的迫切心理,乘机敲诈勒索。

法轮功学员黄颂华先后六次被非法拘留,六次被非法关洗脑班。二零零零年元月因到北京上访被江汉区公安分局杨汊湖派出所六个警察绑架回汉,非法关在武汉市黄大拘留所一个月;后劫持到武汉市福利院;又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半年多。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又被绑架非法刑拘一个月,非法关洗脑班一个月,并被非法抄家。家中彩电、放像机、碟机、收音机以及现金六千元被洗劫一空。

法轮功学员李云芳多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和江汉区二道棚迫害,因其丈夫是飞行员工资较高,每次去要人,都要遭中共腐败政法官员敲诈近万元。

正是在这种金钱、物质、荣誉等各种利益刺激下,所以一到什么敏感日,中共邪恶“610”就与派出所勾结,大肆抓捕学员往洗脑班送,用无辜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血与泪、乃至肉体器官与生命,换取他们个人的好处。

五、“黄鼠狼给鸡拜年”的送温暖活动

近年来,中共邪恶“610”还与“法教班”互相勾结,实施所谓“回归社会工程”。在对被强制洗脑出来后的学员,以所谓“关爱”、“送温暖”的名义,跟踪、回访,進行所谓的后续帮教。其真正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主要是,试探被所谓“转化”的学员是否真的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進一步利用伪善欺骗学员,向学员灌输“迷魂汤”,巩固所谓的“转化”成果;同时厚颜无耻的向个别一时被蒙骗且罹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学员及家属索取所谓的“锦旗”或“感谢信”,以便向上邀功请赏,对外進行欺骗宣传。这就是十七年以来中共“610”邪恶之徒屈申在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实践中摸索出的所谓“江汉模式”。

有一次,江汉区“610”指使社区主任对一位学员進行“回访”,到学员家里以送“三个五”(五斤米、五斤油、五斤蛋)为由,要这位学员到社区去报到。当时该学员不在家,回家后,家人转告了此事,学员当即打电话到社区说:我不要“三个五”,你们去送给有困难的居民。看到大法学员识破它们骗人的伎俩后,社区主任终于原形毕露、不打自招的咆哮:“我们必须见到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学员立即痛斥道:太卑鄙了!难道这就是你们一贯自欺欺人的所谓“关爱”?!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天良丧尽、人性全无、流氓成性、心狠手辣、卑鄙无耻和阴险狡猾的邪恶之徒,居然被中共邪党从中央、到省、市、区树为先進典型、劳动模范、“十佳”能手、优秀共产党员、“拼命三郎”………究竟谁是邪教,这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中国古人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曾经狂妄叫嚣“不怕遭恶报”的屈申最终也未能幸免,还是因脑血管爆裂而在医院做了两次开颅手术,目前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可悲的是遭恶报的屈申至今仍在死心塌地的替行将就木的中共邪党卖命,继续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好人!

屈申
屈申

中共湖北省及武汉市现任610主要头目名单:

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

湖北省政法委书记:王晓东

湖北省610办公室主任:纪道慧 副主任:成熙炯

湖北省公安厅厅长:曾欣

湖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总队长:张俊

湖北省司法厅厅长:谭先振 副厅长:聂利军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所长:陈长华 政委:周学元 副所长:张亮、龚卫华

湖北省反邪教协会理事长:杨叔子 副理事长:陶德麟、叶朝辉、周大仁、吴天祥、释正慈、成熙炯、余军

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

武汉市政法委书记:朱毅

武汉市“610”办公室主任:任强

武汉市公安局局长:喻春祥 副局长:徐精华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大队长:张光敏 政委:罗传明

武汉市关爱协会理事长:李德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