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各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4)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接上文

三、洗脑班的危害性

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淋漓尽致的反映了中共恶党洗脑术的邪恶程度。江泽民亲自下命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实际上已经开戒杀人。多少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遭受酷刑被夺去生命;有的被洗脑班实施酷刑、暴打、药物、野蛮灌食等摧残,致使生命垂危或严重受损,离开洗脑班后离世;有的在洗脑班遭受严重精神折磨和身体摧残,导致巨大的精神压力及身体损伤,从洗脑班回来后一段时间故去;有的长期多次遭受送洗脑班的威胁骚扰,致精神压力过大,身体旧病复发而离世。让洗脑班的邪恶及危害性曝光于天下,真相必将引起世人的震惊与反思!

1、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对一个家庭的迫害

洗脑班不仅仅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株连了他们的家人。有的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绑架学员的家人;有的频繁骚扰逼迫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家中的老人小孩无人照看;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离家后,家人担惊受怕,精神痛苦紧张,导致身体患病,或使病情加重甚至恶化离世;有的经济收入减少,加重家庭经济负担。

◎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尹淑英曾被多次关洗脑班迫害,期间流离失所,恶人频繁去她儿子刘春虎的工作单位和家里,要挟“你别上班了,找你妈去,不找回来就别上班。”致使刘春虎失眠头疼,情绪失控,精神失常,单位受公安胁迫解雇了他;他被逼成精神病,又失去工作,导致妻子离婚,儿子随母亲,一家三口妻离子散。恶党人员祸害刘春虎的同时,还打电话威胁尹淑英在外地上学的女儿:“你要不知道你妈的下落,你就回来去找,你如果不回来,我就开着警车到你学校把你押回来。”学校放假女儿回家,居委会找她谈话并威胁:你妈炼功,你毕业分配县里不接收,不给你分配工作。

◎原石景山区公安分局警察张树惠在迫害发生后被迫辞职,后两次挟持到洗脑班,病中的老岳母受惊吓,病情急剧恶化,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含恨离世;老母亲终日以泪洗面,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张树惠的妻子在恶警诱骗、威胁下精神恍惚,家中撇下年幼的一双儿女。

◎杨小凤还先后被绑架到平谷区韩庄镇洗脑班、刘家店镇洗脑班和昌平洗脑班,逼迫她放弃信仰“真善忍”,不让她做好人。杨小凤家人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儿子上学遭老师和同学的歧视,被迫转学,被迫断绝母子关系,直到二零一五年才让她回家;公婆和儿子在她第三次非法劳教回家时,不敢收留她。二零一三年杨小凤的公爹因为多年来一直担惊受怕,患了肝癌,含冤离世;二零一三年被迫放弃修炼的母亲,因杨小凤的大哥、大姐、老姨和杨小凤同时被非法关押,其母亲承受不住,导致脑溢血、吐血,含冤离世。

◎李桂平被绑架迫害后,其弟弟的单位华润饭店是以接待“两会代表”为主,及恶党各种重要会议代表的宾馆,被单位受公安胁迫解雇,她的弟弟被单位开除。

2、洗脑班成为非法关押、判刑、劳教过程中的迫害场所

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是系统的,洗脑班也是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判刑过程中的中间或者延续迫害的地方。

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没有转化就会被直接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或非法判刑。

◎北京一中的音乐教师张小杰和她的幼女,二零零一年五月被绑架到封闭式洗脑班,被逼迫经历了两期共三十天(每期十五天)的洗脑,最后将其女儿让远道来的亲属接走,最后将张小杰直接从洗脑班绑架到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从监狱、劳教所期满回家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又被劫持到洗脑班延续迫害。

◎王治文,男,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法轮功学员王治文从监狱出来后,直接被劫持到北京昌平一洗脑班继续迫害。

◎王双利、熊善富,二零一零年三月,王双利、熊善富,被非法判刑五年,刑满释放后,被直接劫持到丰台区洗脑班继续迫害。

◎张倩颖。二零一三年五月,张倩颖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刑满释放后,被直接劫持到西城区洗脑班继续迫害。

◎张力前,女,四十多岁,北京西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八月,当地派出所及610,把张力前直接从劳教所拉到西城区位于昌平区的洗脑班,直到十二月份才放回家。

劳教所解体时,一部份拒绝转化的学员被居住地街道办事处和区610直接劫持到各区洗脑班继续迫害。

◎里丽,女,五十多岁,翻译,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劳教所解体后,二零一三年五月份左右,里丽被绑架至北京朝阳区王四营的洗脑班。

◎刘永平,二零一三年七月,劳教所解体时,北京西城“610”和阜内街道综治办从劳教所接出刘永平后,直接劫持到位于沙河和小汤山附近的北京西城洗脑班迫害。

◎高建明,二零一三年七月六日,劳教所解体,高建明被直接北京市大兴“610”由北京新安劳教所直接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3、洗脑班使众多法轮功学员致死、致伤、致残、致疯

致死

案例一:王桂芬,女,五十五岁,昌平区红冶钢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五日,昌平区610设圈套将她绑架到朝凤庵洗脑班,长时间对她车轮战逼供:开始国保大队长刘刚和警察陈海龙等人打骂,后由610的廉学玉等人谩骂、拍桌子、狂言狂语;每天逼王桂芬看造谣诽谤法轮功的录像,逼她骂师父、骂大法、写造谣文章,近五十天超强度的折磨和精神摧残,导致王桂芬精神崩溃,被逼死在洗脑班。

案例二:孙鸿飞,女,六十七岁,退休前任主管护师。迫害后多次被绑架关押,二零零零年、零一年的大年都是在囚禁中度过的。二零零一年,她为避开不断骚扰躲到乡下亲戚家,被北新桥派出所周姓警察探知,伙同该所八名警察开车将她从乡下抓进东城区610办的洗脑班,强制实施为期三周的洗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放回家时生活已不能自理。

孙鸿飞
孙鸿飞

二零零二年二月过年前夕,一帮恶警再次骗开门抄家,并将老伴儿王思礼(大法弟子)从家中抓走,在得知丈夫被批劳教后,孙鸿飞悲愤交加,两个月后含冤离开人世。

案例三:马莲湖,男,六十八岁,房山区学员。迫害开始后被强行送洗脑班,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被房山区国保大队和城关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抄家,掠走电脑、打印机等价值近万元的私人财产。后又被强行送洗脑班迫害,身心受到更大伤害,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详情见附件二。

致伤

◎王为宇,清华大学博士生,二零零二年八月关押在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班。在这里王为宇被多根电棍长时间电击全身,包括头顶等敏感部位。事隔半年多之后在朝阳区看守所时,同号犯人还能看到他浑身被电焦的黑斑。之后在前进监狱时,还经常感觉到头部疼痛难忍,头顶整整脱掉一层皮,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王为宇
王为宇

◎王粤,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是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退休前在人民出版社任副审编。二月二十一日,被单位不法人员绑架到北京市新安女子劳教所洗脑班,北京市新安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李继荣带领的犹大们殴打,王粤被打的颈椎间盘突出,颈部、上肢、腰背、腿部疼痛,头晕恶心、双腿无力,手腕、胳膊、腰部等处都有青紫伤痕。她要求验伤和休息,恶警不许,继续折磨她,王粤身心备受摧残。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致残

◎苏南,原是二炮文职干部。二次洗脑班迫害,一次非法劳教迫害,一次非法判刑迫害。迫害导致目前苏南左腿变形,小腿伤口不停流出组织液,腰椎变形不能直立,只能弯腰站立,身体瘦弱,迫害前体重110斤,现在只有84斤,全身骨骼变形,生活不能完全自理。

苏南
苏南

致疯

◎李淑兰,北京昌平马池口镇土楼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三月被绑架到昌平区洗脑班洗脑班,被四个恶徒强行灌吃了六个白片药,被迫害致疯,现在生活不能自理。

◎白香阁,昌平马池口镇辛店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七月被绑架到昌平区洗脑班十五天,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至今未恢复。

劳教解体后,洗脑班继续扩大利用

二零一三年劳教所已经解体,而洗脑班依然延续着劳教所的迫害。恶党及610人员,知道洗脑班干的事情是见不得人的勾当,为掩人耳目,洗脑班的迫害人员东躲西藏,隐藏信息;洗脑班地址挂假招牌,频换招牌;秘密、隐蔽,害怕曝光洗脑班。近几年来,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不为少数。

◇张玉香,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张玉香到将台路乡信访办公室讲述自己受迫害真相,当时,610主任辛国明打电话叫来警察。赶到现场的警察在信访办公大厅内将张玉香的胳膊拧伤,在场的4、5名信访工作人员在一旁看热闹。然后,警察将张的整个头部罩住,带回家中故意让其家人看。接下来把张玉香关进朝阳看守所半个月,又关进朝阳区王四营洗脑班十五天。张玉香在看守所和洗脑班期间受到不许睡觉、打骂等非人折磨。在洗脑班里将台路芳园里居委会李书记派冯某、高某、张某等轮班看管张玉香。张玉香在看守所和洗脑班期间受到不许睡觉、打骂等非人折磨。在洗脑班里将台路芳园里居委会李书记派冯某、高某、张某等轮班看管张玉香。

◇张立新,二零一六年一月,法轮功学员张立新被拉到王四营洗脑班,外面挂的牌子是:朝阳法制培训中心。

◇北京航天系统退休医师徐福英,女,七十八岁,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在家被丰台区东高地派出所警察、东高地办事处人员、航天大院”610”人员,共计十几人,绑架到东高地派出所,并转到洗脑班迫害,于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七日下午五点三十回家。

◇ 缪伟,男,海淀区文化馆工作,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到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洗脑班,不法人员称之为“北京市海淀区法制教育培训基地”,此洗脑班最初是由一个小派出所,慢慢转变成一个公安内部招待所,最后成为专门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一个邪恶场所,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洗脑班由海淀区610办公室直接管辖,下面由派出所、街道综合治理工作部等等层层机构支撑。抵制所谓的“转化”,遭“熬鹰”折磨,九月二十一号被非法抄家,次日被绑架到海淀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到十月二十一日才让回家。

◇丛培玲、方雅琴、王士娥,北京怀柔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底,被绑架到北京怀柔区九神庙山庄洗脑班强制洗脑。

◇岳淑荣,女,六十多岁,北京市平谷区大华山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绑架。先是把她绑架到朝阳拘留所,后转至小海子洗脑班。那里外表看以为是农家院,没有牌子,一切都是秘密的,因为他们干的事本来就是见不得人的。在那里强迫给岳淑荣洗脑,灌输他们的歪理。

◇王治文,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法轮功学员王治文从监狱出来后,直接被劫持到北京昌平一洗脑班继续迫害。王治文是原法轮功研究会义务联系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六年。

◇刘慧荣,女,北京昌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刘慧荣在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警察到她家里未抄到任何相关物品。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转送朝阳区豆各庄第一看守所办的洗脑班。据警察说北京各看守所把超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转到那个洗脑班。

◇郝永森,男,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在房山区被便衣绑架,先后在看守所、洗脑班共被迫害二十二天。郝永森被绑架后的隔一天,家人去长阳派出所报案寻人,派出所警察让家属自己去取证,证据取来后,他们说到现场去看看,就不让家属一块去了。而且警察要求其每个家属抽血、验血;家属问为什么,凭借哪条法律,警察无理,最后作罢。

◇王桂芝,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王桂芝与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一同在北京天坛,被当地天坛派出所绑架后。王桂芝被非法关在大兴看守所十天后,由朝阳区杨闸地区司新庄村委会人员与当地610人员一同绑架到另一地,朝阳区王四营地区的洗脑班继续迫害。

◇王志瑶,女,北京东城崇文门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王志瑶到东交民巷派出所去要被抄的东西,同时送去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新京报刊登的:习近平“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这篇文章的复印件,意在告诉警察执法者要以宪法为准则,不能违法办事。不料这一举动触怒了该所警察,恶警张博强又将王志瑶绑架至东城区洗脑班,时间六十天有余。

◇徐福英,女,近八十高龄,北京法轮功学员,北京航天系统退休医师。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在家中被绑架到丰台区东高地派出所,并转到洗脑班迫害,时间十四天。

◇王秀凤,女,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被良乡派出所警察绑架至房山公安局田村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于八月十七日取保候审回家。八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良乡拱辰街道610主任杨某,接到房山公安局的通知后,亲自开车闯到王秀凤家,将她绑架到良乡城关镇官道村洗脑班迫害。

◇刘凤莲,女,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刘凤莲到菜市场买菜,付款时,菜农发现钱上有字,就大声念“法轮大法好”!当时没有人理会此事。买完菜回到家中,刚冲完澡就听有人敲门,一开门是本区星城派出所的警察,他们闯进屋绑架了刘凤莲,理由是用钱币宣传法轮功。因此把刘凤莲送进房山区官道洗脑班进行迫害。刘凤莲不承认也不配合洗脑班的那一套,洗脑班头目郭志贵气急败坏的对刘凤莲破口大骂,甚至想动手打人。

◇郑修明、张明香夫妇,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晚九点,十多名便衣民警尾随家人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郑修明、张明香夫妇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将二老绑架并抄家,劫持到房山区官道乡洗脑班进行迫害。

◇赵淑华,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上午九点左右,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公安局、司法局派出所几十人闯到两间房村赵淑华家,把赵淑华强行绑架到房山区常州路官道南十字路口路东的常庄洗脑班,非法关押和强制洗脑。

◇刘桂霞,北京市通州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北京市通州区法轮功学员刘桂霞因诉江被绑架通州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绑架至通州区大稿村洗脑班。

◇屈秀华,北京石景山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左右,北京石景山区法轮功学员屈秀华被金顶街居委会主任、书记、杨片警绑架到洗脑班,地址在原古城南里地区的610办公室(一个安装公司内)。

◇张立成,男,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被绑架到位于石景山区五里坨慈善寺养老院内的洗脑班内迫害。洗脑班的警察对其家属讲,只要签个字就放人,可是张立成就是不签字。张立成已被非法关押超过十四天。

◇李万庆,男,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晚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韦沟村法轮功学员李万庆在村外电信塔上挂大法真相条幅时,遭人恶告到孙河派出所。第二天,孙河派出所警察伙同朝阳区国保警察闯到韦沟村绑架了李万庆。李万庆被劫持到朝阳区豆各庄洗脑班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李万庆被送到王四营洗脑班洗脑迫害。

◇唐琳娜,女,北京市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晚上九时左右,被万寿路派出所警察和街道人员等十余人入室绑架,劫持到苏家坨洗脑班(所谓“海淀区法制教育培训基地”)非法关押迫害、强制洗脑。在北京市苏家坨洗脑班里,唐琳娜被三名女性保安24小时看管。她们不让学员喊口号、不让炼功,不让盘腿等等,如果看到学员把腿盘上的话,三名保安一起围着学员,按住学员的手和腿。唐琳娜曾经对她们讲真相,但是她们根本听不进去,像机器一样只会说“闭嘴”,目露凶光,完全不是正常人的表现。在苏家坨洗脑班里,他们每天上午9:30~11:30、下午14:30~17:30、晚上19:30~21:00这三个时间段里轮番对唐琳娜洗脑。首先他们用刑法300条、两高司法解释及电信等相关管理条例(文件类)不断轮番的灌输,还不停播放天安门自焚等伪案,污蔑法轮功。唐琳娜用善意跟他们交谈,但他们反过来讥笑她的善意。

◇蔡书侠,北京密云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北京密云区610国保大队,绑架穆家峪镇新安庄村法轮功学员蔡书侠到洗脑班,因其起诉江泽民。
现在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还在继续发生着,而大法弟子不断的冒着危险讲真相已经讲到了洗脑班,真相信寄送到了洗脑班。那些曾经作恶和现在还在继续作恶、不听劝阻的人,了解真相是你们唯一的出路了,否则恶报与淘汰将是你们自己选择的悲惨结局。

四、作恶者罪责难逃

北京市海淀区610头目王建钟被肺癌折磨死亡。王建钟早年在空军指挥学院任职,后转业到中共海淀区委,后任海淀区“610办公室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曾有法轮功学员对其劝善,但王建钟一意孤行,舍不得放下这个“死亡职位”。2015年8月5日,王建钟肺癌死亡。

北京市房山区洗脑班的主要头目郭志贵,是610聘用的骨干,这几年来一直恶毒攻击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郭志贵恶行殃及家人,他妻子得乳腺癌,生活已不能自理。房山洗脑班主要帮凶孙保艳二零一四年十月中旬遭报应,得了脑出血,从良乡医院转到北亚康复中心,生活不能自理。

北京市房山区洗脑班七个所谓的“帮教”唐宝华等人,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对法轮功学员史德龙的强制洗脑迫害,唐宝华没说几分钟,突然心肌梗塞,送往医院后死了,洗脑班人员全吓跑了,头目郭志贵也不敢再呆下去。洗脑班解体了。

北京市委副书记吕锡文因违法2015年11月11日被带走审查。吕锡文曾任北京市西城区委书记,在任职期间,竭力追随江泽民,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西城区首先办洗脑班,把西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如今,吕锡文遭到恶报。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当年不可一世的迫害者,虽然可以逞凶一时,在善恶有报的天理下,都会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报应的事情一直在发生着。那些至今还在继续参与迫害的,执迷不悟的,赶紧醒悟,悬崖勒马,因为大法慈悲每一位众生,给尽众生一切机会!

下载(2.4MB)
附件一: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非法洗脑迫害名单
附件二:北京洗脑班迫害致死案例表
附件三:北京地区遭恶报案例
附件四:北京洗脑班地址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