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如何学好法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学好法是实修的基础,如何学好法呢?我想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认真思考过。我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想,想从三个方面和同修交流。

一、静心学法

每次打开大法书的时候,我都在内心告诫自己,一定要静心学,一定要学進去。可是有的时候能做到,有的时候做不到。静心学法,那是个状态,那是个目标,而不是方式,在某种程度上跟炼静功有类似之处,一味的求静是静不下来的是一个道理。

那怎样才能做到静心学法呢?我悟到首先要做到敬师敬法。师父在《法轮功》中说:“欲正其心,先诚其意。”我理解了一点,就是个“敬”字。有一天,同修们交流的时候说:尊敬的“敬”和静心的“静”是一样的读音,其实还不止如此:干净的“净”也是这个读音。我悟到,只有恭恭敬敬的心态,才能让自己静下心来,才能学法学進去,才能把自己的心一点一点修炼干净。

说到“敬”字,那涉及的面可多了!自己能认识到什么程度,能做到什么程度,当然也是自己修炼状态的表现,同时也还有一个度的把握问题在里面。从表面上看,学法之前手是否洗干净了,学法的时候坐姿是否端正了,学法的过程中思想有没有溜号等等,不一而足。其实,我的体会是关键的还不在表面,而在于自己有没有珍惜每次学法的机缘。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都知道,正法修炼真的到最后了,看似简单的事情,其实不一定有那样的条件去做。举个例子,上个月我正好学完所有的讲法,我想看看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光碟。在看的过程中,有一次思想溜号了,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怎么这么不珍惜呀,因为现在真的很难找到大块的时间去看师父的讲法光碟。想到这,我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也体会到一点“珍惜”二字的分量。

二、对照自己

有的时候,我在想,修炼啊,到底怎样做才能精進呢?手里拿个东西,你说放下,那很容易,一松手就放下了。可是我有多少执着心,有多少常人心,怎样放下呢?扪心自问,真的不知道。起先,我以为不去想它了,好像就放下了,其实没有,那不是放下,那是淡忘了,或者说掩盖起来了,埋藏的更深了。后来,我想不对,不能回避,得想明白,分清哪些是真我,哪些是后天观念,觉的分清了就能去掉它。怎么分清呢,当然是用法来对照啊。能不能去掉呢,发现有些去的掉,有些去不掉。最近,我悟到了一点,执着心的大小和自身业力的多少是相关的。之所以放不下,之所以去不掉,是因为业力没有消掉。绕了一圈,从精神上的东西又回到物质上来了。

此外,只是分清了还不行,只是明白了也不行,关键的是要做到。我还悟到,自己明白的法理比自己做到的要多一点,等自己把这在法理上明白的多出的一点又实实在在的做到了,更高的法理才会显现。说是更高的法理,其实很多时候我觉的是更简单。那种感受就好像是在黑夜中航行一样,远远的看到了灯塔的亮光,越来越近,那层法理也越来越明,同时会发现师父在很多地方都讲到了,只是自己没有理解而已。自己真的做到了,下一个灯塔的亮光又会展现,有的时候最先表现的是在学法的时候有新的疑问,也有的时候是一下子明白的,其实那是自己提高的表现。

师父在《洪吟》〈实修〉中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以前我在理解“比学比修”的时候,总是觉的跟精進的同修比,跟做的好的同修比,或者跟自己的过去比。突然有一天,我一下子明白了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把自己领悟的法理与自己能做到的比一比,对照对照,很多时候就能发现自己的修炼卡在哪里了。在《精進要旨》〈何为修炼〉中师父说:“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地是指导你们修炼哪!”师父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就是照着做了,就看能做到还是做不到。

其实,说到底,非常简单,就是学法,用自己理解的法来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分清哪些是真的我,哪些是后天的观念,剩下的就看自己想不想割舍,想不想提高了,信还是不信,或者说悟还是不悟了。这是修炼根本的问题,没有捷径,真的要在一点一滴上理性的管好自己,我觉的那就是提高。

谈到观念,再举个例子。《转法轮》中讲:“达摩都讲他只能传六祖,以后就不行了。”我的问题是,既然达摩已经知道他的法只能传六祖,那他为什么不再往前走一步呢?很多时候,我也有同样的迷茫,对自己悟到的理,悟到的法,总是固守着,不敢放下,或者说不愿放下,因为自己悟到那些法理的时候,曾经是那样的喜悦,那样的震动,甚至泪流满面,所以舍不得放下。可是这种“舍不得”的心态,同样是人心,是观念,只不过那个被我执着的东西高出常人罢了。

三、不走极端

明慧网最近有篇文章,题目是《中和之美》。第一遍我看完了,没有太明白,我又看了第二遍,发现文章写得非常好,谈到凡事都该遵循一个“度”,这也是我修炼中掌握不太好的地方。

师父在《精進要旨》〈取中〉经文中告诫我们不要走极端。不走极端,表面上好像很简单,其实那个“度”的拿捏是很难的。就拿如何学好法来说吧,每天学法多少,读的快慢,集体学与个人读的比例,怎么把握呢?如果你的思想跟的上,你可以读的快一些,快慢不是标准,能在学法的时候得到法是标准。

再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我们要顺着常人的执着讲真相。在讲的时候,根据他的接受能力,不能讲高了,我们得把握好这个度,讲的恰到好处,引导他善的一面,让他升起正念来,才能把这个人救了。如果固守自己的某一种方式,某一种做法,往往讲真相的效果就不好。说白了,我们不要过多的在讲什么和技巧上用心,而是要在“常人想听什么、能听進去什么”上多用心,平衡好这个度就会有好的效果。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有的人要劝解,但不要强加;有的人要敲打,但不要敲过头了;有的人要拉一把,但不要拉断了,等等。简而言之,就是要把握好这个“度”。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啦!最后,请让我恭读《法轮大法义解》最后一句话来结束我今天的交流:“希望大法弟子能以法为师,排除干扰,扎扎实实的修,这就是精進。”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